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京包子勇斗土包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二章京包子勇斗土包子

    中分头出了餐厅,不知什么时候打乱的发型又泾渭分明地分列两边,看起来风度还好,微笑着对金泽滔说:“这位朋友,很喜欢说笑话哦,约了几个朋友,想听朋友再说个笑话。”

    找碴的来了,金泽滔搔搔头,这事总归自己没眼色,说笑话也不看人家正梳着中分呢。

    他有些为难地说:“我如果说这是个误会,你以为我矫情,可我还得说,真是误会了。”

    小笼包哼哼说:“刚才逗小女友挺欢的,现在成包子软脚了,嗯,你的笑话还挺有哲学意义的。”

    金泽滔嘿嘿笑说:“是啊,是啊,你看我现在都成包子了,你们都是面条,包子不跟面条斗,大家都是同类,就不斗了吧。”

    中分头拦住了小笼包的回击,说:“同类,不敢,咱道不同就同不了类,就按你说的,你是包子,包子打狗用的,咱是人,不跟狗一般见识。”

    这小子倒也有几分辨才,说起来话来还真有点损人,说是包子就差点儿指着鼻子骂土包子,还把包子跟狗联系起来,这已是火药味十足了。

    过小欣小胸脯一起一伏,就快暴走了。屠国平过来说话了:“小朋友,我这位小兄弟都说了,这是个误会,谁讲笑话也不会看听笑话的人长得是不是包子一样,就这样。”

    中分头对过小欣还有点忌讳,但对屠国平这个明显的外乡人根本不放在眼里,拦着门口,冷笑说:“真诚邀请朋友赴个会,皇城脚下,大家都要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到吃罚酒,金泽滔笑了:“屠叔不用劝拦,我倒真要吃吃皇城脚下的罚酒。”

    一直都管屠国平喊屠总或屠总管,但见他仗义说话,也跟着过小欣称屠叔,以示敬重。

    过小欣气呼呼地说:“本姑娘倒要瞧瞧你这割包能割出几个中分来,去哪个码头,划下道来。”

    小姑娘一急乱七八糟不知从哪学的江湖黑话都出来了。

    中分头不对过小欣发火,一挥手,却从他身后哗啦啦拥上六七位大汉,金泽滔还看见远处刚才跟着卢总出去的彪悍青年正在抱臂观望。

    金泽滔看这情势,也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江湖血斗,也就放了大半的心。

    中分头翘着下巴,头抬得高高的,说:“文斗还是武斗?”

    金泽滔差点没晕过去,这都什么和什么,现代社会居然还有这么喜感的生活情节。

    金泽滔还没开口,过小欣兴致勃勃:“文斗怎样?武斗怎样?”

    小笼包不屑说:“真是土包子,文斗武斗都搞不清楚,还出来带男朋友?”

    过小欣象只炸毛的斗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小笼包,你才是包子,土包子,你q家都是土包子!”

    中分头明显不想过分得罪过小欣,瞪了小笼包一眼,依然用高高在上的口气对金泽滔说:“武斗就是打上一架,文斗就是喝上一场,任你选。”

    金泽滔看着他身后的六个人,虽然都形容生猛,但也不怯,笑说:“既然场子都摆下了,咱们就来个文武双全,先文后武,说个规矩吧。”

    中分头倒是认真看了下金泽滔,不错啊,土包子还是有点胆气,一般外地人在这种场合下,大多是哭爹叫娘到处找人求情,还真没碰到过这么镇定的,心里倒也看重了几分。

    中分头还在沉吟时候,小笼包不耐烦了:“单挑或群殴,随便你挑。”

    大家又回到餐厅,服务员大概也见惯了这等闲得没事干的公子少爷们经常玩的把戏,都熟练地撤了残羹冷炙,送来一箱京城二锅头,十二瓶装的。

    金泽滔后面站着林文铮、过小欣和屠国平,中分头后面站着六个青年,加上小笼包也就八人。

    论起喝酒,还真没碰到过对手,金泽滔也渐渐地兴奋起来,脱了外套,对服务员说:“全部打开。”

    服务小姐惊诧地看了双方一眼,都没什么表示,把打开瓶盖的十二瓶白酒整整齐齐地码在中间。

    金泽滔指着自己的胸部:“我选择单挑,一人挑你们八人。小姐,麻烦再开一箱。”

    中分头刚才还一脚跷在椅上,这一听差点没摔下去:“当真?”

    过小欣没怎么喝过酒,但身处这场面却感觉热血沸腾,当即答道:“果然!”

    小笼包先白了脸,桌上的红星二锅头可是56度的,没酒量的喝上一瓶可得死睡一天,没准还就此起不来。

    屠国平平时也好喝二口,知道二锅头这种大众白酒,清蒸清烧,工序简单,入口甘烈,后劲十足,即便自己,也喝不了二瓶。

    林文铮地在一旁咧着嘴笑,这帮孙子跟滔哥喝酒,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他指挥着服务小姐上大碗,他喜欢看着对手战战兢兢地拿着大碗的白酒在金泽滔面前颤抖,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到京城都没见识过了。

    金泽滔面前排着八瓶,八碗,林文铮亲自排列的,他知道金泽滔喜欢大碗喝酒。

    中分头果然开始战战兢兢了:“怎么喝?”

    林文铮也抖了起来:“一瓶对一瓶,你方先喝,倒一个算拉到,不倒不休。”

    小笼包吃吃吭吭地说:“我不喝行不行?”

    金泽滔也不为已甚:“你喝不喝随便,你方喝一瓶我喝一瓶,就是这么简单,有问题吗?”。

    中分头一咬牙,低骂,这么多人还喝不过他一人,当自己是酒仙啊。

    他先倒一瓶,大碗刚好盛一斤,对着白晃晃仿佛清水般的大瓷碗,深吸一口气,骨碌碌地闭眼喝了半碗,再也倒不下去,那冲鼻的烈性酒气已经令他肚子翻腾。

    连忙把大碗递于旁边一个青年,接过服务员的茶水干了大半杯。

    那青年看起来酒量还行,喝了半碗,准备再倒,中分头拦住,正想说话,却见金泽滔已经仰头喝了个碗底朝天。

    二锅头酒味纯正,清香甘厚,就是稍微烈点,跟浜海老烧相比,略嫌粗糙,但味道还好,不难喝。

    第一瓶,大家没什么惊奇,金泽滔既然摆下擂台,二三瓶酒量应该有的。

    但当喝过五瓶,中分头那方喝过酒的五人都已经摇摇欲坠,大家看金泽滔的眼光就有点不一样了。

    只剩一个还囫囵完整的,如果算上小笼包,那么还剩二人。金泽滔依然面色无虞,咂着嘴看着对方最后一人,那人脸色都黄了。

    金泽滔还奇怪:“你们都敢挑战别人,这酒量也太差强人意了吧。”

    中分头摇摇晃晃说:“可没人象你这么能喝的,我们一般出二人就能摆平。”

    金泽滔更奇怪:“不对啊,你不是让对方选择吗,这单挑你们不占优势啊?”

    中分头差点哭了:“本来都是我们一群人单挑一个,谁让你把我们台词都说了。”

    金泽滔无言。难怪后世娱乐频道这么多主持人都喜欢抢台词,原来跟下棋一样的,先说先占优。

    最后一个青年喝了半碗就哗哗吐,金泽滔都没兴趣喝了。

    “第一场文斗我方胜!”过小欣得意洋洋地宣布。

    金泽滔看着横七竖八的中分头等人,说:“看起来,武斗也斗不下去了。那么走吧。”

    过小欣见没戏了,不悦说:“没劲,太没劲了,是不是男人啊,喝点水都能把自己摔倒。”

    林文铮差点没接嘴,姑奶奶,这是56度高度白酒好不好,不是水,更不是奶。

    金泽滔看这一斗下来都快大晌午了,得赶回去了。

    餐厅围观的群众就象恭送英雄一样把金泽滔簇拥出去,却见刚才还在外面抱臂观望的彪悍青年过来了:“朋友刚才放话了,文斗接着武斗,这活可还没干齐整。”

    屠国平愤怒了:“周士鸿,你什么意思,他们是他们,你还要掺一脚吗?”。

    周士鸿冷笑说:“都打到家门口了九城里的人都死光了吗?”。

    金泽滔想不明白这些京城人的优越性从哪儿来的?你比别人多个脑袋还是多双腿。

    他也不多话,脱了外套递于林文铮,里面是件短袖衬衣,体态也不健硕,但极是匀称。

    周士鸿个头和金泽滔差不多,但体格看起来比金泽滔健壮多了,好象练过的样子。

    金泽滔却根本不惧,前生后世,对格斗杀人术就一直勤练不辍,从没因为工作繁忙而耽搁,也许对方练过,但动力不一样,世人大多数人习武健身只是凭兴趣或者因为职业需要,有谁能象他这样把它当本能练习的?

    金泽滔动作简单但流畅,没有大开大合的霸道,大都动作都是贴身隐蔽而发,飇发凌厉,力沉势猛,众人还没回过神来,金泽滔已经贴着周士鸿如滚轴般远远地往大门口行去。

    此中辛苦只有周士鸿才有深切体会,还没斗上一会,已是气喘如牛,手脚麻痛,基本上是被金泽滔压着不由自主地往外走。

    过小欣等人在后面大呼小叫着加油,刚跟到门口,周士鸿已经窜出门外,扬长而去。

    林文铮还傻愣愣地问:“这谁输谁赢?”

    过小欣看了林文铮一眼:“人都落荒而逃了,还能谁赢,看你长得也不象个傻子,咋这智商不怎样啊?”

    林文铮连忙在大理石地面找蚂蚁,跟她一般见识,啥时候死也不知道,识事务者为俊杰。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