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只长膘不长脑的风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一十八章只长膘不长脑的风总

    胡文胜在心思百转考虑怎样把话题引到滩涂开发改造上时,却不知道自己被曲部长悄悄打上了可用但不可大用的烙印。

    金泽滔这次倒不是真的在吊胡文胜的胃口,他口沫横飞汇报了大半个小时才喘了口气,喝了口水,认真地看着胡局长等待他的指示。

    胡文胜沉吟了一会,对东源财税所的工作表示了认可和满意,但又指出,财税工作不能仅着眼于工商收入,还要加强对农业税收的征收和管理,重视农村和农业发展,你的文章写得就很好嘛,怎么汇报工作就没有这方面内容。

    金泽滔脑子里各种念头如数据流般闪现,终于恍悟,心里暗笑,连忙说:“局里也忙,几次和农业财务科联系过都找不到人,镇里就自己在准备申报材料,这事曲部长在东源蹲点调查时也同意。”

    胡文胜拍着扶手说:“其他工作再忙能重要得过滩涂开发改造工作吗?那是我们在曲部长面前拍过胸脯表过态的大事情,农业科也真是的,工作轻重缓急都拎不清楚,怎么担负起促进和推动全县农村和农业发展的重任?”

    金泽滔连忙为农业科正名:“那还真不怪马文化他们,都是工作嘛,谁做都一样。”

    胡文胜摸着下巴,很深思熟虑的样子:“这样吧,这事我看就让王奎良副局长牵头,马文化具体负责,前期工作一直是他做的,抓紧和省厅联系,需要跑的就跑一下。”

    金泽滔也不推辞,态度诚恳地代表产业办,代表东源镇表示感谢和感激,两人都假惺惺地客套着。

    说完胡文胜以为的正事,金泽滔也说起自己的正事,经过一路上的思考,让尹小香挂副所长也是不错的选择。

    前生后世,尹小香都没有当过官,任过职,但她的泼辣和敢作敢为、不落人后的性格令他印象深刻。

    在自己遭遇家变独居东源财税所时,尹小香作为西桥分局的征收员,也多次借口工作来探望过他,是个心地纯良的女人。

    胆大,再加上女人天生的心细,就已经具备当领导的最基本素质。

    胡文胜对金泽滔提名推荐尹小香为副所长也感到意外,但心照不宣地,他马上表示了同意。

    办公室主任又一次见到胡文胜局长亲自把金泽滔送到楼梯口,还嘱咐他,东源财税所配车优先办理上牌上照相关手续,不能耽搁了基层同志的时间。

    办公室主任神色恍惚地看着两人勾肩搭背的君臣相得的和谐景象,却仿佛看一幕戏台上的宫廷大戏。

    金泽滔马不停蹄地拜访了王奎良和马文化,县局能接手滩涂开发改造专项资金的项目申报工作,也减少了他不少的麻烦。

    今晚看起来赶不回东源,小张还在跟随着县局办公室的同志在提车办手续,金泽滔赶到县招先登好房间,准备去县医院探望下邱海山和其他几位在五零八事件中受伤的村民。

    金泽滔刚办好入住手续正想登车去医院,李沉鱼气喘吁吁地跑进县招,还没说话就递过一只巴掌大的传呼机,还是汉显的。

    金泽滔看了李沉鱼一眼,也不接,说:“我要这玩意干么?当摆设啊。”现在除了县城邻近的几个乡镇陆续在安装信号台,东源这些僻远乡村一时间都还不通信号。

    李沉鱼喘了几口大气,才说了番囫囵话:“我老婆找你,找不到就骂我,骂我废物,一个大活人在浜海都找不到,堂堂财税所长,也没有个传呼机,倒是我和李明堂这俩吃饭只长膘不长脑的二傻子,人模狗样地佩起了传呼机。”胖头鱼传达老婆指示从不打折扣。

    风总都把使用传呼机上升到长脑的高度,金泽滔虽然不喜,也只好接过汉显机扔公文包里,跑回房间打了个电话给风总,风落鱼期期艾艾地说了刘诗诗的事情。

    金泽滔皱眉说:“你跟诗诗说下,周连正还没死,活蹦乱跳着呢。”

    风落鱼吭吭吃吃地说:“我跟她这样说,她还不更伤心欲绝,这人在外面,守着这么大一个摊子,心情不好,精神不佳,会不会出什么差错啊。”风总既担心人但更担心钱的安全。

    金泽滔勃然大怒:“以前看你挺机灵的,现在越活越回去了,这话都要我教你才说得周全吗?你还骂胖头鱼吃饭不长脑,我看你现在脑子都长别地方去了,你就不会说工作忙之类的,别说你连个谎都不会撒,什么事都等她回来再说。”

    金泽滔现在哪有心思去管风总用什么话去安慰刘诗诗,听到风落鱼现在说话就火大,你说一个女人连个女孩都不会安慰,还怎么去迎四方来客。

    李沉鱼见金主任怒斥老婆,不但不恼,相反却贱贱地暗乐,这态度越恶劣才表明两人越没关系,要是金主任跟老婆和风细雨地说话他反而不自在。

    风落鱼吓得差点没扔了话筒,低头看了看胸脯,难道最近脑子真长这地方了?连忙小声小气地说:“我知道说什么了,金主任你别上火,一切等她回来再说。”

    不说风总是怎么安慰刘诗诗的事,单说金泽滔拉了李沉鱼直奔县医院,周连正也不坐门诊,最近在住院部上班。

    邱海山作为县委县政府领导都上心的病人,周连正领着金泽滔两人找到了他住院的病房。

    最高楼层的干部病房,连其他几个受伤村民也沾了光,虽然几人挤一个房间,但终于还是伤有所治,令金泽滔心安不少。

    邱海清副营长也在病房,他那形影不离的木头战友郑士荣却没看见,金泽滔问了几句,恢复得也很好,邱海清告诉他,联合调查组都已经做了笔录,事情前后都已清楚,虽然动手的是同监犯人,但目前交代出来涉及到拘留所的干警,现在正在深挖。

    邱海清说到这里,拉着他叔说:“老叔,小山的事如果不是金所长和柳局长,后果难料,都亏了泽滔兄弟,事情才得以圆满解决。”

    邱海清老叔是个厚道人,不太会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感谢,金泽滔又问了其他几个村民的情况,得知县政府表态全额支付此次受伤群众的医药费,这倒出乎金泽滔的意料。

    不过想想,这也应该是拜联合调查组组长董明华副厅长所赐,若没有省委施书记的施压,这事应该不会这么顺利。

    几个村民对金泽滔也没什么,倒是对金泽滔身后拎着大包小包慰问品的胖跟班李沉鱼却极其热情。

    原来李沉鱼之前来过医院,代表东源集团慰问过受伤村民,并表示后续治疗,如果政府有困难,东源集团愿助一臂之力,大家都很感激东源集团的乐善好施,古道心肠。

    李沉鱼见金主任脸色有些阴沉,连忙大声告诉围观的群众:“大家都别夸了,这是东源集团领导交代的,我只不过是个传声筒,其实说起来,这一切都还是金泽滔主任亲自关照的,金主任说了,现代企业,除了创造财富,更要担负起社会责任。”

    李沉鱼和风落鱼这两夫妻一样,对着金泽滔都不会怎么敢说话,但对这帮农民兄弟,就自动上升了一个层次,说话都流畅有威严了许多。

    其实金泽滔根本没在意李沉鱼和农民兄弟说些什么,他脸色阴沉是看到那个和周连正纠缠不清的孩子妈妈,此刻又不知从哪找了过来,对着周连正嘀嘀咕咕个不停,也不理会周围护士医生好奇的眼神。

    周连正一边小心地看着金泽滔的脸色,一边有些不耐烦地敷衍着那女人。

    金泽滔走了过去,周连正只好介绍:“这是我同学,金泽滔,这是马湘如。”

    金泽滔对这个女人本来就心中不悦,还马湘如,不是司马相如?他也没看马湘如,只对周连正说:“你要是忙,就先回去,我这里没你什么事。”说话有点不客气。

    马湘如知道他是周连正最要好的同学,见他不待见周连正,心里就伤心,眼圈先红了:“你是连正最要好的同学金泽滔吧,我和连正的事情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他。”

    金泽滔听了这话,倒也没对她更生恶感,但总觉得一个女人带着小孩背着丈夫找男人,有点让人不齿。

    马湘如开口想解释什么,周连正叹气说:“湘如,别再说了,孩子的事尽量争取吧,不成就放宽条件,不就是钱吗。”

    马湘如不敢在众人面前哭泣,但眼泪却不住地往外流淌,金泽滔拧着眉头也不好安慰,周连正对金泽滔歉意地看了一眼拉着马湘如匆匆地离去。

    金泽滔回县招的时候,小张坐在崭新的黎明车里等着他,金泽滔和他交换了车,小张收了金泽滔一包中华烟也不留宿赶回东源。

    第二天,金泽滔和童子欣及人教科长周金富等人一起回了东源财税所,周金富玩笑说这是他最后一次行使科长职责,童子欣告诉金泽滔,周金富已到年龄杠,过了这个月就卸了科长的职位,徐象广将接替人教科长位置。

    现阶段,尹小香还是全系统基层所第一个女性副所长,用她的话来说,那是具有代表性的意义重大的一件大事,是县局党组开始重视妇女干部的一个良好开端,是足以记入浜海财政志的一件大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