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按你的要求打断了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过小欣冒出星星了:“这个好玩,你陪我一起玩。”

    金泽滔心道,我能放心你一个人下去吗,两人交了钱换了鞋进了溜冰场,过小欣摇摇摆摆地起步了,溜了一会儿,但随即就象刚学步的小鸡一样慌慌张张地蹲下身去,两只手拼命想抓住什么,眼看就要摔倒了。

    金泽滔正想上前拯救美少女,一个高大的阳光男孩带着一阵风掠了过去,轻轻地搭着过小欣的手就拉直了她。

    过小欣却比刚才还要慌张,站直身体连忙甩开那高大男孩的手,张望着寻找金泽滔。

    金泽滔暗自得意,还是我长得帅吧,那男孩却围着过小欣转圈,金泽滔溜冰不陌生,学生年代就在镇上的水泥地摔打过一阵,姿态可能不美,但基本的滑行、倒滑及急转的小技巧还是会的。

    过小欣见金泽滔滑了进来,松了口气,她还真从来没在这样的场合运动过,男孩的热情让她感觉陌生和恐惧。

    那男孩见过小欣有男伴也没再纠缠,金泽滔牵着过小欣的手,慢慢地滑行,

    大约转了三四圈,见过小欣能独立滑行,就放手让她在前面滑,大概过小欣以前有练习过,虽然不熟练,但还有点基础。

    金泽滔就慢吞吞地在后面看她纤细身影象只花蝴蝶般在飞舞,突然间,有三四道身影呼啸着向自己飞滑过来,金泽滔远远地看到那阳光男孩也在注视着他,心中不由叹息,红颜祸水,这过小欣还没到祸人的年龄,这就有人来祸己了。

    电花火石间,金泽滔身躯微微下蹲,背手往侧面滑去,那三四道身影见没有夹击到金泽滔,也有些意外,其中一人还一个大转身又向金泽滔冲来,其他三人滑行了一阵,发现同伴没跟上都停了下来。

    金泽滔见那人还是个中学生模样,心中的怒火就平息了一半,那少年仗着自己溜冰的技巧,浑然不惧向金泽滔冲来,金泽滔也慢吞吞地迎了上去,少年仿佛看到眼前这人象麻布一样被撞飞的情景,脸上不觉得意起来。

    金泽滔在两人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两脚一字型打开,绕着那少年一个侧滑就到了那少年的一侧。

    少年见状,下意识地伸腿就踢,金泽滔伸出右手,打开五指,叉在那少年的颈项,那少年还在滑行的身体象是被拌了一下,应声倒地。

    金泽滔一直扣着少年的脖子到地上,才弯腰轻轻地收回手掌,冷漠地看了远处的阳光男孩一眼,依旧慢吞吞地往前滑行。

    少年脸色苍白,对围上来同伴的问候似乎没有听到,只是看着金泽滔有些单薄的背影手脚有些发抖。

    过小欣傻愣愣地看着没有流露出不豫神情的金泽滔,别人没注意到,她离金泽滔不远,看得清清楚楚,要是刚才被这四人撞到,估计伤筋动骨都是轻的。

    金泽滔看见过小欣关心的眼神,摇摇手表示无虞,示意她继续前行。经过刚才的遭遇,金泽滔更不敢掉以轻心,离过小欣更近。

    那阳光青年转过刚才那四个学生汇聚处,又慢悠悠地在金泽滔旁边滑行,金泽滔呲着牙笑了:“再挑衅就打断你的腿!”声音不大,但阴沉沉的声音还是让阳光青年心寒。

    过小欣吃吃地笑了起来:“想不到你挺合适做护花使的,挺霸气,是个男人,我很欣赏!”

    那青年一溜烟地跑远了,金泽滔摇摇头低叹:“就不该带你到这种场所,唉,要是让师母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

    过小欣很义气地说:“你放心,我一定不说的。”

    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过小欣都玩得香汗淋漓了,才提议结束。

    两人出来时,天还没擦黑,就沿着广场,慢慢地往苏教授住的方向边走边说着话,反正也没别的事,就当看街景了,走过一条小街时,有点冷清没行人。

    前面走来三四个拿着棒球棍之类的年青人,其中之一就是那阳光青年,金泽滔阴沉着脸,拉着过小欣往身后藏,心中却气乐了,还真他妈的狗血,这种情景也会在现实中发生,你这不是给我送印象分吗?

    他倒对过小欣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留个好印象不是还能在老师和师母面前说得上话吗?

    那阳光青年此刻一点也不阳光,也是阴沉沉地盯着金泽滔看:“挺拽的嘛,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来啊,小子!”

    金泽滔慢慢地上前,离近四人时,突然发力,团身而上,那四人都大喊着挥舞起手中的球棍,也没什么章法,在他们眼中一个大活人,还不是一阵乱棍就可以打趴下了,需要什么技巧。

    金泽滔却有章法,他三闪两躲就近了那阳光青年的身边,抬起腿就照那青年的膑骨以下的小腿踹去,没用大力,但也足够听到“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那青年应声倒地,抱腿痛叫,泪涕横流,其他三人吓得妈呀一声扔了球棍跑得无影无踪。

    金泽滔冷冷地看着倒地的青年:“按你的要求,打断了你的腿,有意见吗?”

    那青年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吭斥吭斥地忍痛不敢出声。

    金泽滔招招过小欣,施施然离开,直到回到苏教授的家,过小欣还愣愣地打量金泽滔,叹气说:“真是太帅了,过瘾!”

    初五给回到西州的章进辉拜过年就直接回了西桥,此时,金达和刘诗诗早就到了海南,其他人鸡飞狗跳般到处找银行借款,金泽滔前脚进门,风落鱼后脚就跟了进来,嘴角都快急得起泡。

    原来东源企业借钱的消息一传开,上门哭着喊着要把钱借给东源的人很多,声言按照民间平均利息就可,主要是东源企业安全有保障,风落鱼不敢作这个主,这两天连大年初一都过不安生,过了初三就跑西桥来了。

    金泽滔听了开心地笑:“多多益善,一分半吧,太低吸引不到多少钱,太高也令人怀疑,打一年期收条,注明利息每季后给付。”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