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专项资金终于申请下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四章专项资金终于申请下来

    包兆辉的话分量很重,即便身为王如乔门生的罗才原也很感振奋,包县长一席话,也是他代表县委县政府对前期东源接二连三爆发群体**件的正式结论意见。

    罗才原和何健华两位书记都当场表态,一定不辜负地区及县领导的期望,抢抓机遇,做大做强绣服产业和滩涂养殖业这两大支柱产业。

    第二天,秀雅大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出席东源秀雅市场奠基仪式的领导一早就来到仪式现场,八点整,仪式正式开始,先是旭日区领导代表当地党委政府热情洋溢地致辞,然后温重岳副书记代表永州和浜海两地致贺词,最后外贸部一位部长助理也亲自到位并讲话。

    仪式简短而庄重,不到一个小时,奠基仪式后,披彩戴红的工程车就轰隆隆进场,标志着东源秀雅市场正式动工,半年后,这里将矗立起一座连接欧亚市场的京城绣服专业交易大厦。

    回西州后,金泽滔就和温书记他们分手,他将和先一天到达的胡文胜他们一起,到省财政厅催办一下项目资金申请事宜。

    省财政厅他不陌生,前世也经常来这里办事,胡文胜、王奎良、预算科长吴中平和马文化四人已经在厅传达室外等候。

    金泽滔和他们打过招呼后,就随他们先进省厅预算处找市地组负责人。

    预算处是财政厅第一处室,肩负着全省财政资金安排及拨付、年度预决算报表编制的重负,预算处手中掌控着全省财政资金,每天从他们手中进出的都是千万以上的大额资金,哪怕一个普通科员下到基层,一般也是当地党政领导亲自陪同。

    系统内部因为业务往来,还算客气,关系好点的还能泡杯茶,若是没有熟悉的人陪同,一般人还真难进这个门。

    吴中平是胡文胜来后提拔的,任科长时间不长,同省厅预算处除了通过几次电话,还真是不太熟悉,金泽滔他们四人进了办公室,也没人招呼他们。

    胡文胜有点尴尬,恼怒地盯了吴中平一眼,吴中平大概还是第一次进省厅,神色愈发拘谨,王奎良虽然分管财政,但丁万钧时代,省厅关系一般都是丁局长自己把握,所以同省厅关系平平。

    金泽滔倒还认识这几人,他先散了圈烟,办公室里才有人抬头说了句,找谁啊。

    金泽滔招呼道:“沈组长,你好,我们是浜海财税局的,来这里看看我们和你们联系过的滩涂开发改造专项资金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沈组长叫沈伟跃,几年后慢慢地做到副处长,后来调到另一个业务处室任处长。

    沈组长态度明显比刚才热情了一点:“哦,你们就是浜海县局的?坐吧,报告我们看了,厅领导也过目过,正想和你们当面谈谈。”

    然后有些疑惑地打量了下金泽滔:“你是……我们认识吗?”。

    金泽滔笑着说:“财税系统谁不认识你沈组长,我是金泽滔。”

    沈组长刚才还爱理不理地端坐着,一听金泽滔的自我介绍,噌地就窜了过来,热情地握住金泽滔的手:“哎呀,是金泽滔啊,算起来我们还是师兄弟呢,我也是苏教授的学生。”

    金泽滔知道他是西大毕业的,估计他上学那会,苏子厚当财政系主任,说是苏教授的学生也说得过。

    金泽滔也很开心地说:“原来沈组长还是师兄啊,那真是太有缘了,沈师兄年轻有为,地市组是预算处的大组,领导很重视啊。”

    沈组长客气说:“跟老弟你比就差得远呢,你跟苏厅长的几篇大作,我们都拜读了,振聋发聩,高屋建瓴,不愧为老师的亲传弟子。”

    两人又客套了一会,沈组长才仿佛刚想起胡文胜他们还巴巴地站一旁看他们叙旧。

    办公室不大,沈组长请他们到旁边的会客室就座,边走还亲热地搭着金泽滔的肩膀,让跟着后面的胡文胜他们不禁又羡又妒。

    沈组长说:“泽滔,你们的报告看了,没什么问题,厅党组也商量过,就几个数据需要你们补充下,今天你亲自来,说什么也要把这事办扎实。”

    “谢谢伟跃兄的关心和支持,感谢厅领导的大力支持,我们滩涂项目现在可就等米下锅了,专项资金落实到位后,滩涂改造开发工作就正式启动,这对我们来就真是雪中送炭。”金泽滔感激地说。

    两人在称呼中都自觉地把前面的姓去掉了,感觉关系都亲近了许多。

    在接下来的情况汇报中,胡文胜和王奎良都说得精神抖擞,天花乱坠,但沈伟跃组长好象都有点敷衍地点头,虽然表示认可,但当有什么问题,不去询问两位县局领导,却和金泽滔有商有量,对项目资金申报书逐条对照着补充。

    这让胡文胜他们既失落又失望,若是换了丁万钧,金泽滔绝不会如此托大,但对眼前这两位领导,他实在是好感欠奉。

    两人又商量修改了一下,沈伟跃就拿了两份空白申报书,连同报告让胡文胜他们就在会客室重新抄写一遍。

    沈伟跃拉着金泽滔把胡文胜他们扔在会客室里,直接去找处长汇报,预算处长张晔,三十来岁,有些发福,说话轻声轻气的,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

    但金泽滔知道,张晔将会创造一个纪录,是省财政厅在位时间最长的预算处长,他一直干到十五年后才离开预算处,前后有近二十年任职时间,之后就挂了个厅长助理,好象再也没有动静。

    这在全国财政系统可能都是特例,他先后跟了四任厅长,一直在这炙手可热的预算处长位上呆着,既没被提拔,也没有被贬谪,可算是越海财政系统的奇迹。

    张处长对待金泽滔不卑不亢,既不热情,也不冷淡,但说起金泽滔省报那篇文章,却象打开了话匣子,口若悬河,侃侃而谈,而且言之有物,对越海农村和农业情况相当熟悉,并难得地赞扬了金泽滔的文章对越海全省农业都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金泽滔自然连声谦虚,两人从处长办公室出来后,胡文胜等已工工整整地誊写好了申报书和报告,重新打上公章。

    沈伟跃也没细看,交代办公室下属交送领导签字,对胡文胜他们说:“胡局长,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们会抓紧时间把资金拨付下去。”

    胡文胜等人虽然不受待见,但总算把资金申请了下来,激动地邀请省厅领导一定要一起吃顿便饭。

    沈伟跃笑着说:“不用了,我和金泽滔同志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

    下电梯的时候,胡文胜还是有些不放心,饭不吃,心意就不能表示了,那么一大笔钱,不请吃请喝心里哪会踏实。

    金泽滔自然知道他们上来的时候带了些土特产,这时候也就送些吃的喝的,不象后世这么浮躁,不送钱送消费卡都不好意思进厅大门。

    金泽滔送他们下楼的时候说:“胡局长,不好意思,我还要到老师那边拜访一下,就不陪你们回去了,项目的事情,我会盯着的,东西让驾驭员直接放传达室,我会对沈组长把你的心意转告到。”

    苏子厚副厅长去省政府开会去了,金泽滔坐沈伟跃办公室一直等到快下班时,办公室才通知说,苏厅长晚上还要参加一个重要饭局,不能回来了。

    金泽滔谢绝了沈伟跃的留饭,也没回去和胡局长他们会合,而是直接去了西州大学招待所,苏厅长在财政厅还没有分配住房,仍住在学校教师宿舍。

    金泽滔电话跟师母苏雅容约好晚上老师回来后见面,就在西大前门的一个小吃店里要了碗面条,上大学那会儿,还挺羡慕那些经常上小吃店的同学。

    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自己还清楚地记得年大学生活,自己统共也就进来过二次,一头一尾,第一次高兴地进来,第二次是痛哭着离去,小吃店也可以说见证了自己四年的大学生活。

    金泽滔还在神游天外,想着大学生活的时候,忽然有人惊喜地叫:“金泽滔,真是你呀,哎,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泽滔回头一看,隔壁桌几个正在等待上菜的男女大学生中站出一个女孩,一头短发,五官精致如玉,穿着粉红的短袖上装,下着浆洗得发白的牛仔短裤,十分的清凉。

    正是和章进辉一起吃过饭的西大女生王雁冰,金泽滔朝着她摇了摇手,王雁冰也不见外,直接就过来在金泽滔旁边坐下。

    金泽滔看了和他同桌的几个同学,说:“和同学一起啊?最近还好吧?”

    王雁冰显得很开心:“是啊,和同寝同学一起,过得挺好,你怎么样?”

    金泽滔指指自己皱巴巴的衬衣,和周围大学生鲜衣怒马显然相距甚远,说:“出了校门,才明白为什么叫天之骄子,有一天当你工作了,接触社会了,什么骄傲都没了,你得为生存为前程奔波,你看我,出校门才半年多,感觉就和你们有代沟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