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感觉郎才女貌可以狼狈为奸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章感觉郎才女貌可以狼狈为奸

    屈小曲征文的最后一句,税收促进发展,发展改善民生,让他很是意外,也很感动,民生两个字,还是他第一次在一个中学生的作文中看到,他开玩笑建议,希望她能报考财税专业,以后为祖国的财税事业添砖加瓦。

    金泽滔将这两篇特等奖征文寄送给总局办公厅宣传办副主任池岳松,上次在京城召开的税收宣传座谈会上认识的,希望能在税务报副刊上刊发,也是对基层税收宣传工作的一个鼓舞。

    池主任对浜海“我和税收有话说”的征文活动高度评价,表示会和中国税务报联系,尽量在副刊上见报,让全社会的学生都来关心国家税收。

    五月底,金泽滔和罗书记商量过后,邀请曲部长及县委县政府有关领导,赴京参加东源集团在京城的东源秀雅市场奠基仪式。

    后来得知旭日区一个分管区长也参加,又通过王如乔书记邀请永州地区领导参

    到上飞机的时候,金泽滔才发现浜海县委县政府最高领导都参加,书记王如乔,县长包兆辉,这两人都是金泽滔第一次见面。永州地委派出的是分管农业的副书记温重岳,也算是熟人。

    再加上东源和三水两镇书记镇长,加上自己及相关陪同人员,浩浩荡荡也有十来人。

    到京城时,先期到达的邵友来、林文铮前来迎接,让金泽滔意外的是,秀雅街党委书记钟佑玲扭扭捏捏跟在林文铮身后也前来亲自迎接。

    金泽滔眼珠子差点没有掉下来,看两人的情形,奸情正炽,没想到啊没想到,就林文铮那乍乍乎乎的性子,在东源对追求金燕都被连拒三次,居然在祖国心脏获得了正科级街道党委书记的芳心。

    对于温重岳他们这些领导,钟佑玲就显得从容自如得多,没有象面对金泽滔时有监守自盗的尴尬。

    金泽滔对林文铮夹夹眼,林文铮得意而含蓄地笑。金泽滔还真要刮目相看了,换作往日,这小子早就献宝一样把前后经过抖个干净,看来首都的水土确实能涵养人。

    前来迎接领导的是东源秀雅在京城购置的两辆日产丰田大霸王小面包,一行人在秀雅附近的四星酒店入住。

    按惯例,温重岳副书记要代表永州地委行署正式拜会旭日区委区政府及启外办事处,金泽滔实在档次太低,在接下来的活动中根本没他的位置,也就没了跟随领导的兴趣。

    第二天一大早,金泽滔和林文铮两人跟领导告了声假,就奔南城区公安局,上次来去匆匆,也没时间去仔细查探老姑的下落,回去的时候交代了林文铮抽空找找。

    林文铮找过二回,后来在一位坐胡同墙根聊天的大爷身上才打听到这户人家早就搬远了,听说在南城区。

    化了一上午从公安局找到民政局,也没有找到老姑的半点信息,就仿佛石沉大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京城五月大中午的日头还真是毒辣,两人找了块树荫底下的石条一人拿着瓶水,吐着舌头喘息。

    金泽滔神情有点黯淡,象是自言自语:“老姑离开时,甚至没一张照片留下,我就是找到人,也不认识,唉,老姑离开时还不到二十,高中生的年纪,爱情力量真要付出舍亲弃家的代价吗?”。

    林文铮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拍拍他的肩:“要想找失踪二十年的人,人海茫茫,就如大海捞针,除非你做官,做大官,让全国人民帮你找,那还有希望。”

    金泽滔其实心中早就没了念想,只是找个希望而已,前世老姑直到二老去世都没现身,要真活着,这么多年过去,怎么也有条件寻亲觅根。

    他实在想不明白有什么理由能使一个还活在世上的老姑永不露面,就是有什么难处或难言之隐都过了二十来年也早成过眼云烟了。

    想想爷爷奶奶就一个女儿,一夜间跟人跑得无影无踪,也确实让人心酸,本来家人还寄希望老姑为**为人母后,能幡然醒悟,有朝一日会想起父母的好,能突然出现在家人面前,但这些希望都在时间面前如肥皂泡般破灭。

    金泽滔远远地将喝完了水的空瓶子扔进路过的垃圾车里,也许正如林文铮说的,当大官,或许还有找到老姑的一天。

    他很快收拾了心情,说:“哎,我说,你小子不声不响地手脚倒快,我只让你姑奶奶一样伺候钟书记,可没让你侍候到床上去。”

    林文铮嘿嘿地干笑着,却还是一言不发,金泽滔急了:“你是乐傻了,还是傻乐呢?”

    林文铮摸摸头:“佑玲说过,我都还没见过她爸妈,这事不好往外说。”

    金泽滔差点没破口大骂,他娘的,都到要见对方家长的地步了,那也太快了吧,这才多长时间,想想,算了,这是他俩你情我愿的事情,不愿说拉倒,我也管不了京城的书记,虽然只是个街道党委书记。

    林文铮见金泽滔不问了,又欲言又止,金泽滔忍不住骂了:“还以为你长进了,还是狗脾气,爱说快说,不说回去。”

    其实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你死我活的爱情故事,就是**,日久生情的男女之间最平常不过的化学反应,最后上升到哲学露n理范畴。

    钟书记怀春,林主任曲意,两人一拍即合,感觉郎才女貌,可以狼狈为奸。

    金泽滔打量了林文铮一眼,说:“郎才是没有的,狼财是有的,不过,京城龙盘虎踞之地,不要最后你成灰姑娘,人家钟书记是一个隐藏民间的王子什么的。”

    林文铮很自信的说:“都了解过了,佑玲家世普通,他爸也就一个什么书记,级别不高,京城里就一个小虾米。我如今也是个少有家财的大好青年,不敢往家里娶个金枝玉叶。”

    金泽滔笑说:“有这样的认识就好,我们是草根,攀不上高枝,牛郎织女只会悲剧收场。办事处还顺利吧,奠基仪式后马上就要进场,土建和装修你有多盯着点。邵友来没那么多精力,京城公司聘用的人手现在还不能放手用。”

    林文铮说到工作也收起了**表情:“确保市场顺利完工,商户顺利进场,这也是我们办事处的工作职责,现在街道和办事处担心的是本地商户,东源及外地商户现在就有人在打听市场的规划设计,估计没什么问题。”

    金泽滔站了起来,拍拍屁股说:“你既是我们产业办在京城的手足和眼睛,也是东源集团在市场的影子,责任不轻,要把它当作自己的事业做。”

    林文铮挥手招车,说:“这是自然,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你放心吧。”

    因为是胡同口,路有点窄,还没等出租车停稳,后面就有喇叭在叫。

    金泽滔回头一看,后面是辆黑色的奔驰车,九十年代在京城,开奔驰车的非贵即富,普通人家得罪不起,出租车司机也不敢停留,挥挥手刹车也不踩就歉意地走了。

    林文铮低骂了声,那车仿佛听见了林文铮的骂声,缓缓地在金泽滔他们身边停下,林文铮却差点没白了脸,在京城也混了几月,京城水深浪急是有切身体会。

    金泽滔微笑着打量着奔驰车,心里却想着,怎么也要让金达搞一辆过来,这车并不耀眼,而且结实。

    他不担心林文铮的低骂会招来什么麻烦,大奔又不是大货面抽风,密封性能好,能隔绝车外绝大部分的噪音。

    后排漆黑的反光车窗徐徐拉下,里面露出一张乍惊还喜的俏脸,正是西州有过一段旖旎旅程的过小欣,说是旖旎,其实也是过小欣这个精灵古怪女孩的恶作剧。

    副驾驶室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彪形大汉,一如既往地穿着对襟短褂,只是颜色换了灰色,正是唐人俱乐部的大总管屠国平。

    金泽滔哈哈笑着:“屠大总管,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屠国平在这里遇见金泽滔也开心:“屠某出门前起了副卦,卦象显示美尽东南,大吉,原来这美就应在你身上。”

    过小欣唧唧喳喳道:“你们俩一个算命道士,一个看相先生,一个壮士,一个美人,还千里来相会,正可谓干柴碰烈火,郎有情妾有意,一拍即合。”

    金泽滔哭笑不得:“小欣,过分哦,什么壮士美人,乱七八糟的。”

    过小欣嘻嘻笑说:“屠叔绕了个大圈,非要往这里扫一周,一路念念有词,美人在东南。”

    屠国平却只当没听见这话,说:“金兄弟,西州一别,也有大半年,一直想找小兄弟再聊聊,却找不到联系方式,小欣后来提过,但也没留下联系电话。”

    金泽滔说:“那就找个地方坐坐,转了大半天,也累了。”

    过小欣奇怪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一个小官僚跑京城要官啊?”

    金泽滔也学屠国平,装作没听见,过小欣对屠国平充耳不闻也无可奈何,对金泽滔她没那么多顾忌,伸手就去扯他耳朵,嘴里还念叨:“让你白长这耳朵,让你装耳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