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有个想法,想跟风总你交流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八十八章有个想法,想跟风总你交流下

    为本书能继续生存下去,请支持本书的诸位大大推荐收藏,谢谢!

    汤军贤正认真地记起笔记,抬头问:“县里年初的四级干部大会,提出今年工作重心是工业立县,工业兴(县),我们也考虑过围绕农业和渔业做文章,但这同县里的工作重心对不上啊,再说,都几十年的农业和渔业传统了,还怎么做文章?”

    金泽滔笑着说:“汤镇长讲话精神没有学好哇,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要纠缠于工业还是农业渔业的问题,再说,谁说农业渔业就不能做成大文章,我们要改变观念,开动脑筋,把种养殖业做成一个产业,这才是真正把讲话精神吃透了。”

    汤军贤在用手在眼前挥了挥,仿佛在赶苍蝇,金泽滔哈哈笑了,他现在很喜欢用言语挤对汤镇长,这总能让他找到乐趣,他看着眼巴巴的罗书记,没有继续调侃罗镇长,说:“两位领导不妨想想,东源除了绣服,还有一个东西其实很有潜力,那就是海鲜,不错,就是海鲜,我们就做这海鲜的文章,刚才镇长也说了,年内交通环境会有大改观,只要交通方便了,这文章就可以做。”

    汤军贤和罗才原互相看了一眼,几乎齐声说:“海产品养殖。”

    “不错,就是滩涂养殖,这是我们东源的大资源啊,一直没有好好地利用,我们的海鲜基本是靠船打的,大部分海鲜其实都直接在外海销了,你看,现在海鲜码头建起来了,东源的海鲜店也多起来了,这是一种好现象,鼓励渔民的海鲜运回来在东源卖,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养殖业,不能什么都养,那就没优势,我们要养别的地方没有的,或者别的地方养不出这么鲜味的海产品。”金泽滔给出一个思路,具体两位领导会集思广益,不用他赘言。

    现在东源的海鲜产业也有所起色,海鲜码头对食源要求极高,当然质高价也优,很多渔民也渐渐地愿意把海鲜拉回来销售,现在李大厨师基本不用赶潮落水一样整天追着潮水奔码头和菜场进货,很多渔民都送货上门让海鲜码头先挑选,酒店给的也都是高价。

    本来准备年后就去县城物色合适的地方开分店,但因为海岛的事情,风总一直没有心情去跑这个事,转眼到了三月底,风总见眼下的事情都渐渐地都不用再太操心,就跟金泽滔汇报说准备到县城去看地看房。

    金泽滔也想去县城一趟,这一凑合,就决定去了,风总打扮了一下,虽然没有涂脂抹粉,可也靓丽可人,光彩夺目,金泽滔开着镇里老吉普到海鲜码头的大门接风总。

    最近,镇里添了两辆普桑,罗书记就让驾驶员小张把自己的坐骑扔给了金泽滔。金泽滔也没有要与领导争奇斗艳的念头,虽然镇里两个首脑的车子都是产业办掏的钱,有辆车开就很威风了,

    酒店首席大门童李明堂穿着大红礼服在门口就象财神一样迎着四方来客,看到金泽滔的车子来了,殷勤地小跑上前问候,金泽滔拍着李明堂的肩,连说有前途。

    李明堂现在对金泽滔那是从头服气到脚,哪还有和领导争长短的念头,他现在很满意,酒店给的是保安里最高的工资,现在也有好人家前来提亲,感觉自己活得有点尊严了。

    风总出来的时候,李大厨师依依不舍地在后面送行,手里提着一个大木箱的行李,金泽滔看看身后一只尼龙袋包着的内衣裤,感觉自己有点寒碜。

    风总有点不耐烦:“带那么多衣服干什么,不带不带,连鞋子和春衣都带了好几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跟谁私奔去了。”

    李大厨师可怜地说:“哪有老公送老婆私奔的?”

    金泽滔大笑说:“沉鱼啊,不怕本所长把你老婆拐走了吧?”

    李大厨师拍着胸脯说:“金所长带着落鱼去,我才不担心,不怕,不怕啦。”

    倒三角的脑袋却象快要上砧板的胖头鱼一样眨巴着小眼睛,心里活动开了,这做贼的总要先撇清自己,还要理直气壮地反问别人,你看我这样的人会是贼吗?

    这金大所长笑起来怎么越看越象个快要吃到小鸡的黄鼠狼啊,李沉鱼和风总结婚以来还没有让风总单独出过门,就是海鲜码头筹办时风总跑采购跑培训也是成群结队地出去。

    李沉鱼渐渐地觉得自己的心就象名字一样沉到水底,哇凉哇凉的。

    风总看了失魂落魄的李沉鱼一眼,心里明白他动的什么念头,哪怕在酒店,风总上个厕所解个手,李沉鱼都会象头警犬一样把鼻子拱到地上去。

    风总有些没好气地说:“把这箱子行李拿回去,我自己拎着呢,别丢人现眼了。”

    李沉鱼看着金泽滔轰鸣着马达载着心上人远去,心里更感觉空落落地不踏实。

    金泽滔有个想法,他感觉这个时候有点成熟,就跟风落鱼说了:“一直有个想法,想跟风总你交流下,找不到机会,今天正好,我们单独在一起,你看看,能不能成。”

    风落鱼本来还挺正常的心脏一下子卟嗵嗵地不争气起来,难道胖头鱼的担心就快变成现实,如果金所长真的说了,那我该怎么办,拒绝的话,金所长会不会恼羞成怒,不拒绝,难道我心里也是一直有个想法?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脸色通红的风总一眼,问:“难道我车开得不稳当,风总会晕车,没听说你会晕车啊?”

    风落鱼乱七八糟地想着,猛听得金泽滔居然这个时候关心起自己晕车不晕车,难道他暗示我晕车,这荒山野岭的,晕车的自己不就任人斩杀了。

    金泽滔不理风总的反应,说:“这样,我的想法就是,海鲜码头应该单独成立一个销售部,专门负责今后逐步扩大的酒店分店配菜,以确保海鲜码头这块招牌不被砸,而且还可以扩大销售范围,可以向其他酒店供应海鲜产品嘛,这样可以一举多得,风总,你看怎么样?”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