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憨货的爱情故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零八章憨货的爱情故事

    ps:一周又要结束,回顾本书,也已有不少字数,回望来路,这一字一句也算是一步一个脚印,只是这脚印是深是浅就全在诸位读者大大的手上,躬求推荐收藏评价打赏,我尽心,你尽力,多谢诸位捧场!

    只是参加宣讲团,既没自由,也费时间,他犹豫了一下说:“张书记,首先感谢领导的信任,这是个光荣而艰巨的政治任务,我愿意接受组织的考验,但你也知道,参加宣读团,时间上可能跟财税所及产业办工作有冲突,再说现在东源滩涂开发改造项目也正在进行中,我还参与前期工作。”

    张军笑说:“宣讲团既有党校的专家老师,也有我们各行各业的领导骨干,所以不必担心你每场都会上台,部里领导也会根据具体情况安排,如果和工作有冲突,可以提前和团长沟通。”

    金泽滔只有痛并快乐地接受这项政治任务,回来的路上脑子里已急剧地思考着如何把南巡讲话讲精讲透,刚进县招,只觉身子一顿,好象撞着了人,仔细一看,却见周连正嘿嘿朝自己笑。

    金泽滔已经好几个月没见着他了,看他气色尚可,估计日子也还滋润,问:“都躲哪去了?也不见来东源?”

    周连正有些羞愧:“哪也没去,就在医院上班。”

    金泽滔摇头不语,他让周连正请假躲避一段时间,也是希望能挽回他和刘诗诗那段感情,但人生不是一路到底,总有各种路口和选择,当你选择此路,那么彼路就会不通,当你以为自己选择正确时,其实你选择的可能恰恰就是一条荆棘塞途的苦路,山路,甚至断头路。

    金泽滔虽然不知道周连正选择刘诗诗是不是康庄大道,但知道他现在选择的是一条没有希望的崎岖山路。

    周连正后世感情和家庭生活一直磕磕碰碰,也许这正是上天的公平,有缺才有盈,家庭不和,但他的事业却蒸蒸日上,一帆风顺。

    金泽滔不知道如果劝说,周连正也不知道如何诉说,两人就默默地相对无言,最后还是周连正黯然说:“泽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诗诗,我无颜面对,只有拜托你向她致歉。”

    金泽滔说:“感情的事情,无所谓谁对不起谁,没有缘分也走不一起,既然放手了,就好好珍惜眼前人。”

    周连正见金泽滔不再冷淡,也渐渐地高兴起来,其实金泽滔也知道,周连正和刘诗诗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传统和浪漫,平淡和激情就象两条平行线,可以互相欣赏,但永不会溅出火花。

    硬要把两人凑在一起,也未必就是件好事,以刘诗诗宁折不弯的性格,及早抽身,那就是大幸。

    两人同窗数年,感情一直都很好,自然也不会为了外人伤了和气,晚上金泽滔还叫了李沉鱼和李明堂两人一起吃饭。

    才没过几天,李沉鱼脸色就比上次白皙不少,对朱小敏更是赞不绝口,里里外外一把手,令他轻松不少,让风落鱼带一段时间,管理酒店很快就能上手。

    倒是平日见到金泽滔总是忙不迭献殷勤的李明堂却郁郁寡欢,让金泽滔很是惊奇,李沉鱼在边上挤眉弄眼,让金泽滔更是不解。

    不一会,李明堂的传呼机就哔哔地叫,神情一下子飞舞起来,招呼也不打就出去回电话了,回来又恢复了常态,嘻嘻哈哈地给金主任敬酒。

    一瓶酒喝完,外面进来两人,正是李明堂的妹妹李明珠,另一个是她同学,让小孔雀一路追到东源舞厅的那个女孩。

    金泽滔看了李明堂一眼,脸色渐渐地沉了下来,李明珠拉着同学坐了下来,大方地倒酒举杯,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敬金主任、李经理还有这位大哥一杯酒,你们随意。”那女孩在旁边小心地倒了半杯酒陪着。

    金泽滔却说:“你们还是学生,晚上还自修吧,能喝酒吗?”

    李明珠眼珠转了一下:“都是我哥的朋友嘛,朋友见面有好酒。”

    金泽滔能说不是李明堂的朋友吗?只好郁郁地喝下。

    李明堂殷勤地给那女孩铺碗筷,递毛巾,金泽滔只好当起哥哥的角色给李明珠摆好餐具,李明珠也不恼她哥哥,甜甜地笑着道谢。

    金泽滔指着满桌的菜:“学校伙食不太好,多吃点,快高考了,营养要跟上,李明堂,现在你在县城上班,有空也要关心一下你妹,不要总顾着自己快活。”

    李明珠低着头吃菜,眼睛却突然有些发红。

    李明堂大大咧咧地说:“明珠我虽然叫着妹,家里都是她照顾我的,我哪会照顾人。”嘴里这样说着,却不住地往那女孩碗碟里夹菜。

    金泽滔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又扫了那女孩一眼,把他夹得最勤的那盆肉全端李明珠面前,说:“明珠,多吃点,哥不象哥,妹不象妹。”

    那女孩脸就刷地红了,李明珠啃着肉,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地往下滴。

    李明堂也慌了,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小妹,我不是有心的。”

    金泽滔啪地用巴掌在李明堂的头上打了一下,低骂了一句:“混帐东西,白长这么大个儿,怎么当哥的。”

    李明珠却伸手拦住金泽滔,站起的时候早擦干了泪水。脸上笑靥如花:“金主任,你别怪我哥,他就这样没心没肺的,哪会照顾别人,不跟他计较。”

    李明堂嚷嚷道:“你看,你看,我妹自己都这么说,这可不能怪我。”

    金泽滔算是想明白了,李良才这老棺材为什么把两女儿一个打发到京城,一个打发到浜海念书,两憨货儿子却宝贝一样藏身边护着,他就一个重男轻女的封建老古董。

    金泽滔无奈地摇头:“不计较了,跟你这二哥计较我肚子痛。”

    出来的时候,李明堂和那女孩唧唧咕咕地落在后面,金泽滔问李明珠:“你咋把这两活宝凑一块儿,不怕那小孔雀找麻烦?”

    李明珠低着头:“小孔雀一天换个目标,就图新鲜,哪会死盯着一个人,再说,她胆子小,不敢跟他好。我哥见过她一面,就整天死求我带她出来一起玩。”

    金泽滔看了后面一眼,摇头:“你爸有病,你也有病,这事都能宠着他。”

    李明珠笑说:“金主任关照,我哥也算有个体面工作,他也老大不小了,我同学读书不太好,但还算贤惠的,跟我哥倒能合得来。”

    金泽滔差点没把眼珠瞪出来:“你自己都还没成年,居然给你哥都拉上媒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