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儿童节,宜婚嫁,大吉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差点忘更新了,强推已经过半时间了,大约推荐收藏过万有点难度了,有票未收藏的请高抬贵手,轻点尊指,谢谢!

    罗立茂还兼着东源中学及少年税校校长的职务,今天领着屈小曲找金泽滔是为少年税校征文比赛事情来的。

    金泽滔按了按两额,说:“来吧,到我办公室谈。”

    征文比赛是以少年税校的名义在全区中小学生中公开征集的,主题为《我和税收有话说》,分小学组和中学组,要评出一二三等奖。

    各奖次也不发什么奖品,直接给奖金,分别奖励800元、500元、300元,鼓励奖也有100元,最后还要在中小学生中各选出一名特等奖,重奖1500元,还要视文章质量推荐到省报以上报刊发表。

    这个征文不要说在东源,就是在浜海教育系统都引起轰动,征文办公室陆续收到全县中小学生不少征文,让负责征文的罗立茂头都大了,金泽滔也只好让他把奖状上东源征文比赛改成浜海,金泽滔虽然不在乎几个奖金,但征文数量却直线上升,征文筛选评比工作量及总结表彰的规模都要大上好几圈。

    金泽滔到财税所办公室坐定后,尹小香听到声音赶了过来,尹小香自担任绣服税收专管员后,也是忙得脚不点地,金泽滔来过所长办公室几次,也没碰到过她。

    虽然人没碰到,但办公室和卧室还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尹小香给罗主任和屈小曲倒了水就准备出去,金泽滔忽然对尹小香说:“小香,这两天绣服户有没有什么反响?”

    尹小香疑惑地说:“没什么啊,个别唧唧歪歪说闲话的,训一顿也就乖乖缴了。”

    金泽滔也奇怪了:“东源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出这么大的事,就没点牢骚怪话什么的?”

    尹小香捂着嘴吃吃笑:“有是有的,但我说了,有什么屁话就直接跟金所长说去,就没人吱声了。”尹小香以前说话还斯文,这些天跟绣服户天天打交道,屁话也敢在领导面前大咧咧说了。

    金泽滔脸都绿了:“香话你都自己吃,屁话就让所长来闻。”

    尹小香也不惧金泽滔的恼怒,还是吃吃地笑着掩门走了。

    不一刻,胡祖平副所长、张晚晴还有东源中学一个语文组长也进了金泽滔的办公室,大家都恭恭敬敬地喊了声金所长,然后在会客室坐下。

    金泽滔也不客套,说:“征文比赛截止时间到了,也该告一段落,刚才我大致浏览了一下屈小曲同学的征文目录,数量不少,大家要花点时间去整理筛选,我分个工,屈小曲同学高三了,集中精力复习迎考吧,还二个月不到就要高考了,不用再分心征文的事了。”屈小曲还是少年税校征文办公室的联系人。

    金泽滔顿了一下,看屈小曲同学神情有些委屈,安慰了几句,又说:“张晚晴老师原来负责征集组,这事你还得负起责来,初步筛选你让办公室的同志一起帮忙。语文组集中精兵强将尽快参与评比,罗立茂校长你亲自把关。”大家都点点头,这都是以前明确的分工。

    金泽滔又对胡祖平说:“胡所长,你就做好后勤服务工作,出钱出力的事就是你的了,表彰总结会放东源中学举办,我看就这两星期,把这事了了吧,还有,对在征文工作中付出劳动的同学和老师们,我们财税所也不能吝啬,该给的报酬要给,该安排的饭也要吃,不能让同学老师们白辛苦。”

    大家都鼓掌叫好,金泽滔大方是出了名的,工作要求很严格,但福利待遇从来不让人失望。

    送走几位老师,罗立茂却拉着金泽滔咬起了耳朵:“老娘翻了皇历,说是准备六一完婚,宜婚嫁,大吉。”

    金泽滔差点没摔倒:“还没听说有谁巴巴地找儿童节结婚的,祖国花朵还不跟你急?!”

    罗立茂也苦拉着张猪腰脸:“你知道我老娘,驴一样的脾气,拉着不走,打着我又不敢。”

    金泽滔冷笑:“老娘是头驴,你还能长成一匹马吗?”

    罗立茂脸都变了:“哥,我错了,老娘不是驴,我是驴。”罗立茂很后悔带金泽滔进家门认识自己老娘,现在他说话都不说你老娘,仿佛这老娘都成共用的了。

    他现在在家庭中地位很低,金泽滔不用说了,只要他一出现老娘面前,自己无形中就矮一个头,老娘教训自己会口口声声说不懂问你哥去,咋生了你个蠢儿子,日子好过了,老娘的脾气也见涨。

    这个哥就是眼前横眉竖眼的金泽滔,至于刘美丽,罗立茂更不敢在老娘面前争宠,这也认了,可凭什么自己年长他一个巴掌,还要管他喊哥,这不当儿子是儿子嘛!

    当然,所有这些,他都只敢闷肚子里发发牢骚,绝对不敢说出口,他要敢反抗了,就等着唾面自干,不喷你一脸的唾沫绝不收口。

    他不住地眨巴着小眼睛,小心地察颜观色,有时候他觉得这哥可比罗书记难侍候多了。

    金泽滔一见他转小眼珠,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毫不犹豫地在棺材盖上打上最后一枚钉:“儿童节结婚好啊,老娘还很赶潮流嘛,你们在老娘眼里,就是对儿童,儿童在儿童节结婚挺应景的,而且听说儿童节结婚生儿童比其他日子概率要高很多,老娘选儿童节作为你们的大婚日子,寓意深远,意义非凡,你要好好领会,深入贯彻。”

    罗立茂心中哭泣,但也只能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还意义非凡,深入贯彻,非凡你个头,贯彻你个脚,他一边腹诽一边踉踉跄跄地离开财税所这个伤心地。

    金泽滔差点没笑破肚皮,但还是认认真真地给风落鱼打了个电话,让她好好给操办儿童节大婚。

    风落鱼最近走路都象驾雾腾云似的轻飘飘,她不敢向金泽滔打听,但她借口借贷资金到账了,需要汇兑到海岛,经常和刘诗诗通电话。

    从刘诗诗那里知道海岛投资已经大获成功,不知道翻了几个跟斗,这钱就象流水一样哗啦啦往自家口袋里涌。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