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挖坑让一家子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本书获三江推荐,请支持本书的各位大大辛苦抽空帮忙去三江频道投票推荐,鞠躬致谢!

    金泽滔至此已经喝下三瓶了,干倒了二人,已经算是战绩辉煌了。

    女孩还很大度地说:“让你先吃口菜。”

    金泽滔傲然拒绝,这喝酒他还要用菜相佐吗?

    女孩也不多话,先开了一瓶,跟金泽滔一样,分三杯,一杯杯看似喝得不快,但也只是多眨几下眼的功夫就喝光了。

    女孩喝酒总是容易引起别人的喝彩,果然整个大堂一片叫好声,好象金泽滔成了反面角色,大家都希望女孩把金泽滔干倒。

    金泽滔也倒了三杯,比女孩喝得稍微快了些,但大厅的喝彩声轻了许多。

    女孩喝了整整一瓶老烧,脸上也不见走色,可见酒量比他两个草包哥哥要强许多,金泽滔挥手止住了那女孩再继续倒酒,不说好男不跟女斗,现在这女孩还是个学生,就不该跟她斗酒,他对李良才说:“我看就罢了吧,你家闺女的豪爽我也见识了,比你那两儿子强。”

    李良才算看出来了,这金泽滔跟他一家子谈感情就没按好心,两儿子都倒了,现在他也喝了小四瓶,估计这量也就差不离了,现在才说罢酒,你咋不早说?

    李良才也算是老江湖了,心眼贼亮,对女儿使了个眼色,说:“金主任真是好酒量,我老李看走眼了,我们一家子和你有感情,小女也是代他哥敬你这当叔的酒,我这做爸爸的也不好拦着是吧。”

    金泽滔笑着问女孩:“还没问你名字呢?你看这酒喝还是不喝,你一言而决。”

    女孩笑盈盈说:“我叫李明珠。我爸都说了,我替哥谢谢金主任,”

    金泽滔很沉痛地说:“真要喝啊?”

    女孩就象高傲的母鸡:“真要喝!”

    “那就喝吧。”金泽滔也不倒酒,学她哥哥一样吹瓶,直着脖子一口气灌了一瓶。

    李良才傻了眼,这都什么酒量啊,是个人会有这种酒量吗?他吭吃吭吃地对女儿说:“女儿啊,你金叔叔接受你的敬酒了,就罢了吧。”

    女孩虽然感觉压力山大,但还是倔强地开瓶喝酒,她能摆上两瓶老烧,也就说明她能喝上两瓶。

    女孩喝完这一瓶,脸有些酡红,金泽滔让服务员撤了酒瓶:“都罢了,到此为止了,老李,我看你年纪也大了,比不得年轻人啊,你一家子的感情就留待下次再表达吧。”

    女孩对这个金叔叔的酒量也佩服得五体投地,五瓶啊五瓶,这在东源也算是破纪录了。

    女孩罢了休,这老李支书可不依了,他要为这三个儿女报仇:“金主任,这可不成啊,都到这份上了,我老李就是喝倒了也得表表这感情。”

    金泽滔还在犹豫着,年轻人喝倒没啥关系,睡一觉爬起来还生龙活虎似的,这老李支书要喝趴了,隔屁了,那这帐算谁的?

    他还是小心地问他闺女:“闺女啊,你爹能喝多少,不会喝出事情吧。”

    女孩性格高傲,但为人挺实诚:“我爸酒量以前挺好,现在不行了,不能过瓶。”

    金泽滔当机立断:“那再开二瓶,我一瓶,你们全家一瓶,谁喝都行。”

    不等老李反悔,就又直着喉咙干了一瓶,这下子,不要说柳立海和风总,就连看热闹都看出来了,这金主任就是个小坏坯嘛,处处用言语挤对着老李一家子,一句话一个坑,老李一家子愣是扑通扑通前赴后继地跳,这都连续跳进三人了,这老李眼看着也要跳了。

    李良才苦着脸三人分了把这瓶酒喝干了,这坑才算填平。六瓶,看热闹的都鼓掌,大家看金泽滔的眼神跟当初柳鑫一样,算是长见识了,偶像哇!

    李沉鱼虽然给发配到县城筹办新酒店去了,可还是三天两头往家里奔,最近他正在学驾驶,准备天天回家探亲。

    李大厨酒散后把县城酒店的筹备情况说了下,程云庆副书记力度很大,还专门和分管土管、工商、卫生的副县长联合召开了个协调会,把引进海鲜码头酒店当作一项重要招商引资项目来抓,要求一路绿灯,各种证照都不用他象跑东源酒店一样差点没跑断气。

    现在地都圈好了,正在出图纸准备找建筑企业做土建。金泽滔对县城酒店没太多的担心,最多在建筑设计上把把关,现在关键是人才,东源酒店有些储备,但还不足应付新酒店的开业。

    金泽滔让李大厨找城西牢骚酒店的老鲶鱼也有了着落,年小鱼对海鲜码头酒店邀请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这倒是件好事,老鲶鱼在县城开饭店也有些年头,让他再找些帮手帮厨的应该不难。

    现在海岛的房地产热,用金达的话来说就跟几年前的大兴安岭火灾一样灼人,价格一路攀升,已经涨到快100万以上了,风总后期筹集的资金也就买了十来亩。

    金泽滔嘱咐待地价涨到250万左右就全抛了,虽然后世有统计平均能涨到五六百万,但金泽滔也不知道这数据准确不准确,但他知道这股热火是什么时候扑灭的。

    时间已经不宽余,海岛这股火很快就会烧到对岸的南水市,现在应该有人盯上了那块热土。还不急,再等月余,到南水再炒一波,这件事就算圆满了。

    王奎良副局长终于圆满完成任务,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了,马文化也要离开了,金泽滔在海鲜码头摆了三桌,全所干部职工,正式临时的全赶来参加。

    马文化酒量还行,喝了一瓶多的时候抱着金泽滔哭得泪涕滂沱,害得金泽滔当夜让风总送干洗了,这还是他刚买的西服,准备在重大节日和重大活动中当礼服正装穿的,结果出师未捷衣先洗了。

    大家把凄凄惨惨的马指导送回寝室,幸好今晚他老婆也在,文元旦副所长提议今晚全所到在新开张的东源舞厅跳舞。

    舞厅大概就是后世各类会议文件中,屡次被明令禁止公款消费却屡禁不止的高档娱乐活动的雏形吧,反正也是大家自己凑钱的,金泽滔也就允了。

    现在社会治安比以前有明显好转,但在营业舞厅这样事故频发的高危地带,金泽滔也有点担心,再加上所里这帮哈喇晚上都喝了不少的酒,更容易引发社会矛盾,当下不再迟疑让人叫柳立海一起来。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