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纷纷乘白马,攘攘着黄巾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原本还歪斜着身子正昏昏欲睡的金泽滔立时坐正了身体,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包厢里除了风落鱼还算清醒,其他林文铮、刘止惠、柳立海、罗立茂、李沉鱼、小洋等人都喝得东倒西歪,连一向不喝酒的邵友来也破例喝了一杯,却睡得最死。

    酒店服务员端水的端水,递毛巾的递毛巾,金泽滔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手脚,用热毛巾擦了把脸,感觉清醒了许多。

    童子欣大呼小叫了起来:“这样都喝还不死你,你是不是人啊?”

    金泽滔又大口喝了杯水,才感觉恢复了正常,也奇怪刚才内心一挣扎,居然能从酒醉状态挣脱出来,还真是奇怪的感觉。

    何悦伸出了双手:“本来想给你祝贺的,刚才进来看你都快醉了,就握手祝贺吧。”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握着何悦的手,看起来有些嶙峋的手捏在手里却非常绵软,金泽滔不敢轻薄,轻轻地搭了下就赶紧松开,说:“谢谢何主任,刚来啊?”

    何悦笑说:“下午就来了,一直在区里面核实一些情况,晚上就在这里吃饭,落鱼搬这里来了,挺好的呢。”

    莫宏铭也握手表示祝贺,金泽滔奇怪地问:“莫科长跟着纪委领导到东源,也是出差?”

    莫宏铭笑着说:“是偶遇,这几天一直在几个问题区镇和部门走访,及时了解干部的思想动态,也是为稳定干部人心,县委不是正在考虑东源区的干部配备情况吗,部里派我下来就是了解一些情况,为下一步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干部任命人选提供一些依据。”

    金泽滔说:“那你们是不期而遇了,纪委和组织部是天生的水火之势,一个戴帽子,一个脱帽子,还以为什么时候你们变一家人了。”

    大家都笑了,何悦说:“组织部戴帽子,我们纪委的工作是让干部头上的帽子戴得更牢靠,从这个程度来说,我们确实是一家,都是为了保护和爱护干部呢。”

    莫宏铭点头说:“这话有理,大家都是为了进步。来之前,部领导特别交待要多向区镇单位部门调查了解情况,明天,我将到你们财税所坐坐,不知泽滔同志欢迎不欢迎?”

    金泽滔心里了然,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毕竟组织部正在谈话考察刘永达所长,到他任职的单位了解情况,也是考察的一环,但组织部上午前脚进财税局,下午后脚就进了东源区,这就巧合得有点蹊跷了。

    金泽滔心里虽然疑惑,但面上还是表示了热烈欢迎,四人换了个小包房,金泽滔没有就他们的来意旁敲侧击,而是谈起了东源的地貌景观,说东源海岸线大多是滩涂盐碱地,但也有世外桃源,景观得天独厚,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夏天的时候,如果方便,请他们一定来走走看看。

    快到十点的时候,组织部同行的同事来找莫宏铭,说部里有情况,需要莫宏铭听电话,接着,纪委的同事也来了,莫宏铭和童子欣前后离开。

    金泽滔对何悦说,沿街走走?何悦欣然应允。

    两人沿着长街尽头的小河说说笑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回头看镇区,那边灯火阑珊处,虽然有他们暂时歇脚的家,却仿佛离他们很远。

    两人默默地看着昏暗的四野,还有点冷冽的风中传来偶尔的几声野狗的哀号,几处黑黝黝的农家房舍,纸糊的窗户透出点点亮光,一灯如豆,虽然黯淡,却给有些疲惫的两人暖意和希望。

    何悦说,莫宏铭来者不善,虽然针对的不是你,但也要小心为妙。现在干部调整中,种种牛鬼蛇神都张牙舞爪出来跳大神,纪委意见很明确,确保干部人心稳定,确保干部接班顺利。

    金泽滔心中略感愤怒,何悦的意思很明确,纪委这次下来,主要是安抚干部,而组织部门相反却似乎干起了纪委的勾当,莫宏铭是曲向东的心腹,透过莫宏铭,金泽滔看到的不仅仅是曲向东的影子。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就召集马文化、胡祖平和文元旦,就一个意思,分头找干部谈话,务必确保刘永达所长在财税所顺利过关,如果在这关键时刻,有哪位干部阳奉阴违,不听招呼的,那么,就休怪我金泽滔不客气。

    他没有举大旗,放大炮,只是从骨子里发出的阴冷凶悍气息让马文化这三人心里生寒,他们三人还没有被正式任命,甚至说,这三人的政治生命还掌握在金泽滔的手中,金泽滔的话也不无敲打三人之意。

    三人咬牙切齿地分别找干部谈话,其实,金泽滔也明白,不用他金泽滔出面,凭借刘永达的十多年的威望及过硬人品,也能顺利过关,但他担心的就是节外生枝。

    莫宏铭悻悻离去的时候,金泽滔并没有相送,站在二楼办公室后间会客室,透过窗户目送着他们离去,心中却有点黯然。

    全县四级干部大会的前夕,先是召开全县副科以上干部大会,宣布永州地委的任命决定,曲向东任浜海县委委员、常委、组织部长,原组织部长转任宣传部长,原纪委副书记谢道明任浜海县委委员、常委、常务副县长,让金泽滔意外的是罗才原并没有被任命为县委常委兼城关镇记死在四月份的村械中,是否到城关镇任职也只是在他死后的传闻。

    随后,县委一系列任命文件让人眼花缭乱,浜海县第一轮区镇撤并方案出台,东源区撤并为二个镇,东源镇和三水镇,东源区终成为历史。

    罗才原任东源镇书记,汤军贤任镇长,汤军贤果然走了步好棋,借着撤区并乡的东风,他的副科任命文件油墨还没干,就直接换了正科。

    何健华任三水镇书记,原区党委委员、书记沈英任镇长;刘永达并没有在东源镇任职,而是调到同样列入第一轮撤并的西桥区撤并的平蒲镇任财贸副镇长,原区委副书记韩诚任平蒲镇书记。

    丁万钧出任城关镇书记,并没有高配常委副处级别;原组织部副部长赵东进任常务副部长,级别调整为正科;原教育局长胡文胜任财税局长;原纪委纪检二室主任童子欣任财税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原县委办副主任宋春任教育局局长。

    这些都是金泽滔相对熟悉的人的任命情况,从科级干部任命情况来看,曲向东无疑是这次政治博弈中的大赢家,他身边的人几乎都官升一级,被提拔重用。

    唯有刚靠拢过去的公安局副局长柳鑫和卫生局副局长高云瑜这对难兄难弟在这次甘霖普降中并没有受惠,

    在这场纷纷攘攘中,东源镇悄悄下发了一道任命文件,任命罗立茂为党政办主任兼教办主任。原区财贸副区长李超的离开更是悄无声息。

    超的离开更是悄无声息。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