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桃杏拆,宜唱喜春来(求推荐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九十一章桃杏拆,宜唱喜春来(求推荐收藏)

    金泽滔说:“我说让曲部长到东源看看滩涂,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滩涂是东源的一大资源,只是现在还没综合开发,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东源镇已经有所规划,所以请领导去,不是仅仅陪小楼楼玩,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卓华君最后拍板了:“去吧,都去吧,到浜海看不到海还真是遗憾。”

    曲向东一向对娇妻爱女是宠爱有加,既然金泽滔都说了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那就当是一举两得,游玩工作两不误吧。

    后天星期天,就约定后天大家一起去吧,胡文胜和莫宏铭当然很乐意陪同领导出游。

    下午胡文胜一上班就到办公室,把办公室的门开得大大的,果然刚一过上班时间,金泽滔就准时来县局向胡局长汇报工作,大家都知道金泽滔向胡局长屈服了,其实也都能理解,你胳膊还能扭得过大腿,张军等班子领导也乐见其成,能同局长谅解,也省了自己不少麻烦。

    童子欣笑嘻嘻地打趣说:“怎么,金大所长挂白旗来了?不是挺能抗打击的吗?”

    金泽滔翻翻白眼:“你能,我怎么从来没看到你在谢书记和方局长面前昂首挺胸的,还不是小猫一样地只会喵喵叫。跟领导较真,我还嫌死得不够快啊。”

    童子欣脸微微一红,呸了一声:“狗嘴吐不出象牙,跟罗石头一个德性。”

    金泽滔也察觉刚才说的话有歧义,连忙叉开话题:“哎,这个罗石头现在怎么样?”

    童子欣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还能咋样,大大咧咧,满嘴跑火车,他的性子啊不适合在行政混,迟早得罪领导。”

    金泽滔叹息:“禀性难移啊,这样的性子最受不得气,唉,谁愿意跟领导对着干,没好处嘛。”

    在国人眼中,上官的眼中,忍耐是一种美德,认为遇不如意事,须恬静忍耐以处之,若有一毫怨尤之意,便生出许多躁扰,不唯累心,亦且累事。连曲向东都抱怨金泽滔受不得气,受不了冷落,是不成熟的表现。

    金泽滔前世忍耐了一辈子,也没人认为他成熟,堪当大任了,他不认为忍耐是一种美德,相反这是性格上的一种弱化和缺陷。

    他信奉“小不忍则乱大谋”,适当的忍耐才是一种美德。如果当时那种情景,他金泽滔对胡文胜的无端指责忍气吞声,不唯胡文胜而且曲向东也会认为他难当大任。

    现在这样的状况很好,既缓和了关系缓解了矛盾,也适当地表现了自己政治上的成熟和变通。

    童子欣点头,语气诚挚地说:“你这样是对的,一味的忍让是懦夫,一味的强硬是莽夫,你不要做罗石头,要做水,流水,骨宜刚,气宜柔,要有柔有刚,刚柔相济,方能成事。”

    金泽滔不由站了起来,非常诚恳地说:“谢谢童书记的教诲,你的话我会时刻自省,性格虽然是天生的,但后天的陶冶也很重要,我会努力做到刚骨柔气,刚柔相济。”

    心里却是对童子欣佩服不已,作为女性,能在能者如林的纪委混得如鱼似水,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行政机关藏龙卧虎之地,不说其背景家庭,只要活得风生水起之人,有几个是易与之辈。

    想起后世一则笑话,有一小孩,学习不用功,父亲着急,训道:“你要啥都不会,不学无术,长大后能做什么?”小孩振振有词:“当官呗。”

    这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缺乏对中国官吏体制的了解也是重要原因,不要说外人,就是体制内的也常有这样的情况。

    没当领导前,常常抱怨领导谁不会当啊,有嘴有手都会啊,稿子秘书写,赶路司机带,但真要坐上这位置,面上应付就焦头烂额,更不要说干出成绩,活出个性。

    即便胡文胜,刚接触时,他还对胡文胜大谈干部队伍建设不屑一顾,不管胡文胜内心是怎样的想法,但他之后表现出来的忍耐和气度都让他心折,他不认为自己已经具备这样的素质。

    就比如刘永达事件,事后,他没有听到刘永达的欣赏和感激,从一个侧面来说,刘永达这样做,也是对自己的爱护。

    相反,他得到了罗才原隐晦的警示,他一度自怨自艾,但和曲向东接触后,他才发现自己小觑了天下人,曲向东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刘永达,仿佛早忘了这件事似的。

    从财税大楼出来时,他才发现树梢已经绽出新芽,绿色渐渐地铺满大地,不经意间,已经是春归大地的季节了。

    之前,他虽表面上显得谦逊恭谨,但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一双眼睛,孤傲不群,高傲地俯视着芸芸众生,自以为掌控现在和未来,现在想来,自己也只不过比世人痴长了二十年,除此之外,并不比他人高明多少。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真正长了一岁,政治上的历练才真正长阅历和才干。

    风落鱼有些兴奋,她欣长窈窕的身材在县招门厅不住地晃来晃去,惹得路过的人一阵侧目,见到金泽滔,忘乎所以地上前就抓住金泽滔的手:“金所长,有一块好地,走,带你看看去。”

    金泽滔看着天都快暗了,笑说:“不用这么急,就是人约黄昏后,也得先吃填饱肚子吧。”

    风总这才发现自己的情形就象见到丈夫的妻子一样,连忙啐了一声,随着金泽滔去餐厅的路上,把今天的发现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遍,金泽滔对她有点刮目相看。

    风总说的地方是城南的金钱湖,离城不远,此时,金钱湖还没被开发出来,后世这是浜海县城市民的一大休闲去处,但现在的人们还当那里是乡下。

    金钱湖最出名的是桃花,后来浜海市还专门开了个桃花节,桃花盛开的季节,这里赏花踏青的人络绎不绝,车水马龙。有人大代表还提案建议改名为桃花湖,虽然终未成事,但时人还是喜欢把金钱湖唤作桃花湖。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