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君子都不是东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曲夫人哈哈大笑,曲向东无奈道:“他就一属猴的,顺杆爬的本事不小。”

    曲夫人姓卓,名华君,从省城来浜海过元旦,曲夫人来浜海,这还是金泽滔从莫宏铭那里探听到的,本来他还犹豫要不要到曲向东这里来送礼,但当莫宏铭说曲夫人今天来这度假时,金泽滔就下定决心光明正大来冷面虎家送礼来了。

    曲夫人颇为贤惠,并不是金泽滔想象的食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娇小姐,操持厨房很是熟络,最后烹制海鲜时犯难了,看起来这海鲜他们家并不常做。

    金泽滔捋起双袖,边做边解说:“这做海鲜的最简单,只要材料新鲜,不用太复杂的程序,也不用太讲究的佐料,单是煮和蒸就能做出海鲜宴,渔民在海上没有条件就是水煮,这也是最地道的海鲜做法。”

    不一刻,就做出几道海鲜了,就是鱼要费些时间,曲夫人看得目瞪口呆,曲向东倒也平静,还在旁劝导其妻:“这小子要是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你千万别太惊奇,小心心脏。”曲部长也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金泽滔不满地说:“在曲部长眼里,我就这么另类,我的自尊心很受伤的。”

    因为曲夫人大老远从西州赶过来,小别如新婚嘛,金泽滔也很自觉没有赖着不走,吃过晚饭就告辞出来,直接驱车回了西桥的家。

    现在家里热闹了,金泽洋因为刻苦勤奋,也算学成出师了,成了西桥砂洗厂的技术骨干,一举一动颇有章法,工资也涨到一千元。金泽滔之所以把他打发回了西桥,一是就近照看父母,二是家里新院宅正破土动工,需要人打理。

    这次金泽滔回家两手空空,没带任何礼品,但回到不大的老院落时,还是被家里堆积如山的各类土特产吓住了。

    母亲很是苦恼,埋怨说:“小滔啊,这人来人往的,都是生面孔,没说几句话,就把东西一扔,我止都止不住,不收也都收了,送也送不回去,这算不算受贿?”说到受贿,母亲一脸紧张。

    小洋在边上翁声翁气地说:“哥,我都记着呢,赶明儿我都给送回去吧,现在咱家不缺钱,不能让别人说闲话呢。”以前小洋给穷怕了,领了二个月的高工资,也有点财大气粗了。

    金泽滔呵呵笑了:“妈现在政治觉悟高了,不过没事,这过年过节的,大家都是朋友,礼尚往来,但咱家也不能短了礼数,小洋你按价值大小,都送份回礼吧。”

    父亲在边上摸着下巴的短须,颔首赞同:“小滔这法子才合乎规矩,妇道人家,见识短浅,不足道哉。”老爸最近读史记入迷,说话有些文酸。

    母亲听不太懂,但大意上还明白,就是说自己不懂规矩,就恼火了:“今一整天没见你放个响屁,愁眉苦脸的说不出个道来,现在你倒马后放炮了,看你能,你能得过小洋吗,院宅平整下地基,砌墙上栋梁,都是小洋在打理,没见你动手,就会傻笑,整天就捧了本破书,唧唧哼哼地不知道念什么歪经。”

    父亲依旧是风淡云轻,面不改色,不屑说:“君子不器。”

    金泽滔心中暗笑,父亲的意思是我是个君子,君子不干粗活,不屑做这类种田砍柴造房子的俗事。父亲虽然是部队转业,但这书是越教越迂,你跟老妈这样的农村妇女说什么君子不器,不是讨骂吗?

    果然母亲双眼睁成铜钱,骂说:“君子不器,我让你不器,君子都不是个东西。你这老东西最近日子舒坦了是吧,都敢跟老娘咬文嚼字了。”

    金泽滔心中赞叹,谁说老妈是个文盲不识文理,从字面上解读,君子不器不就是君子不是东西吗?

    上辈子,父亲也一向自诩君子,但他照样子下田干活,上山砍柴,没日没夜地干活,没耽误过农时,这辈子,儿子就成就你当君子的崇高使命。想到这里,心里酸酸的,改变命运,从家里人开始。

    父母虽然互不服气,但屋里洋溢的暖暖亲情还是让金泽滔感慨,他制止了弟弟的劝解,父母习惯这种吵吵闹闹的家庭气氛,家就象齿轮运转,父母就象一对咬合的轮盘,吱吱嘎嘎地拉动着家前行,把齿轮盘相敬如宾地平行放着,虽然耳根清静了,家也就停了。

    上辈子,父亲走后,母亲那郁郁寡欢的样子让记忆犹新。

    父亲终于落荒而逃,母亲得胜归来,喜气洋洋。金泽海满头大汗地抱一颗篮球回来,母亲嗔怪地又把火力对准了小海,父亲清静了,说起了大伯父的事情。

    伯父金远天去了新疆,盘了一眼鞋店,但还没等上货,就被人扔出来了,听说是房屋租赁纠纷,店主不是房主,租期到了,房主要收回店面,伯父急眼了,找不到盘店的店主,反正是被骗了。

    现在伯父带着小祖等一大帮子人回家了,这次被骗让走遍大江南北的伯父郁闷了,急火攻心下一回家就躺倒了。

    总体来说,伯父还是个厚道人,做生意一直是规规矩矩的,从不坑蒙拐骗,这次回家后,伯父扬言不再出远门了,就呆家里在地里刨食。

    小祖是个不安于现状的活络人,偷偷找过父亲和弟弟,

    金泽滔把屋里的土特产理成几份,现在家里日子滋润了,也不能忘了叔伯邻舍,自己毕竟在外地工作,家里有个长短寒暑还要村里四亲六眷帮把手。

    再说,这新院宅还没完工,正是要酬谢一番,母亲当家,把任务都分派下去,一家人先去叔叔家看望爷爷奶奶,奶奶照样是拉着金泽滔的手,一阵心肝儿宝贝儿地亲热,问长问短,金泽滔也不厌其烦地一一作了回答。

    叔叔金远相还是有些拘谨,对金泽滔当了领导无比的欢喜,连连说明天清明要多在祖宗坟前上注香,感谢祖宗保佑。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