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擦肩而过的偶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苏教授这一看时间发现都快中午了,苦恼地说:“你师母不在,生活就有点乱套,得,咱爷俩去外面找饭吃。”

    金泽滔哈哈笑了:“这大过年的旁边也没有饭馆开门,我们就随便在家里找点吃的吧。”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啪嗒”一声的开门声,苏教授乐了:“行了,你师母回来了,我们的中饭有着落了。”

    人也没进门,宋雅容温润声音传来:“是金泽滔来了,都没吃饭吧,指望你老师张罗,你就等当饿死鬼吧。”

    金泽滔正想答话,却听门口有人接话:“咦,姨夫不会一直等着小姨回来做饭吧。”

    金泽滔随着苏老师出了书房,见门外进来的正是宋雅容,后面跟着的却是一个身材欣长,秀发披肩的少女,金泽滔看着眼熟,那少女却啊地一声捂住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金泽滔也认出了这女孩正是在唐人休闲娱乐中心有过一面之缘的弹琴女孩,当时,他还赞过她的琴技很漂亮,他记得女孩名字叫欣儿,至于姓什么就不得而知。

    欣儿见到金泽滔似乎很意外,但更多的是欣喜,苏雅容奇怪地说:“你们认识?”

    在导师家里这么私密的地方,都能遇到一个原本注定就擦肩而过的路人,还真是让他感觉世界真小,人生真奇妙。

    金泽滔笑着说:“见过一面,琴弹得不错,真是幸会。”

    那女孩掩嘴笑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呈弯月状:“还真的是幸会,你怎么在这里?”

    宋雅容哎哟叫着把手里拎行李扔在地上,也不管他们两年轻人的事。

    苏教授帮忙着提行李,嘴里还在埋怨:“不是说当天就回来的吗,怎么还在外面过了一夜?”

    宋雅容说:“爸爸来了个老战友,陪着吃饭说说话,太迟了就没回。”

    女孩伸出手,很正式地说:“我姓过,过去的过,过小欣。”

    金泽滔也伸手:“金泽滔,苏教授是我的老师。”

    两人握手的时候,苏雅容换了身家居便服出来:“都不用见外了,小欣帮你姨一起做饭,泽滔,你还是跟你四肢不勤的老师说说话吧。”

    过小欣笑眯眯地帮忙一起淘米摘菜,动作轻快利落,苏教授端着杯茶吹着杯口的茶叶,和金泽滔并肩站着说:“最近你们县人事有变化了吧?”

    金泽滔每月都会把身边的一些事,写信告诉老师,有时候也会谈些自己的一些想法,苏教授也会及时回信,这已经成了师生两人另外的一种传道解惑的方式。

    苏教授自然也知道浜海发生的一些事情,金泽滔说:“还没有,可能到年关了,地区领导想让大家先不要胡思乱想,过个安稳年吧。”

    苏教授点头:“选拔任用干部不慎重,给社会和人民群众带来的危害极大,特别是你们浜海出缺的几个位置都相当关键和重要,地区领导更加要慎重选择。”

    金泽滔叹道:“随着几个副处领导的查处,下面还牵连出不少的副科以上领导干部,唉,浜海这几个月也是风雨漂摇啊。”

    “其实以你的理论素养呆农村里有些屈才,在信里我也有过建议,你考虑过没有,到西大来吧,先给你挂个助教,边读研,边搞科研。”苏教授还是忍不住劝说。

    金泽滔笑说:“其实我还蛮有成就感的,老师你不也走行政这条路了吗。”

    “你小子,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小官迷,做个小小的副所长,就有点乐不思蜀,风景那边独好啊。”苏教授心里还是有点欣慰,行成于思,且思且行,才能走得更远。

    说话间,过小欣咯咯笑了:“想不到还是个小官僚,我还以为你是做生意呢?”

    宋雅容问:“倒没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是课余的时候在屠叔的休闲娱乐中心弹琴吗,对了,现在叫唐人俱乐部,就在那里碰到的。”过小欣一边蒸饭,一边说话。

    苏子厚教授皱眉道:“金泽滔你怎么会去那里?”神情有些不悦。

    宋雅容白了他一眼:“那又不是龙潭虎穴,年轻人去那里休闲挺正常的,泽滔,什么时候带你老师去开开眼界。”

    苏教授哼了声,不理宋雅容的话茬,对过小欣说:“你要练琴跑那场合不合适,鱼龙混杂的容易出事。”

    宋雅容也说:“这倒也是,欣儿,还是别去了,乖乖地呆琴房里练比较安生。”

    “和金泽滔那次碰面后,我就没去那弹琴,屠叔也不让,其实挺好的,有人欣赏总比孤芳自赏的好,弹琴也要动力嘛。”欣儿干完手头的活,也在一边陪着金泽滔他们站。

    过小欣说:“金泽滔,你后来也没去过唐人俱乐部吧,昨天碰到屠叔还提起过你呢。”

    苏子厚疑惑地看着苏雅容:“怎么不是说老爷子的战友来了?”

    过小欣也感觉姨夫的情绪有些不对:“是呀,屠爷爷不是老爷子的战友啊。”

    金泽滔一见不好,估计这个屠总管是苏大教授的心病,连忙说:“雅容看更澈,馀响扣弥清。师母美玉深藏,也唯有老师你才是良匠,你看师母这怕你一人饿着肚子,也不过在家住一晚就赶着给你张罗午饭呢。按我们家乡的习俗,媳妇回娘家都要呆到正月初十才回家。”

    苏子厚也让金泽滔说得有些脸红,这都什么时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自己还好意思当着晚辈的面吃这种飞醋。

    宋雅容薄嗔轻怒:“当初我看你谦谦君子,如今都老了反而歹念丛生,心里面龌龊得很,你听听还不如你的学生通达明理,真是气死我了,早知道,我就多呆几天,让你直接成饿殍得了。”

    过小欣低头吃吃笑着,横看金泽滔一眼,既妩媚又调皮,金泽滔见这两老都快干起仗来了,也蹑手蹑脚地跟着过小欣进了里面的客厅。

    过小欣就象自家一样从客厅角落的一个柜子里摸出一包瓜子,撕开,倒了一小半在果盘里,做了个请的姿势,就咯吱咯吱地磕开了瓜子。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