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孔部长家的小孔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一百章了,当为自己浮一大白!本书或有缺陷,不合胃口也请见谅,但我会一直努力将故事讲得精彩些,尽量不令诸君失望。另:求些推荐和收藏吧,这是本书生存的基础,若有空暇,还麻烦诸君到三江频道帮忙点击推荐一下。看书之余还令诸位如此奔忙,唯有敬礼致谢!

    有个警察在边上站岗,安全应该有保障了,但金泽滔还是不太踏实,尽管他不太喜欢跳舞,还是决定自己亲自镇场,在东源还很少有人不开眼在自己头上动土。

    金大所长牛皮哄哄地亲自率队到舞厅跳舞。舞厅刚开张,有些哄闹,年轻人居多,长短街居住的有些年长村民也探头探脑地前来察看西洋戏,见舞池中对对男女青年,张牙舞爪地搂搂抱抱,都蒙了脸羞愧地说道,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年轻人到舞厅图的就是和异性有个光明正大搂抱的机会,这在娱乐活动极度匮乏年代,是多么的刺激肾上腺素分泌。

    金泽滔到舞厅的时候,已经是人满为患,二十多号人连坐的地方都找不齐整,好不容易,有个机灵的代征员趁着人们都陆续下池跳舞,占了个好位置,殷勤地请金所长就座。

    金泽滔刚坐下,舞曲就完了,刚才下去的几个男女青年见金泽滔大刺刺地坐着,其中有个年纪轻的就不爽了,噌地就准备冲上来,旁边有人拉住了他,说:“作死啊,他你都赶冲,想死不要连累哥。”

    那人还想问个清楚,这个拉他的人就躬着腰上来,对着金泽滔象是鞠躬:“金主任,你亲自来跳舞啊。”

    金泽滔一看乐了,跟老李一家子还真有缘分,这不就是老李家的老大,李明山,在这一家子里算是最实心的孩子。

    “明山,长进了呵,都会拽文了,今天有时间在这里逍遥啊,不帮你爸做绣衣了吗?”金泽滔呵呵笑了。

    “这几天有帮工陆续回家准备春耕呢,就暂时歇几天,我就闲着了。”李明山个子高大,身板健硕,站在金泽滔面前就象头大黑熊一样。

    金泽滔挥了挥手让一旁坐下,李明山直着喉咙喊:“小妹,金主任也在呢,你们过来陪金主任坐坐。”

    李明山虽然人高马大,可坐这金主任身边感觉就象坐火山口一样让他不自在,赶紧地牺牲老妹金蝉脱壳,你看,谁说他实心,他也会使计。

    金泽滔摆摆手说:“不用,让大侄女自己玩去吧,陪我们这些老家伙干么?”

    李明山暗骂,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真把自己当长辈啊。李明山又朝天喊:“小妹,不用过来了,金主任让你自己一边玩去。”

    金泽滔还没开口,远处有人骂骂咧咧了:“什么狗屁主任,大花脸耍大刀,耍威风呢。”

    李明山脸色都变了,自己召唤亲妹,居然还有人隔着他打了金主任一拳,他噌地站了起来,舞池另一边走来一群人。

    为首的正是和金泽滔斗过酒的老李的掌上明珠,李明珠。

    金泽滔有时候会坏坏地想,这李良才貌不惊人,才不压众的,生几个儿女倒个个人模人样,就说李明堂,虽说不学无术,可也算风流倜傥,眼前的李明山则身健体壮,哪是李良才那棺材板身材能比拟的,李明珠这小姑娘更不用说了,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性格也豪爽胆大,另外那个大闺女能在京城混得如鱼入水,估计也差不了。

    李明珠穿着一身牛仔套装,英姿勃勃,明眸皓齿的极得同龄人的喜爱,看她身后一大群的少男少女就知道她的向心力。

    柳立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身边的同事也都围了上来,金泽滔低声喝斥:“都坐回去,堂堂财税干部,还跟人家小孩子一般见识啊。”

    李明珠眼睛明珠一样闪亮着:“金主任,刚才是我同学不晓事,你别在意。”

    金泽滔摇头笑:“哪会跟小孩见识,你们玩吧,我也就看看。”

    李明珠还没说话,旁边一少年就怒了:“刚耍过威风,现在又摆上资格了,你不就一个小所长嘛,还装什么大瓣儿蒜。”

    旁边另一个少女有些怯怯地说:“这是金老师,我们都爱听他的课,不是什么大瓣儿蒜,他的课连我们老师都说好。”

    金泽滔对少年税校的授课倒挺下功夫的,每次备课他都绞尽脑汁准备些少年人爱听的话题,在东源中学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编外老师了。

    金泽滔认得这少女是东源中学的学生,还是少年税校的少年护旗手,平时看起来就比较害羞胆小,好象叫屈小曲,这名字起得挺随意的,估计他爸是个懒人。

    那少年不屑地说:“你是少年税校的,当然帮他说话,我爸都说了,少年税校就是不务正业,学生不象学生,老师不象老师。”

    金泽滔和蔼地问:“这位同学,你贵姓啊?”

    少年傲然说:“我姓孔,孔雀的孔。”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原来是孔部长的公子,失敬,玩好啊,明珠啊,这是你同学?”孔部长就是原组织部长,现任宣传部长,孔敏辉。

    少年就象开屏的孔雀一样,傲视全场,李明珠对他也有点无奈,只好歉然说:“嗯,是我同学,今天来东源玩,就约了几个以前同学一起来跳舞。”

    金泽滔挥手说:“去吧,去吧,好好陪同学,大老远的从县城来,不能让别人说东源人不好客。”

    回去的时候,少年却象得胜归朝的大将军一样,腆肚仰腰,威风凛凛,金泽滔摇摇头,一副爱耍酷的少年心性。

    走在最后的屈小曲犹犹豫豫地又折了回来,细声细气地说:“金老师,我跟那孔雀的孔的同学不认识,我们少年税校的同学都很喜欢你。”

    金泽滔笑了:“屈同学,我知道你和小孔雀没啥关系,既然来了,就好好玩,以后不要再来这种场合,不适合你。”

    李明山在刚才混乱中也不知溜哪去了,柳立海聊起了两村村械那件案子,这案子县刑警队接手了,事实已经清楚,但最后以故意伤害罪还是以杀人罪起诉还没有定论,金泽滔想这时候应该还没有非法持枪这个罪名,但不管怎样,这事情也就结束了。

    舞厅的灯光渐渐地暗了下来,喧闹的人们也安静地四处寻找舞伴,金泽滔对柳立海说:“以后,对这类的营业性场所要加强监管,安全、消防等隐患很多,出了事那都是弥天大祸,不可掉以轻心。”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