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到总局去讲税法宣传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本书推荐太低,请支持本书的多多收藏投票,谢谢!

    而金泽滔则奔赴总局培训中心参加全国税收宣传座谈会,国家部委也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神秘,很多省市的办公大楼甚至比部委办公楼要高大气魄得多,只是京城的政治地位决定了这座大楼将成为全国税务部门的政治圣地。

    培训中心并不在总局办公大楼里,金泽滔和章进辉相约今天到总局见面,其实现在不叫税务总局,而称国家税务局,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刚升格为副部级没几年,之前称财政部税务总局,为财政部下属正局级机构,故省市税务部门习惯称之为总局。

    分税制改革后,国家税务局将升格为正部级,正式称国家税务总局,很长一段时间,总局局长由财政部长兼任,而且之后财政部长基本由总局局长升任。

    章进辉和金泽滔一前一后进西大,在大学就有相同的爱好,工作后,金泽滔又主动和章进辉接近,所以两人的关系很密切,章进辉见到金泽滔自然有一番问寒问暖。

    章进辉旁边还站着一位年纪稍大的青年,穿着咖啡色的茄克衫,梳着整齐的中分头,看起来很精神,金泽滔注意到,之前,章进辉一直和他聊得很投机。

    经介绍,金泽滔得知这青年叫池岳松,是总局办公厅宣传办的副主任,主持工作,宣传办专门负责全国税收宣传工作,部署和落实税收宣传月活动。

    介绍认识后,池岳松边做了个请的姿势,边在前面引路,大门有保安设卡警卫,池岳松出示证件登记后,三人进入总局办公区域,总局主楼新造不久,呈靠背椅的梯形状,看起来也只有十层高,但门厅以下墙面均由长条石砌成,巨大的圆柱支撑着厚重的门廊,整体看上去虽不起眼,但恢弘大气,庄重宽厚,有国家机构的凝重和权威。

    金泽滔好奇地左右打量,说:“不愧是总局办公重地,果然是气势磅礴,令人肃然起敬。”

    池岳松笑笑也不奇怪,地方干部第一次进总局,总会有一种好奇心和神秘感,他介绍着办公楼的机构设置情况,边引着他们到主楼边上一个爬满青藤的三层附楼。

    接见金泽滔他们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笑眯眯很好相处的样子,刚才还轻松说笑的池岳松,在这中年人面前,立时收起笑容,神情恭谨:“钱副主任,按照您的吩咐,我把越海省局的两位同志请来了,这是省局办公室的章进辉同志,这是少年税校项目的负责人金泽滔。”部委领导称呼看起来比较严谨,不象地方总爱就高称呼。

    钱副主任热情地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笑呵呵地分别握手:“辛苦了,大老远地请你们来京,请坐。”拉着两人并排坐在长沙发上。

    池岳松没有落座,而是站着介绍说:“钱副主任是我们厅分管税收新闻宣传工作的领导,全国税收宣传月活动总体方案,就是在钱副主任亲自关怀和把关下才得以顺利批准和实施,对我们宣传办的工作非常关心和重视,今天也是他特地嘱咐我一定要在座谈会前请越海的同志见个面。”

    章进辉和钱子友应该也是第一次见面,闻言连忙和金泽滔一起又重新站了起来,郑重表示感谢。

    钱子友压了压手掌,示意两人坐下,章进辉简单汇报了越海的宣传工作准备情况,钱子友点点头没有表态,转头对金泽滔说:“你是金泽滔同志吧,嗯,不用多礼,我今天就想听听来自税务系统最基层的同志对税收宣传的意见。”

    金泽滔理了下思路,说:“钱副主任,我叫金泽滔,目前在越海省浜海县的东源财税所任所长,关于税收宣传,我仅就个人的体会谈几点看法。”

    “东源镇离县城六十公里,坐车要二个多小时,离西州四百公里,坐车要九个小时左右,是目前浜海最远的乡镇,东源是个传统的农渔业大镇,工商税收相对落后,在我进税务部门时,全镇工商税收收入不到百万元,最大的税源是集市贸易税收。”

    “钱副主任可能会了解到,在农村税务所,基本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集市收税,量大税少工作压力大,这个工作压力来自哪里,我举个例子,进集贸市场,我们所干部职工加上临时代征人员都是成群结队地进场,开票征收要保证每组不少于三人,这样的安排,就是为了保证发生突发事件,能安全逃离,干部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东源靠海,东源人禀性彪悍,来集贸市场摆摊的大部分是一些屠宰户和赶海的渔民,生性粗犷,对税务部门的收税历来抵触很大,自东源有税务税务部门以来,有记载的因暴力抗税事件而牺牲的有二人,致残的有十二人,所以每逢集市日干部出门前,我们都要集中列队出发,出发前领导都讲上几句话,就差一杯酒,就是送敢死队上前线壮行了。”钱子友面色渐渐沉重起来。

    金泽滔继续说:“钱副主任,说真的,我们东源财税所的税收就是这样一分钱一分钱收起来的,百万税收,对一个管辖着二镇人口近10万、有着近30多工作人员的财税所来说,很少很少,可能不如京城的一个企业一个月的税收,但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这百万税款分分角角包含着血与汗,有我们税务干部的血汗,也有纳税人的血汗。”

    钱子友终于动容了,紧紧握着金泽滔的手,却一语不发。

    金泽滔眼神有些飘忽,仿佛又回到了东源,他说:“农村穷,农民苦啊,钱副主任,就这百万税款,其中一大半是农渔业税,有时候,我很痛苦,我是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民手中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凝结而成的,我也很自豪,东源的暴力抗税事件基本上集中在工商税收征收中,农渔业税征收很少发生抗税事情。”

    钱子友松开了握着金泽滔的手:“这是为什么?”

    金泽滔笑了:“后来我通过和农民渔民们广泛交朋友,才了解到,皇粮国税自古就有,这种观念根深蒂固,而这种观念就是农民朴素的纳税观。”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