第四十一章 夜色如水心如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四十一章夜色如水心如铁

    金泽滔收敛起所有的表情,只有独处时他才会感觉放飞的自由,其实他刚才劝导罗立茂,又何尝不是在说服自己,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做个强大的人,从里到外。

    夜色如水,正如一首歌里写的,轻轻一声我的爱人,今夜是否孤单如我。月色如银,泻向大地,西北风起,夜有些凉,他紧紧地缩起脖子。

    走出区公所大门的时候,街上除了西风带起的晚稻的稻草在飘舞,街道两旁的窗户透出的亮光还有几分生气,天地间,萧瑟一片。

    何处得心安,心安即吾家。他很想回家,很想和亲人一起,他不想一人独处,区公所的大院里传来靡靡的乐曲声有些诱惑,但那不是自己的归处。

    上辈子自己有个家,但家破了,人亡了,这辈子,自己也有个家,他要把家打造成铜铸铁浇的家,天压不垮,地震不倒,人毁不了的家,他的心渐渐地坚硬如铁。

    “金泽滔。”一声糯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金泽滔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何悦的声音,他随即回过头来,开心地笑了:“怎么也跟我一样开溜。”

    何悦依旧清清冷冷地立在街的中央,眼角带笑,能在此时此刻遇见自己并不讨厌的人,还是让人开心。

    她点点头,却不言语,想必也是很讨厌和陌生人一起共舞。金泽滔在街边闭上眼转了两圈,象个孩子似的哈哈笑着:“其实想跳舞,天地之大,何处不舞,大家伙挤一块在个小房间里转着圈是不是感觉傻傻的。”

    何悦闭着眼睛象金泽滔一样在街心转圈,只觉天大地大我心最大,仰起头,月光仿佛要流入眼帘,忍不住笑了:“果然是很傻,但许多人要是都这样在大街上转圈,也是挺傻的行为。”

    金泽滔忽然说:“你想不想喝酒。”

    何悦眯缝眼睛打量着金泽滔,点点头。

    沿着大街一直前行,两人也不说话,街的尽头是条河,沿着河往镇外走去,快到马路的街边,一盏昏暗的灯映着暗红的招牌“落鱼”

    这地方金泽滔来过一次,还是柳立海带着来的,感觉不错,上辈子对这地方没印象,估计也就开过一阵子关门了。

    金泽滔敲着店门,出来个胖胖的中年人,引着两人进一个小雅间,依旧是盏昏暗的灯悬在壁上,金泽滔随手点了两个凉菜,几道海鲜,叫了瓶老烧。

    “我们就喝一斤。”

    何悦倒吃了一惊,金泽滔笑笑:“其实我一个人从不沾酒。”

    “倒是看不出,还以为你是个酒鬼。”

    “酒是个好东西,好喝又好闻,我们先小小地干一杯。”金泽滔提议道。

    何悦举起小酒杯,对着金泽滔微一示意,就倒进嘴里。倒是金泽滔则慢慢地抿着酒,一滴滴地往肚子里咽,老烧酒其实还真不错,虽有些苦涩,但入口淳厚,回香悠长,一杯酒下肚,从胃里泛起的酒香直冲脑门。

    何悦笑说:“我倒成了酒鬼了,酒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味,如果还有什么功能,饮酒还可以解忧。”

    金泽滔摆手:“酒怎么能解忧,只有人才能解忧。”

    两人都笑笑,就喝杯酒都快喝出哲学来了,不一会,胖中年陆续上了菜,金泽滔也不再动酒,一心一意对付起眼前的美味,何悦吃菜不多,一杯一杯地饮酒,大半瓶就落了她的肚子。

    金泽滔心里暗惊,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饮酒最怕是独饮,一人能独饮那这酒量就差不到哪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今天现场会的话,心里却都各有心事。金泽滔看有些冷清,又提了个话题:“从你现在感觉来说,财税部门和纪检部门工作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何悦差不多喝了一大瓶,脸有些微红,闻言脱口而出:“财税对事,纪检对人,事好办,人难为。”

    金泽滔也饮了一杯:“为你的话浮一大白。”

    何悦白了金泽滔一眼:“我们纪检部门有纪律的,你别想套我的话。”

    金泽滔装作一头差点磕在桌上的姿势,引得何悦哈哈笑:“不是怀疑你哦,只是我也怕自己无意中违反纪律。”

    “既然不喜欢就回来呗。”金泽滔建议说。

    何悦沉思冥想了一会,有些无奈地说:“可我还是蛮喜欢纪检工作的呢。”

    金泽滔差点没摔倒,佯怒道:“既然喜欢就不要装出很痛苦的样子。”

    何悦即便是斟酒,夹菜,举杯,饮酒,正如其名,举止也极是赏心悦目,干脆利落,她又是举杯跟金泽滔碰了一下,说:“算是苦中有乐,有时候觉得这人若是平平淡淡,反而觉得不真实,非得有个喜怒哀乐,才觉得这是真的人生。”

    “那是,人若没个喜怒哀乐,就是庙里的菩萨,不怒不喜,不骄不躁。”金泽滔觉得今晚自己有做哲学家的潜质。

    何悦不知想起什么,噗地差点没将口中的酒吐出,金泽滔自然知道她想起什么,燥得脸都差点红了:“不许说庙。”

    何悦笑呵呵地说:“是的,是的,不妙,不妙。”

    金泽滔瞪了她一眼,心中却奇怪,何悦其实挺好相说的一个人,长得也不赖,他人畏之若蝎,唯有自己心里却只觉得她是个可以倾诉的人,或许她也有这种感觉才愿意和自己一起饮酒。

    金泽滔连忙转移话题:“你当过兵啊?”

    何悦笑眯眯说:“没啊,我是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财会专业毕业。”

    “我爸当过兵,我们东源财税所的四个所领导都当过兵,其实有时候想想我挺适合当兵的。”

    “我爸也当过兵,他当的是铁道兵,铁军十师的,当年参加过青藏铁路的建设,81年第一批裁撤,我爸响应号召,抹着眼泪复员转业回地方,都十多年了,他一喝酒,就会说起当年青藏铁路打关角隧道的壮举,一喝多就会一个个念叨在钻隧道时牺牲的战友的名字,然后就唱歌。”何悦的眼有点迷离,仿佛她亲身经历过那段戎马倥偬的岁月。

    “背上(那个)行装扛起了(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劈高山填大海,锦绣山河织上那铁路网,今天汗水下地,明朝(那个)鲜花齐开放。同志们那迈开大步呀朝前走呀,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何悦用筷子敲着小酒杯打出清脆的旋律,嘴里哼着节奏明快的军歌,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

    劈高山啊填大海,铁道兵志在四方,她是把纪委工作当作了铁道兵来做,虽然有汗水,有伤痛,但当兵的马革裹尸,哪还在乎这些小伤小痛,这就是她乐在其中的原因吧。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