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胡局长,你不务正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八十章胡局长,你不务正业

    女人的感觉很敏感,何悦也好,童子欣也好,在她们眼中,金泽滔就象个铁面人,隐藏在铁面后的真容才是她们感兴趣的。

    所以童子欣很快明白,这跟第一次在县招三号厅和何悦联手同金泽滔斗酒时的心态一样,就是想揭开这层面罩,这跟她的职业习惯有关,什么事什么人,不弄个水落石出,总让她心神不宁。

    金泽滔和柳鑫一起举杯为童子欣庆贺,童子欣有些神秘地说,下午县局新班子第一次局长会议,就演了出好戏,这事还同你大有关系,原本客客气气的会面,最后因为上报永州财税系统先进标兵却出现了分歧。

    金泽滔有些郁闷地说:“我好好的既没得罪老局长,也没结怨新局长,怎么就同我有关了呢?”

    “本来大家都各自说了自己的一摊子的事,挺和睦的,最后会议快结束时,张军书记提议反正班子成员都在,就议议永州财税先进标兵的提名人选。”童子欣显得有些兴奋,对于能使金泽滔郁闷的事总让她有些异样的快乐。

    金泽滔有些明了,不会是在提议上报自己的名单时,新任局长胡文胜提出反对意见吧,我这没跟他有过不愉快啊,再说,我才见过他一面,还是跟随曲部长来东源参加海鲜码头开业时见的面,大家都客客气气的。

    果然童子欣证实了金泽滔的猜想,胡文胜局长提议人教股股长周金富,对于周金富,金泽滔没有意见,他是全局年纪最大的中层干部,作风硬朗,办事公道正派,很得同志们的好评和拥护。

    张军据理力争,说这是原局班子都定下来的事情,再说,金泽滔同志还被推荐为全县四级干部大会上台领奖受表彰的财税代表,周金富同志虽然也很优秀,但作为唯一被推荐全县文明干部,更具代表性。

    结果胡文胜提议表决,虽然在最后表决中,除了胡文胜和财政副局长王奎良提名周金富,其他三位都提名金泽滔,三比二,涉险过关。

    金泽滔笑着表示感谢,但心中的那股被深藏的怒火却被点燃,他掩饰得很好,很淡然地和柳鑫、童子欣一直闲聊到差不多九点多。

    他又被当标杆了,胡文胜立威的标杆,推不推荐他为永州财税标兵,金泽滔相信胡文胜并不在意,他的目的就是借此敲打下财税局班子的其他人,敲打下财税内部,发出自己的声音。

    如果不是童子欣刚好和自己相熟,投了自己一票,估计,胡文胜就完胜了。

    金泽滔很奇怪,我就那么好欺负?至少在现阶段,他并没有表现软弱的地方,使胡文胜感觉自己可欺可压。但金泽滔也明白,现阶段,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强硬的地方,使胡文胜知难而退。

    第二天,大会县大会堂开幕,金泽滔和东源镇代表坐一方块,他没有坐财税方块。会议一开始就是表彰,他和罗才原书记被大会礼宾人员延请至专门座席,会议由县长主持,副书记程云庆宣读表彰文件。

    金泽滔和罗才原的表彰分量最重,罗才原上台领的是工业明星区镇的奖牌,而金泽滔受的是全县文明干部的光荣称号。还有五百元奖金,一个多月工资,对个人来说算是重奖了。

    给金泽滔授奖的是曲部长,曲部长就任部长以来还是首次公开亮相。曲部长热情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表示祝贺,并鼓励他再立新功,再创佳节,期待明年能再有机会给他授这个奖。

    金泽滔表示不负领导重望,一定会努力工作,团结同志,争取更大成绩,两人都客客气气的,台上排着的授奖人员等着金泽滔和曲部长寒暄完毕才走下台,是本次授奖停留时间最久的一列受奖队伍。

    下午是分组讨论时间,金泽滔回到了财税队伍,财税分组讨论安排在局会议室,其实也就是财税局长会议的扩大会议,所有中层干部都参加。

    会议先是张军书记介绍了胡文胜局长,然后大家都鼓掌欢迎,对基层干部来说,大家对胡文胜并不熟悉。

    胡文胜意气风发地作了重要讲话,按金泽滔的理解,就是一堆废话,无重点无思路无计划的讲话,按说,新局长第一次召开这种中层干部会,作为新任局长,要对全年财税工作有一个总体思路阐述,也是一次非正式的施政演说。

    但胡文胜通篇都在强调财税队伍建设,抓作风,抓纪律,抓廉政,仿佛财税部门以前就没抓过队伍建设一样,难道他一开始就瞄准干部人事这一块,作为政府部门,人事名义虽说是书记分管,但实际上还是实行局长负责制。

    局长谈干部队伍建设也无可厚非,但分管干部人事的张军书记这个正主就坐在眼前一声不吭,你堂堂一个局长不谈财税工作,不部署财税任务,却对干部队伍思想政治工作大讲特讲,总有不务正业的感觉。

    恹恹欲睡中胡文胜的讲话终于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然后轮到各股室基层所汇报工作。

    金泽滔强打精神对今年东源财税所的工作作了简单汇报,谈到加强税法宣传,东源财税所将以少年税校为抓手,打响东源税收宣传的开幕战,提高公民纳税意识。

    胡文胜笑吟吟地打断金泽滔的话,说:“少年税校,我听说过,我在教育局时还批评过东源中学的校长,叫什么,罗什么茂的校长,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办什么税校,不务正业嘛,我看这个少年税校就不要再办了,劳命伤财,哗众取宠嘛。”胡文胜说得轻描淡写,却象一巴掌样重重地打在金泽滔的脸上。

    金泽滔放下手中的笔记本,其实他的笔记本空无一字,他就是装模作样地好象做过精心的汇报准备工作。

    他微笑着直面胡文胜,从汇报工作到现在他还没有正面直视过胡文胜。

    金泽滔把笔记本重重地扔在桌上,站了起来,却是笑意不减:“开办少年税校是不务正业,那我想请问胡局长,让少年学生学一点税法知识,普及一下税收法制教育,是不是不务正业,那怎样才算是务正业了,象胡局长一样,大谈特谈抓作风,抓纪律,抓廉政,就是务正业了,那我还想问,这正业都让你务了,张军书记还务什么业?”

    胡文胜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对金泽滔的反应没有预料,也许会有不满,但他料定他金泽滔不敢在众目睽睽下和他堂堂局长打擂台唱对台戏。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