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柳大麻子求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又来求推荐求收藏,诸君多谅解,数据太低,本书连生存的空间都没了,此外有空还请帮忙往三江频道点击一下本书的推荐,能多少就多少,尽尽心力吧,一躬到地,谢!

    罗才原书记作为当事人,也坚决要求早点结案,稳定民心。他暗示柳立海和金泽滔亲自参加当事男女双方的婚礼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而且效果很好,婚礼后,两村风平浪静,似乎一切又回归正常。

    重新去挖这件事实已经基本清晰的村械事件,对于浜海县和东源镇都没好处,但公安局就借口另有隐情,幕后有操纵为由,重新调查此案,让事情复杂化。

    曲向东脑子有点乱,他主动联系东源镇,当然也有自己的政治考量,尽管因为绣服产业化令东源在去年工业经济跨了一个台阶,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实际上滨海上下并不看好东源,东源的历史和传统表明,东源从来没有真正安分过,也没安静过。

    但金泽滔引导他察看了东源滩涂,对滩涂养殖海鲜前景的描绘让他心动,而且东源提出的政府企业合作开发,财政积极向上级争取资金支持,让他看到了东源滩涂改造开发养殖海鲜并非画饼充饥。

    他知道金泽滔小节上或许微有瑕疵,但大事上绝不糊涂,更不会在这种事上对自己动心眼,更何况,以金泽滔现在的财税所长的层次,自己有必要担心吗?

    曲向东还在思虑万千的时候,县委办却打来电话,临时召开常委会,处置公安局驻东源镇专案组遇阻**。

    常委会结束得很快,金泽滔看了下手表,没过半个小时,实行常委联系乡镇制度后,县委县政府工作效率明显提高,曲向东作为联系常委,全权处置专案组遇阻事件。

    以前实行集体商量、集体决策、集体负责制度,处理乡镇突发事件还没有这方面的棘手和压力,但此刻,曲向东感觉压力骤然增大。

    金泽滔却说:“曲部长,县委对公安局派驻东源工作组事件是什么态度?”他主要是问县委王如乔书记对此事的看法。

    “王书记很恼火,此前,他并没有得到这方面情况的汇报,公安局的解释是正常工作,没有推翻县委县政府关于谨慎处置群体械斗的决定,调查核实在他案发现的线索,这是公安办案的常态,不值得大惊小怪。”曲向东语气明显不善。

    金泽滔说:“好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大虫都追到脚后跟,公安局还是不慌不忙,这应该是说他们胸有成竹,还是对老百姓的诉求置若罔闻,发生群体案件,不能一味地找对方的痛脚,还要反省一下自身,公安机关更应如此,在农村地区,党群干群关系紧张,执法不公是主因。”

    曲向东端详了金泽滔好一会儿,直看得金泽滔有点发毛,曲部长才微微露出笑容:“不错,政治上开始逐步成熟,罗书记也跟我汇报过,在两村械斗事件中,你处置得体,果断有力,值得表扬,今天你反应的情况也说明你开始学会思考问题,分析问题,有坚定的政治立场和敏锐的政治嗅觉,不错。”

    金泽滔心中嘀咕,才开始学会思考问题?好象我从来不长脑袋似的,不就是没有配合你们组织部工作,谁让胡文胜还横插一脚,任谁都会误会,老太婆缠脚纱,都多少时间过去了,还在罗嗦呢!

    当然表面上他还得感谢曲部长的鞭策:“这都是曲部长教导有方,其实我觉得呢,这事情,曲部长可以不用多理会,东源不是流脓长蛆了吗?那就让公安使劲地挖吧,柳鑫不行,就换个人。”

    曲部长眼睛闪着寒光:“就怕挖肉补疮,顾此失彼。”

    金泽滔呵呵笑说:“谁知道这疮长在哪家的屁股上。”

    出来前,金泽滔随口提了句南巡讲话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如火如荼地学习,浜海好象还没大动作,也该是掀起滨海第三次解决思想的时候了,这还是曲部长和金泽滔吃饭时说到东源拆茅坑建酒店时说的话,曲部长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曲部长连夜带队赴东源处置专案组事件,金泽滔却安然在浜海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柳鑫的大麻花脸就笑嘻嘻地出现在金泽滔的床头。

    专案组在曲部长的工作组进驻后就地解散,由县公安局另选他人组成专案组继续调查,曲部长强调了一下办案纪律后也在第二天跟随柳鑫他们回来了。

    柳鑫并没有因为专案组解散而沮丧,相反有点兴高采烈,幸灾乐祸的样子,金泽滔之前的敲打和提醒让他很快下决心及早撤退,也避免了同当地群众关系的进一步恶化,顺利地从专案组的套中解脱了。

    曲部长对他当时果断撤离表示赞赏和肯定,态度和以前截然不同,这让柳鑫莫名地兴奋起来。

    柳鑫抱怨说牢骚饭店因为老鲶鱼跳槽海鲜码头也关门了,他连个请兄弟喝酒的地方都没了,金泽滔说,很快风总就会登陆浜海,你柳大局长有口福了。

    柳鑫麻坑都快滴血了:“盼着呢,我们全家都盼着呢,金钱湖我还去逛过呢,真是个好地方,风总眼光不错。”

    金泽滔奇怪了:“你盼风总来,我深刻理解,嫂子盼她来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难道你的心思让嫂子瞧破了?”

    柳鑫大怒:“你这龌龊脑袋整天都琢磨什么呢,你柳哥是这样的人吗?我柳鑫对风总那是尊重和钦佩,这才多少时间分店都开县城了。”

    金泽滔声音矮了许多:“可也用不着嫂子盼她来呀,你一个人盼就够了。”

    柳鑫叹息:“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嫂子你也见过,她在县机械总厂上班,当时求爷爷告奶奶才给她办了个合同工,在厂里职工食堂上班,上千人吃饭,你嫂子硬是从一个洗碗工干到食堂堂长,最近厂里效益不好,食堂准备外包,承包方也答应安置非正式职工,但你知道,这一脚踢承包出去的人员,出去还要从头干,工资不说,这人就低人一等了。”

    “真是对不起,误会你了,你跟风总不陌生啊,怎么开不了这个口啊?”金泽滔有点惭愧,自己枉作小人,还以为柳鑫念念不忘海鲜码头,是意在风总,却原来是想给自己老婆谋条后路,柳鑫的老婆叫朱小敏,很干练精明的一个女人,金泽滔还以为在银行之类的单位上班。

    柳鑫干笑:“嘿嘿,求别人还真开不了这个口,不是跟兄弟你熟吗?就厚脸求你这来了,我知道兄弟你有办法,也有面子。”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