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我对老李一家有感情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非常官道》已经通过三江推荐,请支持本书的各位大大抽空帮忙去三江频道推荐一下,鞠躬致谢!

    女方的家长中,金泽滔还见到了穿着新衣的岔口村老支书李良才,李明堂也脱了大红门童马甲,殷勤地端水递烟,见到金泽滔更是差点没把腰闪了。

    李良才拉着金泽滔的手,感慨地说:“金主任啊,我家明堂现在改邪归正,成了正经人家,这都要感谢你啊,还有乐水这孩子,还都亏了你,这才圆满收场,不然,这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不说了,都在等会儿的酒中,今晚,我老李得先敬你三杯。”

    李乐水这女孩叫李良才大伯,还没脱五服的侄女,也算是亲的。金泽滔听说喝酒,倒乐了:“行,不醉不归。”李明堂等人也在旁边起哄。

    柳立海差点没笑出声来,金泽滔的意思是让李良才这老棺材板躺着回家,他们还当金泽滔豪气。

    不过提起李明堂,金泽滔倒还真有一件事跟李良才说:“老李啊,关于李明堂还真有件事和你商量。”

    李良才刚刚表扬了李明堂,一听金泽滔这么郑重其事地说话,有点慌了:“哎哟,金主任,要是我家明堂有什么事做得不地道,你告诉我,回家一定打断这死孩子的腿,”

    金主任要对付李明堂,不说他头上金光闪闪的两顶大檐帽,就是跟风落鱼风总哼一声,她还不得乖乖地驱之如狗。

    李明堂在旁边也傻了眼,脸刷地白了,我李明堂想当初在长短街也是一方霸主,可对你老人家我那是比亲爹还亲热,这都要开刷我,我还活个什么劲啊。

    金泽滔一看这对活宝父子的脸色就明白误会了,连忙说:“哎呀,你们都想哪去了,这是好事嘛,前几天风总不是说要到县城开分店吗,我当时想呀,这分店刚开始筹备,得有人看护着,我就推荐明堂这孩子上县城分店当保安部经理,你看是不是好事?”顺着李良才的话头,随即把李明堂降到孩子级别。

    李良才心情就如坐过浪船般一上一下给折腾的,他拍了拍胸口:“老喽,沉不住气了,我这家万事都好,就这孩子让人操心,生怕出什么事情,谢谢金主任的推荐,等会要再多敬三杯,明堂,你这孩子咋怎么不懂事呢,还不谢谢金主任。”

    旁边亲人都纷纷道谢,一起恭喜,海鲜码头酒店现在牛着呢,听说里面部门经理工资都上千,这个李明堂一个小瘪三都要当经理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李明堂结结巴巴谢过,风总此刻走了过来,风情万千地请金主任入席,大家都簇拥着金主任往三楼婚宴主场拥去。

    婚礼很热闹喜庆,海鲜码头酒店对婚宴的一套礼仪流程也越来越象那么回事,金泽滔还被双方家长作为大媒人坐在主桌主位上,两位新人还当众三鞠躬,让金泽滔额头直冒冷汗。

    连忙在二鞠躬后扶起了他们,死活不让他们再鞠躬,连声说,这第三个鞠躬应该对父母长辈行礼。

    王正虎的阿伯还很恼怒地瞪着那对新人说:“金主任能在百忙中赶来参加你们的婚礼,那是大面子了,若不是他,你们能有今天吗,他不是你们父母,那也是恩同再造,都当父母长辈敬着。”

    双方家长也一定要这对新人把礼敬足,其中李良才声音最响亮,金泽滔心中暗骂,我容易吗我,把你那活宝儿子打发县城去领经理工资,你就这样诅咒我啊。

    盛情之下,也只有闭着眼睛再受一礼,心里却念念有词,把这一礼当重新开始,心里方才踏实许多。

    李良才一家人见礼仪都已完毕,开始向金泽滔敬酒,金泽滔在主桌上横刀立马,大声说:“我对老李一家有感情,刚参加工作,就和明堂这孩子有过亲密接触,接着就跟老李帮别人谈了一笔借款,所以今晚我要和老李一家人叙叙旧说说情,不欢不散,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听了,纷纷说好,心里不免对李明堂刚开始就能和金主任搭上亲密关系既羡慕又嫉妒。

    柳立海和在大厅伺候着的风总听了心里都直发笑,金主任越来越坏了,还有感情,还叙旧说情,真有感情,金主任一律是以茶水相敬,你要看他大刀阔斧向人家敬酒,那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李明堂首先打头阵,他心里那是真感激,也对金泽滔口口声声称呼自己明堂这孩子不计较了。

    李明堂勇则勇矣,但可惜也徒呈匹夫之勇,不一刻,就直接趴下了,金泽滔喝了才一斤,眼睛才刚刚发亮。

    李明山第二个上,李良才一家,金泽滔也只觉这孩子最实心,准备放他一马,跟他干了一斤,就说:“明山啊,不是叔不理你,实在你的酒量也不咋的。”

    李明山虽然实心,但也不是没有脾气,让金泽滔这叔一句酒量不咋的直接引爆了,再开一瓶,直接对着瓶吹了一瓶,得意洋洋地想硬气几句,还没说话,嘴里冒泡,直接躺倒。

    金泽滔直摇头,这孩子还是实心,受不得挤兑。李良才傻眼了,这两儿子都放倒了,自己这匹老马不出山不行了。

    就这时候,只见他老伴站了起来,李良才人如其名,象块棺材板,干瘪身材没见几两肉,但他老伴却极象大家闺秀出身,穿着举止都很得体,金泽滔也是头次见面。

    老伴知道自家老头酒量,立马制止了李良才的蠢蠢欲动,高声喊过一个女孩,轮到金泽滔傻眼了:“老李,咱说好的,是吧,我就和你老李一家人有感情,这喝酒可不能请旁人代酒。”

    老伴骄傲地说:“她就是咱家小闺女,一直在县城读书,今天刚回来参加她姐婚礼,女儿还算不算自家人。”

    金泽滔傻傻地点头:“算!”心里还真有些奇怪,这李良才不是在京城有个闺女了吗?

    那女孩也是泼辣性格,说:“我是李家的老幺,金主任不知道也正常。”说罢便开了三瓶酒,自己门前二瓶,金泽滔门前三瓶,金泽滔又傻了:“我咋喝三瓶。”

    女孩指了指地上挺尸的大哥,意思他倒下了,他喝的这瓶酒要算的,金泽滔没有言语,干脆倒了三大杯,连续喝下,大家都鼓掌。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