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不当你领导就见外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照惯例,看书前要念叨几句,今天不求推荐不求收藏,就表示感谢,这一周三江推荐后,数据自比自,窃喜,人比人,暗泣。不管怎样,谢谢啦!

    金泽滔心中的石头放下大半,曲向东手指扣着办公桌,闭目沉思,有点神游天外,金泽滔也不敢打扰,静静地等候领导发话,过了一会,曲向东说:“财税局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了?”

    金泽滔嗯了一声,也没有细说,这种事不是他能置喙的,曲向东微微叹息一声,咕哝了一句,说的是西州话,有点含糊不清,金泽滔也就听了个大概,大意是随他去吧。

    金泽滔不知道怎么接话,曲向东倒很快恢复平静:“工作还是要先做着,可以以你们东源镇的名义申请,政府更能代表农民。”

    金泽滔说:“曲部长说的对,我们也是这样的意思。我们先趟趟水,如果水深,还请曲部长援手。”

    曲部长欣然应答:“现在我联系着东源镇,东源的事我责无旁贷。”

    金泽滔打蛇随棍上:“产业办在京城的东源秀雅市场前期拆迁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近期可能要举办一个奠基仪式,作为联系领导,想邀请您亲自参加。”

    曲部长沉吟了片刻,说:“浜海企业在京城办市场,这是个创举,也是我们在京城的一张名片,就我个人来说,很乐意参加,但这事还得请示下王书记,另外还得看时间,到时候再看看吧。”

    金泽滔告别了曲部长,正准备推门出去,曲部长忽然说:“温书记任命已经宣布,担任永州地委副书记,前几天温书记还提起过你,对你印象比较深刻。”

    温书记终于还是来了,春节期间,曲部长就说过温书记要到任州任职,都快半年了,还以为事情起了变化,在自己快要淡忘此事时,任命却悄然下达。

    他回过头来,开心地说:“温书记来永州任职,那太好了,有机会一定聆听温书记的教诲。”

    未来的省委书记来永州任职,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尽管东源第一次谋面时,有过误会,但随着和曲部长的关系和感情不断升温,自己离温书记也越来越近。

    曲部长点点头:“温书记分管农业,他对东源的印象很好,如果东源滩涂开发改造工作有所突破,相信温书记一定乐意再一次去东源看看。”

    金泽滔不觉挺直了身体:“曲部长,不管温书记来不来东源,有一点,我先表个态,东源的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一定会在年内有所突破,绝不给曲部长丢脸,请领导放心!”

    曲部长笑了,这还是今天金泽滔看到他第一回露出笑容。

    金泽滔出来后,打了个传呼给柳鑫,柳鑫这段时间基本闲置,朱小敏办了离职手续就直接在海鲜码头酒店帮忙筹建前期工作,比在机械总厂更要忙碌,柳鑫请了个长假,当起了家庭主男。

    柳鑫在电话里乐呵呵地说:“泽滔,又向领导汇报来了?要不要跟哥饮几杯?”

    金泽滔也笑:“就你这酒量,拉倒吧,跟你喝酒,要量没量,要品没品,跟小叶子喝酒,还能听她叫声叔。”

    柳鑫见识金泽滔酒量后,再不敢跟金泽滔正面交锋,但他嘴巴油滑,老在背后挑起群众斗群众,自己隔岸观火,为众酒友所痛恨。

    柳鑫深受打击,大怒:“小叶子是祖国花朵,一不到喝酒年龄,二不做陪酒女郎,这是你做叔说的话吗?”

    金泽滔只好认罪:“是,我有错,我有罪,我请嫂子喝酒好不?至少嫂子那张粉脸比你这大麻脸能下酒。”说完就把话筒远远地提起。

    果然柳鑫暴跳如雷,种种东源方言咒骂声脱口而出。

    金泽滔又认错:“我有错,我有罪,不该调戏嫂子!”

    柳鑫已经口焦舌燥,没口水再骂了:“我算明白了,你小子不是调戏你嫂子,你是在调戏你哥。”

    金泽滔差点没吐出来,赶紧说正经事:“打死我也不敢调戏柳哥,有一桩事,你得在心点。”

    柳鑫也收了嘻笑怒骂:“是东源专案组的事情?”

    金泽滔凝重说:“东源的事你既然已经脱身了,就不趟这浑水了,我让你关注下舞厅打架那个刺头青年,至少要保证他的安全。”

    柳鑫说:“我马上让拘留所的同志注意一下。”

    金泽滔打完电话,已经大中午,正要去饭厅吃碗面条,迎头撞上丁万钧,连忙招呼:“丁书记来吃饭?”

    丁万钧个子不高,站金泽滔面前,还真矮了个头,但他人前从不仰头,只是平视着金泽滔说:“泽滔啊,来县城出差?也不见你来城关镇看我,是不是不当你领导就见外了?”

    丁万钧说话不带笑,但话里透着几份亲热,这在丁万钧来说,已经很难得。

    金泽滔一脸惭愧:“丁局长再这样说,我都无地自容了,没有向老领导报到是我的过错。”金泽滔也没找工作忙之类的借口,直截了当地认错。

    丁万钧有些刻板的脸露出一丝微笑,他很欣赏金泽滔这一点,领导面前从不藏头亢脑,躲躲闪闪,这一点在当然有些浮躁的政治环境里,犹为珍贵。

    他拍着金泽滔的手说:“一个人吃饭吧,不用张罗了,我正好有客人,一起来吧。”

    金泽滔也不客气,随着丁万钧进了包厢,包厢人不多,连上金泽滔也就五个,菜很精致,酒也就开一瓶,是高度的洋河大曲,洋河酒入口糯甜,落口绵软,其实金泽滔并不喜欢这种浓香型的酒。

    丁万钧坐主位,金泽滔年纪最轻,忝陪末座,丁万钧举杯开箸,大家都干了一杯,然后丁万钧介绍说:“这年轻人是东源财税所所长,金泽滔,很有干劲的一个干部,财税岗位工作责任制体系就是他一手编写的。”

    金泽滔连声谦虚,坐于丁万钧右席主宾位的中年人笑说:“现在全县各单位部门都在推行岗位责任制,县委还准备实行单位工作责任制考核,准备将考核结果与奖金挂钩。丁局长,你牵头的岗位责任制功德无量啊。”中年人口音有点古怪。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