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四二八事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强推了,走过路过的诸君都进来坐坐,有好酒相待,但不知本书合不合你胃口,如果说好,请你帮忙推荐收藏,如果不好,则我当继续努力,多谢光临!

    李明珠吃吃低笑:“我哥是个憨货,得及早有人管着他,他有工作有媳妇,就能安定下来,不再从前一样到处惹事生非。”

    金泽滔伸手摸了摸李明珠的头:“难为你小小年纪就知道为家里人着想了。”

    李明珠却仿佛挺享受金泽滔的抚摸,有点快乐地哼哼:“你比我哥还小几岁,他还得管你叫叔呢。”

    金泽滔失笑:“他都管我叫叔,难道你还敢叫我哥啊。”

    李明珠就象只快乐的小鹿远远地跑在前面,一边还咯咯地笑:“我就管你叫哥!”

    金泽滔回县招的时候,看见邱海清木头一样在大堂立着,象是在等人,金泽滔打了声招呼:“邱营长等人啊?”

    邱海清盯着他:“我等你。”

    金泽滔吓了一跳:“有事你中午就该告诉我,怎么在这里等着,到我房间坐坐。”

    邱海清面无表情:“不用,我就问你个事,我堂弟到底有没有在岔口村和田坑村两村械斗里参与持枪伤人案,村里人都知道,这场械斗是你制止的,现场你应该清楚。”

    金泽滔盯着邱海清的眼睛:“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堂弟有没有在械斗队伍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制服凶犯时没有你堂弟在现场的确凿证据。”

    当时枪声响时,金泽滔立即让柳立海前去制止凶犯,旁边那么多目击证人,没有让凶犯同伙脱逃的可能,邱海清啪地庄重地敬了个军礼:“谢谢金主任实言相告。”一个标准的向后转就准备离开。

    金泽滔却拦住了他:“邱营长,柳鑫副局长率领的专案组曾经做过现场所有目击者的笔录,包括我,包括现场制服凶犯的当地派出所长,没有发现你堂弟在现场的证词。”

    邱海清又要敬礼,金泽滔说:“你是个现役军人,我知道农村兵提干不易,能象你这样年纪轻轻就做到副营职犹为难得,你堂弟那里我已让公安局柳鑫副局长关照,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所以,你千万不要冲动,天下没什么难事不能解决的。”

    邱海清很感动,金泽滔他只见过一面,除了自我介绍连多余的话都没跟他说过一句,就悄悄地为他做了这么多事。

    其实他还不知道在跟他见面前,他就已经关照柳鑫注意他堂弟的安全。

    邱海清有点嘴拙,不会说太感人的话,又想敬礼,金泽滔笑着说:“邱营长,感谢的话就不说了,都是东源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觉得这事,你一方面通过蒋部长做公安的工作,另一方面,你在部队有没有说得上话的首长,如果可能,从上面打招呼,应该比下面管用。”

    邱海清十九岁参军,一直受部队大熔炉熏陶,习惯直来直去,有一说一,很少有金泽滔这么丰富的感情交流,又是仗义帮忙,又是出主意,更是一句都是东源一家人,把他这两天冰凉的心感动得热乎乎的。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金主任,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会理智处理此事,不会冲动的。”

    金泽滔一直送他到大街,才挥手告别。

    金泽滔转身的时候暗叹一声,他总不能跟他说,其实遇到这种小老百姓实在无奈的事,只有发动群众斗地主才有可能受领导重视。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他年纪轻轻就被提拔为副营职,背后会有说得上话的部队首长,也许这是能让他堂弟囫囵出监的唯一办法。

    金泽滔回东源的时候,感觉镇委大院气氛极其压抑,他简单汇报了那篇文章的事情,罗才原有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此时,金泽滔发现大院外不断有村民前来探头探脑地打听着什么。

    公安局专案组就在大院驻扎,柳鑫上次没抓着的那个所谓的同伙也被关押在旁边的派出所的临时监置留室里。

    金泽滔回财税所的时候,从窗口看出,镇委大院外越来越多的人汇聚起来,他连忙打电话给罗才原,幸好罗书记还在办公室里:“罗书记,外面人越聚越多,再不采取措施,我担心,村民会冲击派出所。”

    罗才原吃了一惊,然后听见他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金泽滔一边注视着窗外的情景,一边拨打派出所的电话,但没人接听。

    不一会儿,就看到罗才原、汤军贤及罗立茂等人出了大院门口,分头劝说村民离去。后面又跟出几个穿警服的专案组成员,然后就听到争吵怒骂声。

    金泽滔赶紧让干部看好财税所,自己率着胡祖平和文元旦直奔镇委大院门口。

    罗才原狼狈地被一个老大爷拉扯着说话,罗军贤则被两个村妇抱着两只胳膊一动也不敢动,刘凯旋笔挺的西装不知被谁抓得象块抹布,上面还大团大团的都是黄糊糊的不知泥巴还是什么,罗立茂更滑稽,本来还算整齐如篱笆的一圈头发都竖了起来,象只拔了毛的公鸡。

    至于几个穿警服的不知被谁围着,又是骂又是叫的。

    金泽滔赶紧先解救出罗书记,那老大爷倒是认识金泽滔,放了罗才原,又扯住金泽滔,金泽滔说:“你要还攥着我不放,那小伙子的事我就不管了。”

    大爷赶紧放了金泽滔,说:“金主任,公安派出所就听你的,你得说话。”

    金泽滔拉过罗才原说:“罗书记,得先放了那小伙子,事实已经很清楚,他最多出现在舞厅,跟村械的事根本搭不上边,再说,那晚他也没参与舞厅的争斗。”

    罗才原见现场越来越混乱,也有点慌了,连忙叫过一个专案组成员说:“赶紧先把那小伙子给放了,场面已经有点失控,告诉你们组长,如果再不放人,所有后果由你们专案组将负责。”

    那年轻人急急忙忙跑回大院,还没等到专案组的回话,旁边有人在叫了:“人抢出来了,都撤!”

    然后听到派出所里传出乒乒乓乓的打砸声,更多的人都拥向派出所,罗才原等人都站镇大院门口发呆。

    汤军贤拔腿就想往派出所跑,金泽滔拉住了他:“算了,人都抢了,让公安他们自己处理吧。”

    当夜,浜海下来几辆大卡车,还有一溜一路呼啸着过来的警车,县公安局出动了武警,派出所所有办公室的门窗全被砸了个稀烂,这就是惊动浜海乃至永州的四二八事件。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