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错把桩打在硬地上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他张口欲言,金泽滔却不等他开口就继续说:“还有,请胡局长注意一下,东源中学的校长叫罗立茂,不是叫罗什么茂,作为教育局长,你日理万机,也不会忙到连一个区完中校长的名字都记不住的吧,如果真没记住,那我想问,这算不算不务正业。”

    胡文胜急了,他想打断金泽滔的发言,但金泽滔依然没给他机会:“最后,你所说的劳命伤财,哗众取宠的少年税校,是县委程书记亲口宣布成立的,丁万钧书记亲自授的旗,如果要取缔少年税校,请局长你老人家亲自向程书记请示,还有一点,浜海少年税校已经申报总局,并被总局确定为推广全国的优胜项目,我们东源财税所也被省局确定为税收宣传示范单位。确实有点哗众取宠,让胡局长你受惊了!”

    胡文胜真的受惊了,他看着台上台下的人们,只感觉他们微微翘起的唇角都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胡文胜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教师出身,能说会写,一步步登上教育局长的位置,是全县教师队伍最杰出代表,他不仅思路清晰,眼光也深远。

    在所有人都对冷面虎曲向东敬而远之时,他不惜热面贴在冷屁股上的尴尬,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踏上了组织部长这首大船,迎风起帆,他一步走入财税大门,令全县多少人感觉匪夷所思。

    在教育局当了几年局长,他算是明白一个道理,在一个单位立足,一要能力,有能力才有威信,二要威信,没威信就要树威信。

    刚进财税局,作为一个业务部门,他的能力无法短期内体现,那尽快树立威信,就要树立一个标杆,这个标杆既要有一定的代表性,打击一个,影响一片,又要打得轻松放心,也就是任打任杀,没有后患的那种。

    但今天他知道自己这桩打在硬地上了,不但没打进土,还绽出了火,他有些无助地看了班子其他成员,下面的中层干部都低着头黑鸦鸦一片,刚才还都用敬仰的目光注视自己。

    张军自胡文胜上任以来,心里一直不舒服,就连丁万钧局长这么强势的一个领导,也对自己尊重有加,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从不轻易插手,有事也会提前打招呼。

    而胡文胜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要驳了金泽滔的推荐名额,但你打击金泽滔的同时也不能打整个班子的威信,这事还是自己和丁局长商量着定下来的,不教而诛,这是你新局长应该做的事吗?

    再说了,你胡文胜抓小瓣子也不用这么慌张吧?这少年税校也是你轻易可以抹杀的?说你蠢你还真蠢到家了,少年税校早就上报总局,这不但是省局的示范项目,也是总局确定的优胜项目,什么话都敢说。

    难道王奎良没跟你提起过,总局都点名邀请金泽滔参加全国税法宣传座谈会,不过想想,这事是高海明分管的,王奎良一个财政副局长还真管不了这事。

    当金泽滔站起来一句句质问胡文胜的时候,张军感觉就象大热天喝了碗冰水一样一直痛快到心底,他虽然目不斜视,但眼角还是能注意到胡文胜有些惶急的脸孔。

    这小伙子平时挺彬彬有礼的人,这一急也会咬人啊,不过咬得好,少年税校说起来在县局还是自己第一个支持的,50套少年税服还是他特批的。

    谁人也不会施以援手,在座的最年轻的金泽滔也在财税系统也工作了半年,你胡文胜任命才几天,还没人感情深厚到为你堵机枪眼的地步。

    王奎良后悔得肠子都快断了,如果不是宋春从中斡旋,他也不会踩上胡文胜这条贼船。他决心找机会修补下和金泽滔的关系。

    胡文胜最后还是自己收拾残局,努力挤出自以为亲切的笑容,说:“嗯,金泽滔同志批评得也有道理,我可能对财税工作不熟悉,造成误解,那么,请金泽滔同志继续做好该项工作,等财税工作会议的时候再好好总结一下,我希望大家都能象金泽滔同志一样,对工作认真负责,扎实肯干,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散会!”

    打压金泽滔的会议最后总结的时候却变成了金泽滔的表扬会。胡文胜第一个离开会议室,看上去有些仓惶。还有一半没有轮到发言的同志面面相觑。

    每个人都小声地和身旁的同事议论着,经过金泽滔身边时都无言地拍拍肩以示支持和鼓励。

    高海明副局长还大声地说:“总局会议发言要好好准备,不要辜负同志们的期望。”

    金泽滔早就平息了心情,他笑嘻嘻地立正领命。方继光想说些什么,还是摇摇头,但离开时的神情分明是开心的。

    张军却绷着脸说:“小伙子不要锋芒太露,抓好自己的作风和思想建设,作为财税基层领导干部,更要立足业务水平的提高,抓好干部队伍,要以人为本,率先垂范。”

    金泽滔大声说:“报告张书记,保证按你说的抓作风,抓思想,抓业务,抓队伍,绝不懈怠,请领导放心!”

    张军点点头,迈着八字步施施然背着手走了。

    第二天上午会议集中,财税局会议室发生的小风波成了四级干部大会的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东源很多干部来询问他,金泽滔一律予以否认。

    但当罗才原问起时,金泽滔只是说了句,胡文胜还当自己是钦差大臣,其实就是根搅屎棍,不知道自己浑身是屎,还到处挥舞。

    大会在第三天结束,会议期间,金泽滔没有得到曲向东邀请,他也没主动到曲向东处拜访,仿佛一夜之间成了陌人。

    金泽滔也知道其实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得这么严重,曲向东并非无情之人,他的性格决定他不会轻易向人低头,至于在刘永达考察事件中发生的不愉快,金泽滔并没有放在心上,政治生活中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但李超离开时“看路莫问路”的赠言给他敲了警钟,他也需要时间冷静。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