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财税局长那就是驴粪蛋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ps:终于有书友提了意见和建议,我也从善如流,改了简介。今天多了张评价票,前面四张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告爷爷求奶奶托朋友投的,算不得真,严格起来,这应该是第一张,泪奔啊,郑重感谢一下投了本书第一评价票的冰梦友缘!

    风总好不容易让刘诗诗打击了笑点止住了笑,这一听两儿童办家家,想想顶着大理石一样的头顶心的儿童罗立茂,又忍不住拍案大笑。

    刘诗诗待风总开心过了,才吱吱唔唔地问:“风姐,最近周连正没来过东源吧?”

    风总奇怪地问道:“他明知道你去海岛了,还来东源干啥?”

    刘诗诗声音有些低沉:“我没告诉他来海岛。”

    风总这才感到事情大了:“那有没有人告诉他你去海岛了?他没联系过你?”

    刘诗诗鼻子有点哭腔:“没有啊,都快半年了。”

    风总安慰说:“那我问问金主任,你别着急哦,或者是工作忙,或者是生活忙,但一定还活着,你瞧,你一急我也急,都说什么呢,他要不活着,金主任也会知道的。”风落鱼越描越黑,越说越玄乎。

    刘诗诗也安慰自己:“嗯,一定不会出事的,真要人没了,金主任不会不知道的。”小姑娘还单纯地以为周连正出什么意外了,压根就没想过周大夫早已移情别恋了。

    风总最后拍胸脯保证马上打听消息才让刘诗诗高高兴兴挂了电话,作为过来人,又开了大半年的酒店,对男人她不能说了如指掌,也知道这社会男男女女就是这么回事,暗叹一声,傻姑娘啊,你的周大夫什么事也没出,估计跟什么人飞了。

    不过想想又替周大夫不值,你说这么个金娃娃不抱,去找哪路的神仙姐姐呢?

    在罗立茂和尹小香都疯传着要办喜事的时候,金泽滔已坐在胡文胜局长办公室里。

    胡文胜热情地拉着金泽滔并排坐沙发上,亲自倒水让烟,让办公室主任站一旁成了看客。

    金泽滔认真地汇报了财税所最近抓收入,抓队伍,抓征管的工作,独独好象忘了滩涂开发改造项目申报工作。

    胡文胜有点心不在焉地嗯嗯表示自己在认真倾听,心神却已游荡于天外,胡文胜能坐在财税局长的位置上,曲向东出了大力,但并非是唯一的,是多方妥协的结果,而自己正好适逢其会。

    从教育局长调任到财税局长似乎受到了重用,其实不然,穷庙方丈难当家,自己当财税局长半年来,几乎不敢在办公室里坐着,要钱的,逼债的,乡镇部委办局还好对付,县里领导你怎么绕也绕不过去。

    全县去年财政收入才超历史的完成过亿元,但可用财力不到8000万元,分摊到每月平均才700万元不到,发工资保吃饭都不够,更不要说搞建设,办事业了。

    在当教育局长那会儿,他天天对着分管教育副县长大谈苦经,大叹穷经,现在才知道,最苦最累的谁也不是,财税局长才是天天在油锅上爬的蚂蚁。

    财税局长那就是驴粪蛋子,外面光,最近他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书记要改造城市,县长要搞活企业,这都要钱。

    米袋里就这么多米,还指望能做出什么满汉全席,天天到县政府发呆,最后带着一脸的唾沫回家。

    舅舅不亲,姥姥不爱,他跑新东主曲向东那里去诉苦,曲向东不冷不热地把他晾一边,最后还算念旧情,点了他一句,多看党报,多学理论。

    胡文胜天天从人民日报开始,一直学到浜海报,把南巡讲话都学到差点能倒背如流了,但还是没有如释重负的收获。

    到底是自己学习能力有问题,还是自己人品有问题,他对曲向东的指点深信不疑,曲部长或许冷漠些,但从不整人更不会消遣人。

    直到昨天他看到省报金泽滔的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症结在这里,这事也不怪曲部长冷落自己,原本就是自己做得不地道。

    虽然没有正面叫停滩涂项目资金申报,但在开春季节借口清理农业税尾欠,把主办项目资金申报的农业财务科马文化等人都打发到乡镇去,那就是明显自己理短。

    他拿着这份报纸沉痛地向曲向东作了检查,没有充分认识到发展滩涂养殖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是自己思想不够解放,力度不够到位,工作重心没有把握好造成的。

    曲向东说了一句,财税局长,工作千头万绪,荣辱誉毁在所难免,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办成一件事,也就上能向县委县政府交代,下能向人民群众交卷。

    曲向东虽然面目僵冷,语言乏味,但这番话却让他感觉温暖,他郑重地向曲向东道谢,也表示尽快协助东源镇向省财政申请滩涂改造项目资金,决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胡文胜任教育局长时,也是曲向东身边不多的几个来往密切的人,但一直心性不定,和时任部长的孔敏辉也处得不差,一直在两人之间游离。

    孔部长因浜海**案受牵连被调整至宣传部长职位,胡文胜及时调整了策略,唯曲向东是瞻。

    但好景不长,东源连续出现柳鑫专案组受阻事件及之后的几件恶**件,曲向东作为联系东源的常委领导难免受累,再加上东源的实际情况,让胡文胜摇摆不定。

    但从现在情况看,自己一直处境艰难,其实大部分应该归咎于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政治眼光,丁万钧任财税局长多年,一直如鱼得水,他那时财政景况还不如现在自己。

    从曲向东办公室出来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县委县政府开会,这么多领导都要敲打他,那是因为自己已经深深地贴上了曲向东的标签,而自己在这关键时刻却还游移不定,不作贱你还作贱谁?

    曲向东锻人如锻剑,因地制宜,因人施教,确实有一套,胡文胜也算是暂时收心。

    但曲向东却望着胡文胜的背影深深叹息,性格决定命运,胡文胜看起来沉稳,实际上心性浮躁,优柔寡断,远不如柳鑫及金泽滔这两个年轻人。

    至于他和孔部长之间的关系,曲向东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一局之长,也需要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死板愚忠也不为自己所喜,他倒欣赏金泽滔这样的年轻人,有原则性,也有灵活性。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