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看风景的心情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三章看风景的心情

    ps:订阅就如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滴滴嗒嗒地隔一会儿才挤一点,很是让人焦躁。但对订阅了本13看網月票的诸君深表谢意!感谢投了本书第七张月票的g!此章能否再求几张月票,再有三票,就加更一章!

    金泽滔告别了屠国平和过小欣,就和林文铮回到了下榻的酒店,还好,领导都还没回来,简单吃了点东西,两人因为起了大早,又奔波了大半天,早累了,就洗洗蒙头睡。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金泽滔才被敲门声惊醒,拉开窗帘一看,月亮婆婆都露出了笑脸,连忙穿衣开门,门外有钟书记和邵友来,两人都醉醺醺的。

    林文铮心疼地直说,一个女孩子家喝那么多酒干么,你当自己是金泽滔啊。

    钟佑玲不但不气恼,相反却对着林文铮傻痴痴地笑。

    一对痴男怨女!金泽滔和邵友来就差点掩面而去。

    最后金泽滔把自己房间让了出来,和邵友来去了他的房间。会面商谈气氛都很友好,中晚饭都有区、办事处领导作陪,也算是给外省人很大的面子,这一方面有东源集团的原因,还有钟佑玲不遗余力地在中间穿针引线的作用。

    邵友来越来越瘦,但越瘦精神却越旺盛,说起事来头头是道,虽然喝了点酒,但思路还是十分清晰。

    金泽滔听了半晌,集团公司各方面工作都蒸蒸日上,这就好象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这种感觉很令人激奋。

    说了半天公司的事,邵友来又问起周连正的事,听说周连正找了个带孩子的女朋友。

    金泽滔也无奈地说:“感情上的事,就是王八对绿豆,对上了眼,也不管合不合脚,我们还能怎么样。”

    邵友来叹息:“诗诗多好的姑娘,又能干,又体贴人,周连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惜了诗诗姑娘,唉!不知道她回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金泽滔倒不担心:“她外柔内刚,倒不担心她会出什么事,两人要是成亲再出这种事,那才叫人担心,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女孩。这事我也不一定有时间去过问,作为公司领导,你平时多开导一下。”

    第二天,东源集团安排地县领导考察京城风景名胜,俗点说,就是出钱请领导闲逛,顺便买点北京特产纪念品之类的。

    大家都其乐融融,在座领导每个都是他平日重点关照的对象,金泽滔使出浑身解数,挖尽脑子里存货,一路上把京城的风光典故及小吃风俗等讲得由浅及深,深入浅出,诙谐幽默,间或穿插些笑话故事,总能让车厢里笑声不断。

    温书记还开玩笑说:“没让你上台说相声,真是浪费了,你这嘴皮比春晚主持人都利索。”

    首次和金泽滔近距离接触的三水镇长沈英更是风度尽失,跟过小欣一样,乐起来喜欢拍东西。

    曲向东话不多,笑容也少,但跟金泽滔在一起,总会轻松愉快,听了这么久,他还真有个疑问:“泽滔,没见你来过京城几次啊,对京城比老京城的都还熟溜。”

    这时候信息封闭,不象后世什么事情网上一查什么都能了解。按金泽滔说的,很多连老京城都不一定能说得上来。

    金泽滔只是淡淡笑笑:“多看多记,多思多虑,一路行来,总有收获。”

    温重岳非常赞同这个观念:“不错,人生和旅途一样,处处有学问,事事皆文章,多看多记,就能不断丰富人生历程,从某一程度上讲,这是拉长了生命。”

    大家都鼓掌,这倒是个新鲜的观点,金泽滔也很敬佩。

    他两眼盯着窗外,看行道树和远处的楼和人都从身边呼啸而去,不觉有点痴了,喃喃说道:“是啊,人生就象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渐渐地风景变得模糊起来,隐约中,他仿佛变身为另一个自己,在京城人流中惶惑奔窜,这是个还没成为事实的事实。

    四年后,自己的大弟小洋也会来到京城,作为农民工,从事着最为危险的建筑工作,整天在高空脚手架上串行。

    那一年,他家刚翻新了房子,借了点外债,小洋为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一直不愿出门打工的他也随着村民来到京城。

    父亲正在为他进城奔波着,一直秉承君子不器的父亲也佝偻着身子,觍着脸低声下气地到处求人托关系。

    那一年,他正在为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家庭的命运焦思苦虑,他仍然如鹰巢里还未学步的雏鹰一样,只会索食,没有奉献。

    小洋从高空坠落,幸好被下面的竹帘挡了几下,捡了条命,万幸的是还没伤着脊椎,但全身骨骼多处断裂,在床上偷偷将养着,一直瞒着家人。

    那一年,父亲凌晨起早,准备乘头班早车去找永州市的战友为自己跑进城,途中,出了车祸,只留下表面破裂的一块上海牌手表,就撒手西去。

    在浑浑噩噩中办完父亲的丧事,才得知小洋已经在京城的工棚里卧床了二个多月,等他赶到京城时,看到弟弟形销骨立犹如一具骷髅时,悲从中来,抱着弟弟嚎啕大哭。

    那一年,他请了三个月长假在京城陪着弟弟,辗转奔波于各大医院,他把父母硬要他留下的准备结婚的钱花个精光,最终也没能给弟弟治愈,此后,弟弟就回村里务农,但一直病魔缠身,没好利索,一个壮劳力就成了半残废。

    离京前,他背着弟弟两人第一次逛了故宫和长城,此后,两人再没去过京城。

    那一年,他也如今天一样,在穿行于京城的车上坐着,但车窗外没有风景,也许,只是因为没有心情,才没有风景。

    此生,他又一次来到京城,只是目的地不一样,此次是陪着领导看风景,大家都有心情,风景也很怡人,他希望,每一个在他身边的人都有看风景的心情。

    汤军贤见金泽滔看着窗外发呆,拍着他的肩头说:“怎么,又有感触了?现在你也是小有名气的青年财经专家了,听说财政部都要邀请你参加一个研讨会?”

    苏子厚到省财政厅任职后,之前交于他的三篇文章也陆续发表,其中《振兴财政的战略思考》一文据说辗转于高层领导,先在内参上刊发,最后在中央机关刊物《求真表。

    这也被视为中央高层开始重视经济财政改革的一个信号,此文引起经济学界的轰动,与其说此文的理该价值还不如说是其所代表的风向标作用,金泽滔因为只是副署名,倒也风平浪静地没有象苏子厚副厅长一样引起广泛关注。

    但陆续出现在各类权威刊物的金泽滔也引起了学界内对他的注意,再加上刚进行政体制的苏子厚学者厅长的推荐,财政部科研所也逐渐开始关注,邀请他参加财政体制改革理论研讨会。

    金泽滔看着车内关注的领导,说:“我是附骥尾彰虚名,这是老师厚爱,哪敢称专家,苏厅长写了封信,让我结合基层财税实际情况,做个调研,做个准备,如果有机会,就汇报一下,不过在这样的研讨会上,能者如林,估计也轮不到我发言。”

    温重岳书记说:“苏教授学术造诣深厚,品性雅尚高洁,向来怀瑾握瑜,为我辈楷模,能到财政部门工作,也是你们财税干部和财政事业的福音。”

    温重岳对苏子厚评价相当高,这或许是他后世能和苏子厚搭班并愉快相处的重要原因。

    曲向东有些凝重地说:“东源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已进入关键期,项目资金申报也有眉目,泽滔,回来后你要尽快把项目及资金落实到位,东源的后续工作也要加快进行,温13看網记及包县长都高度重视。”

    金泽滔说:“温书记,各位领导,滩涂养殖产业化是我们产业办的主要职能,身为产业办负责人,我责无旁贷。其实罗才原、何健华两位书记早就部署筹划,只要项目专项资金一下来,后续工作马上就能启动,东源和三水两镇领导还希望能在七月台风季节来临前,滩涂养殖塘能养上第一批种苗,那么在年底就能出效益了。”

    温重岳不住点头:“干工作就要有这样的劲头,特别是基层乡镇,立足实际,解放思想,会出思路,出好思路,有了思路,就要有咬牙切齿的劲道,更要早部署,早落实,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

    包兆辉县长笑着说:“温书记说得对,乡镇工作,特别是关乎农民和农村问题的工作,党委政府有了共识,就要把共识化为共力,东源是个老大难的地方,现在生机勃发,正逢发展良机,正如首长说的,有了机遇,就要紧抓不放,虽然出了点问题,但不要怕出问题,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县委县政府都是你们坚强后盾。”

    包县长是在座年龄最大的领导,身体一向孱弱,本来年初地区准备调他到地区人大休养生息,但浜海**案出来后,也只能留下再坚持一段时间。

    这次京城之行,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和包县长搞好关系,浜海县城海鲜码头酒店总经理人选还要包县长首肯,这是个艰巨的任务。

    包县长从参加工作就一起没有离开过浜海,也是浜海德高望生的老领导,在浜海根深叶茂,深孚众望,很得干部群众的敬重,就是王如乔书记有事也是亲自到他办公室商量。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