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温书记要来永州工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谦虚地说:“我学的是财政学,本人学疏才浅,实有负导师的盛名。”

    曲向东摆手说:“你的才不浅,我看过你在财政研究刊发的几篇文章,很有见地。”

    金泽滔嘴上谦虚,心里却想,你一个堂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去翻财政的专业刊物干么?

    薛笑梅用手扶了扶不薄的眼镜,说:“小伙子年纪轻轻还喜欢搞理论研究,有合适的寄给我看看,我们理论部很需要有见解,有深度,观点新颖的理论文章。”

    金泽滔点头说:“省报可不同专业理论刊物,必须为大家喜闻乐见,而且要切合社会热点焦点问题的理论文章才会有读者,有机会一定试试。”

    温重岳听金泽滔对财经理论也颇有心得,之前心中的那一丝不满也淡化了,年轻人,总能被容易谅解,再说,那也不是什么错误。

    大家还在说着,楼楼却扭着有些臃肿的腰,摇摇摆摆地走到金泽滔的跟前,说:“叔叔,叔叔,姐姐让你过来一起玩。”

    金泽滔一见这粉妆玉雕一般的小女孩,心里就不由得欢喜,张着两臂,向她抱去,楼楼也开心地扑了过来。

    金泽滔看着对自己挥舞着小拳头的过小欣,说:“楼楼,你叫欣儿是姐姐,却叫我叔叔,她都生气了呢。”

    楼楼悄悄地扑在金泽滔的耳边说:“我刚才叫阿姨的,可她一定要我叫姐姐,还说不叫姐姐就不和我玩了。”楼楼感觉有点委屈,心里不太明白,很多大人都喜欢自己叫叔叔阿姨的,这个大姐姐却好象很生气的样子。

    楼楼虽然努力说着悄悄话,可奶声奶气的告状还是让大家哄堂大笑。

    过小欣跑了过来,挥挥小拳头,金泽滔连忙把楼楼抱另一边保护了起来,楼楼乐得哈哈笑了起来。

    “楼楼是个诚实的好孩子,等会叔叔回去后打这姐姐小屁……”说着却又感觉不妥,连忙改口说:“嗯,手掌,对,打手掌,以前啊,学生念书念错了,老师都要罚打手掌的。”

    “嗯,我知道,我犯错误了,妈妈也会打我手掌。”楼楼又天真地告起了妈妈的状,还竖起了白胖胖的小手掌。

    金泽滔小心地吹着她的手掌,说:“要想不打手掌,就要不犯错误,对不对,要想打了手掌,不疼呢,就使劲地吹呀吹的,就不疼了。”

    楼楼很享受金泽滔吹着她胖手掌心痒痒的感觉,眯着眼睛说:“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妈妈打手掌一点也不疼的。”楼楼又咬着金泽滔的耳朵说起悄悄话来了,殊不知,她的悄悄话就象装了高音喇叭似的,别人全听见了。

    金泽滔装作吃惊的样子:“真的呀,那可不能说出去,你妈要听到了,可不得了了。”

    楼楼狐疑地看了看她妈妈,又看了看别人,发现没人注意着她,又开心了,轻声咬耳朵:“妈妈可不知道呢,她一打我手掌心,我就号淘大哭,然后奶奶啊外婆啊爸爸啊就会一起数说妈妈,妈妈就马上投降。”说着,还得意地咯咯低声笑了起来。

    金泽滔心里想,这么小就象个小狐狸精,长大了也不知道要多少人遭殃。嘴里却严肃地说:“嗯,楼楼这样是不对的,老师教导我们,不能说谎,说谎要长鼻子的。”

    楼楼摸摸自己的小鼻子,咯咯又开心地笑了:“叔叔骗人,说谎怎么能长鼻子,叔叔也没长鼻子。”

    金泽滔败了,客厅里的人都大笑,曲向东溺爱地抱过楼楼:“叔叔没说谎,说谎的孩子才该长鼻子。”

    过小欣对金泽滔做了个长鼻子的怪脸。大家又坐了会儿,纷纷告别,金泽滔帮忙把东西拎到温重岳的车里,挥手送行,温重岳是亲自开了辆普桑过来的。

    然后又抱过楼楼,亲昵地碰了碰楼楼的额头,说:“小楼楼再见,到你爸爸上班的地方来的时候,叔叔带你去海边钓鱼好不好?”

    楼楼拍手说:“好啊好啊,楼楼要到大海上钓鱼喽!”

    曲向东在送金泽滔上出租时,忽然说了一句:“年后温书记就要到永州工作。”

    金泽滔有些懵,温书记到永州上班?温书记离开团省委了?温书记任什么职务?这一系列的疑问让他在车里傻愣愣地发了好一会儿呆。

    过小欣在金泽滔的眼着摇晃着小手,还不住地比划着手指说:“这是多少?咦,不会真傻了吧,连一二都不知道了?”

    金泽滔回过神来,气愤地说:“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呢。”

    过小欣很吃惊的样子:“你说我爸爸傻,我告诉爸爸去。”

    金泽滔只好认错:“是我傻,你聪明,你全家都聪明。”

    过小欣摇着金泽滔手臂,撒起了娇:“你是男人,怎么那么小气,我们不回家好不好,带我出去玩玩嘛。”

    金泽滔看了她一眼:“你开学不就自由了,好象从没玩过似的?”

    过小欣泫然欲哭:“基本自由是有的,但想一个人溜出去玩,那是没可能的,我爸让屠叔专门派人盯着我呢。”

    金泽滔伸手就想去拍过小欣的背,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这个背可是虎背,拍不得,只好在空中挥了挥,说:“可怜孩子,难怪你早早地要跟你小姨来西州,原来金丝鸟想出笼透透气,行,让我想想。”

    金泽滔想了想,现在西州除了逛景点,确实没适合女孩玩的地方,没什么酒吧,也没什么迪吧,连舞厅都少,过小欣看他在苦思冥想,也乐得哼起了小曲。

    她不知道金泽滔脑子又转到刚才温书记要到永州工作的事情,难怪温重岳愿意来浜海甚至东源为曲向东站台,原来根源在这里,当初,温书记应该知道他的工作岗位将要变动。

    想了一会,金泽滔告诉司机到钱湖广场停一下,过小欣翻了翻白眼,钱湖在宿舍透过窗户天天看,都快看吐了,没新意嘛,不如逛商店。

    金泽滔带着过小欣穿过广场,进了里面的工人文化宫,春节期间,工人文化宫看起来喜气洋洋,到处都有歌声戏剧声飘出,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

    过小欣问:“你不会带我来听戏吧?”

    金泽滔不理,记忆中,里面有个旱冰场,是少男少女最爱玩的运动场所。

    到最里面果然传出重金属音乐的轰鸣声,过小欣率先推开大门,里面足有二三个篮球大小的溜冰场涌动着人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