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女干部难当,女领导更难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一十九章女干部难当,女领导更难上

    童子欣是主动要求带队考察尹小香的,身为女性领导,对尹小香的提拔表现出的热情和的关注,也能使大家接受和理解。

    当童子欣率领考察组成员莅临东源时,轰动全所,尹小香还不敢置信,惶惑地找了金泽滔:“所长,大家都说童书记是来考察我当副所长的?是不是搞错了,我说是开玩笑嘛,怎么会让我当领导呢?”

    金泽滔语气前所未有地温柔起来:“小香,童书记就是来考察你的,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和栽培,以你的学历和能力,足以担当起副所长的职位,以后要更加团结同志,加强业务学习,提高自身综合素质,不辜负领导和同志们对你的期望。”

    尹小香出去的时候还有点恍恍惚惚,失魂落魄的,直到在海鲜码头酒店请县局领导吃饭,胡祖平敬酒时说了一句话:“昨天才说要喝你喜酒,想不到今天就喝上了。”尹小香才算三魂归位。

    金泽滔坐主位,童子欣坐右位,尹小香作为受考察对象都被大家客气地让到金泽滔的左位坐下,

    周金富科长给金泽滔敬酒时开玩笑地说:“金所长现在左拥右抱,稳坐钓鱼台,当浮一大白!”

    金泽滔从善如流,罚喝一杯,大家又起哄要绿叶敬红花,金泽滔只好甘当绿叶,规规矩矩地敬了二朵小红花一杯,尹小香有些胆战心惊面对所长的敬酒,连忙说我敬领导,我敬领导。

    金泽滔一声暗叹,可怜的善良孩子,果然,童子欣让换了酒杯。

    尹小香换了个二两杯,敬了所长,又要敬童书记,童子欣拦下说:“女干部难当,女领导更难上,小香啊,你能脱颖而出,要谢谢金所长这个伯乐,这心意一定要足。”

    童子欣生怕尹小香不领会领导意图,还亲自动手,倒了三大杯。

    金泽滔笑说:“刚敬一杯,还敬三杯,没这规矩,我看这样,刚才童书记说了,女领导更难上,嗯,我先敬女领导三杯,检验一下领导难上不难上。”

    童子欣白了金泽滔一眼,这话有歧义,但也不至于你金泽滔都不明白,敢嘻皮笑脸地揪领导的小尾巴,还活不活?

    周金富带头起哄。

    周金富都快要退的老科长,童子欣也不忍落了他的面子,倒酒的同时心里发狠,今天怎么也得让金泽滔露露底,也不推辞,硬着头皮干了三杯,这三杯下去,已差不多翻白眼了,连忙怂恿尹小香上。

    尹小香不敢逆了刚刚考察自己的领导的意思,犹犹豫豫地提起酒瓶,看所长没阻止也就大着胆子倒了三杯。

    尹小香连喝三杯,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一张浅笑梨涡的粉脸也赛似芙蓉的艳红,无力地摆手挂出免战牌。

    这孩子还真是实诚,领导要她喝酒,她也不遗余力,有一分酒量喝出二分,精神可嘉,什么都不怕。

    童子欣又鼓噪起群众斗群众,金泽滔谦虚地说只要感情有,喝什么都是酒,大家以茶代酒吧,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童子欣刚下狠心,不要说露金泽滔的底,连裤边都没摸到,全场敢站出来试试金泽滔酒量的就剩自己还在摇摇欲坠,算了,老娘认输了,童子欣只好顺水推舟罢了酒。

    这刚端起茶杯,汤军贤率着一群人进来了,金泽滔一看都是调查组的同志,没有其他领导跟随,基本都是公安政法线的,童子欣又活跃起来,嚷嚷要汤镇长等人先排队敬地主。

    金泽滔客气地起身让位,说:“在东源镇不管哪个旮旯角落,汤镇长才是地主。”

    童子欣阴谋败露,只好恨恨地排队接受以汤镇长为首的一行人的敬酒,跟童子欣这样丰姿绰约的女领导喝酒,这是作为每一个男同胞都应尽的义务。

    汤军贤没有落座,大家和童子欣干过一轮,汤军贤才指着金泽滔说:“这是我们镇产业办主任、东源财税所所长的金泽滔同志,大家可以不用象对待童书记那么怜香惜玉的。”

    金泽滔也不惧,说:“每人三杯,见者有份!”

    除了在座的默不作声,跟随汤军贤过来的一群年轻人轰然叫好,大家都当这是金泽滔豪气,可能酒量不差,但意思过几个处长和科长后也会见好就收。

    哪知道金泽滔根本就没有敷衍的意思,而是一板一眼着让包厢里闻讯侍候着的风总斟酒。

    也不是金泽滔仗着酒量,逮谁灌谁,欺负人,实在是公安政法战线的同志,都一个德性,不拿酒杯跟他论英雄,他转身就把你忘个一干二净。

    看着大半个桌板满满当当的二两酒杯,所有人都变了色,来客加上汤军贤足有七人,每人三杯,金泽滔要喝四斤多才能过关。

    这还是一口气啊,金泽滔先敬了省公安厅警务处长刘石伟,一直到汤军贤总结收官,不多不少,二十一杯十二两,在众人眼皮底下滴酒不漏落了金泽滔的肚子。

    就连多次见识过金泽滔酒量的风落鱼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童子欣看着得意洋洋的金泽滔,若不是醉意朦胧,手脚发软,恨不得扔个酒瓶在他的脑壳上,这也太欺负人了,你酒量好就好吧,但你得给人一个希望,一条活路。

    刚才自己还气势汹汹地要和尹小香搞统一战线,联手迎战金泽滔,这不是蚂蚁撼大树,太可乐,太可笑了。

    自己为什么就看不得金泽滔那得意劲呢,以前和何悦,铩羽而归,今天又死不甘心联手尹小香,这都还没喝,就又败北,自己可是被金泽滔这块臭石头绊倒了两次,太可悲,太可叹了。

    金泽滔没有注意到正横眉冷对自己的童子欣书记冷冷的目光,还乐呵呵地和以汤军贤同志为首的七位来宾一一握手告别。

    金泽滔正想最后总结一下,赶紧打发已处于爆发边缘的童子欣回房睡觉。

    罗才原书记和新任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柳鑫同志带着省地联合调查组两位领导,看起来今晚他们这顿饭应是散伙饭了,东源调查也告一段落。

    董明华副厅长热情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泽滔同志,我们又见面了,听刘石伟处长说,你战斗力很强悍,我们来见识见识!”

    本来金泽滔、童子欣他们这个档次还远远轮不到省地两位公安厅局长来敬酒,只是这董明华酒缸里泡大的,他一生就两爱好,一是打枪,二是喝酒。董明华也是见猎心喜,忍不住过来要喝几盅。

    董明华也是军转干部,在部队以酒量论英雄,在公安也是以酒量识英才,从柳鑫踉跄脚步就可以看出,他今晚可是竭尽全力在领导前表现了。

    金泽滔自然欢迎:“领导怎么个说法,晚辈一定照办不误!”

    董明华祖上三代都从事和酒有关的职业,酿酒、贩酒、卖酒,到他这一代买酒喝。

    董明华一听金泽滔这话,心里就欢喜上了:“按你的老规矩,一人三杯,见者有份。”

    金泽滔往柳鑫身后看了两眼,没有再有余人,笑说:“我看行,那小子就放肆了。”

    风总战战兢兢地排了二十四个酒杯,金泽滔先碰了董厅长杯子,说:“董厅长,先干为敬。”干净利落喝了酒。

    三杯就足半斤,一般人还真不容易喝下,董明华换了三口气,才喝下。

    其余三人包括柳鑫都捏着鼻子喝,柳鑫一边喝一边还低声嘟囔,金泽滔耳尖,听到他在说,刑场陪绑,酒场陪杀,这不找死吗?金泽滔差点没笑出声来。

    现在柳鑫对董明华厅长的脾性有些了解,吃酒场上一要猛,敢冲敢闯,二要清,要有自知之明,他最反感打破脸皮充胖子的人,明明不行还嗷嗷叫着愣往上冲,这不是勇士,这是二愣子。

    金泽滔关照风总偷偷往他手里塞了杯红糖姜茶,可以压酒气。总算没有当场出丑。

    董明华出去时还不住啧啧称奇,这种酒量真是少见,部队也不多。

    散场后,金泽滔让风总把童子欣和尹小香直接在酒店临时客房安排住宿,免得出去遭了意外。

    到五月下旬时,省地联合调查组撤离浜海,基本案情明朗,邱海山无罪释放;武坚农被免去党内外所有职务,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调县综治委;孔敏辉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其余涉及党纪国法的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继年初**后浜海县又一次大震动。

    柳鑫被任命为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算是正式踏上正科的大门,经过这几个月的磨砺,柳鑫倒也沉稳了许多,并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患得患失。

    而是针对这两次群体恶**件中公安队伍暴露出来的问题,能过着力整顿干部队伍,加强文明执法教育和宣传,公安面貌也令人耳目一新。

    倒是柳立海从永州公安干校转了一圈回来,啥也没做,莫名地就得了个三等功一次,以表彰他从警多年来爱岗敬业、尽职尽责、秉公执法、清正廉洁,反正金泽滔不太明白。

    东源中学的“我与税收有话说”公开征文活动总结表彰大会也如期召开,东源和三水两镇领导及县局胡文胜局长、县教育局宋春局长亲自到会颁奖。

    这也是浜海史上最高规格的征文比赛。

    让金泽滔意外的是屈三曲同学经过筛选、初评、总评及专家评比,获得了唯一的高中组特等奖。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