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上老包县长儿媳的主意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六章打上老包县长儿媳的主意

    苏教授苦笑着说:“也是刚进财政厅,同事们热情,我也不好一口回绝,以后会注意的。”

    金泽滔收回湿毛巾,又换了一块,说:“我见到老师第一次抽烟时,你还说过,一天两支,早一支,晚一支,一支不多,一支不少,令我印象深刻,我觉得老师是个有大毅力,大智慧,坚持本我,不会轻易被人改变的人。”

    苏教授渐渐地坐直了身体,放下覆盖在额头的毛巾,对宋雅容说:“泽滔提醒得很对,做官跟做学问一样,坚持本性,不能人云亦云,坚持真理,不能随波逐流。不是春来偏爱酒,应须得酒遣春愁,我既不爱酒,也不春愁,喝哪门酒,行了,雅容,不用再抱怨。”

    宋雅容喜气洋洋,章进辉目瞪口呆,金泽滔则若无其事。

    苏教授不知道想通了什么,刚才还懒洋洋地仰坐在沙发,也起身在客厅转了起来:“你们的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要抓紧,今年能出效益吗?”。

    金泽滔连忙把滩涂开发改造前期工作认真汇报了一遍,并表示如果省厅专项资金能及时到位,七月份台风季节来临前应该能下去一批种苗,年内就能见到效益。

    如果一期项目成功了,那么之后的开发就可以完全实现市场化。到时,千百年来成为荒滩废田的滩涂将会成为农村致富的聚宝盆,这对越海沿海渔民来说是一场**。

    苏教授越听越兴奋,挥着手说:“你要发挥自己优势,理论指导实践,实践也要完善理论,政府支持农业和农村发展是个大课题,我会交代科研所同志跟进这个课题,你要负起配合和指导职责。”

    金泽滔说:“是,老师。说起科研所,刚才西大学生会一位同学向我提建议,西大部分师生想利用暑期时间到东源滩涂开展社会调查,我答应了,这是互惠互利的好事,教授下滩涂,也是送科技下乡。我们很欢迎这方面的帮助。”

    苏教授笑说:“这倒不谋而合,明天我会打电话跟学校商量一下,学生老师进农村也不能一哄而上,要有计划,这样才能帮得上忙。”

    金泽滔点头说:“还是老师考虑得仔细,回去我就向县委汇报,我们完全可以在浜海或东源设立一个社会实践基地,建立企业和学校、农村和学校的长效合作机制。”

    苏子厚用手指点着金泽滔的头,回头对苏雅容说:“我这学生是我在西大最大的收获,有理论水平,有实践能力,脑袋灵活,思路开阔。西大正准备出台支持科研成果转化生产力的政策和措施,他就开始出主意了,建立社会实践基地,和企业,和农村建立长效合作机制,这就是一个重要途径。”

    宋雅容也愈看愈喜爱,章进辉恨不得自己变身为金泽滔,羡慕嫉妒高兴愤恨各种情绪杂陈心头。

    金泽滔在西州又呆了二天,和西大学生会、校外联处一起就学生暑期社会实践及科研合作事宜达成了一个初步方案。

    省财政厅的工作效率前所未有的迅速,金泽滔回浜海的时候,马文化高兴地告诉他,东源滩涂改造专项资金已经下来,这两天就打到东源产业办账户。

    金泽滔向曲向东汇报了关于和西州大学合作事宜,准备在东源建立西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和校地合作基地。

    曲向东高兴地说:“现在全国上下都掀起一股学习贯彻南巡讲话的热潮,我们浜海要走在前面,一要解放思想,二要加快步伐,三要科技兴县,你这个提议很好,走,一起向王书记汇报一下。”

    王如乔书记的办公室和组织部在同一幢办公楼,在王书记办公室门口时,曲向东脚步一顿,忽然说:“现在滩涂专项资金也到位了,罗才原曾跟我建议过,考虑到滩涂开发改造工作涉及到多个部门,他跟我建议……”

    金泽滔立起耳朵,难道产业办负责滩涂开发改造又起变化?曲向东还没说完,王如乔办公室忽然打开,走在前面的是身体有些佝偻的包兆辉县长,王如乔书记在后面虚扶着。

    包兆辉县长仅对曲向东点了点头,却喜笑颜开地对着金泽滔说:“泽滔同志啊,刚才还和王书记谈到你,西州事情都办好了。”

    京城几天相处,金泽滔对包兆辉县长也有些了解,不拘小节,爱开玩笑,喜欢和年轻人说话,说:“老包县长,都办好了。”包兆辉县长喜欢年轻人称自己老包。

    曲向东笑说:“包县长也在,正好,我们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金泽滔很自然地上前替王如乔搀住了包兆辉,有些神秘地说:“老包县长,今天气色不错啊,是不是媳妇给你做了什么营养大餐啊?”

    王如乔和曲向东摇摇头,这一老一少也奇怪,挺合缘的,老包县长最听不得别人开他和儿媳妇的玩笑,但独独眼前这年轻人却经常拿他儿媳说事,而老包县长居然也不恼。

    包兆辉伸手就往金泽滔头上敲了个爆栗:“你这小猢狲,没大没小,什么话也敢讲。”

    包兆辉儿媳妇是县招经理,县府办行政科副科长,金泽滔经常在县招出入,一来二往跟招待所经理曹剑缨也就熟悉了,曹剑缨身为女子,却一副男人的脾性,好打抱不平,豪侠仗义,能喝酒会抽烟。

    曹剑缨虽说是包兆辉的儿媳,但浜海人都知道,老包县长把她当自家闺女疼。老包县长的儿子是个军人,十年前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留了一个遗腹子,曹剑缨就带着儿子和老包两老相依为命,一直未曾再嫁。

    金泽滔有些委屈:“曹姐那是孝敬你老人家,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不兴人家提。”

    包兆辉佯怒:“你这猢狲肚里卖什么膏药我能不明白,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剑缨的事她自己作主,我不插手。”

    金泽滔苦恼说:“老包县长,都说你老开明,我看你就是个老封建,还不是你自己想不明白,你不开口,曹姐她敢作这个主吗?还解放思想大讨论,我看这宣讲团你得亲自带队听讲,先把自己的观念转变一下。”

    王如乔和曲向东两人相视苦笑,这件事他们也知道,在京城,金泽滔整天粘在包兆辉身边,起先人们还以为他敬老爱幼,但渐渐地都听明白了,原来金泽滔是为海鲜码头酒店说项,撬老包县长的墙角,想挖他媳妇去海鲜码头酒店,但老县长始终没有明确态度。

    浜海海鲜码头酒店开业在即,酒店总经理迟迟没着落,风总还得在东源坐镇,李沉鱼做个部门经理还行,让他管酒店那是上梯子摘星星,他够不着啊。

    柳鑫婆娘朱小敏虽然精明强干,但管理食堂和酒店两码事,一时还接不上手,所以金泽滔就把主意打到了县招经理曹剑缨的身上。

    虽然时下机关干部下海经商也成一种潮流,但真让观念比较传统的包兆辉下决心,让曹剑缨辞去铁饭碗下海经商,还真是转不过弯来。

    包兆辉气呼呼地说:“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这生意就这么好做?”

    金泽滔继续劝说:“老包同志啊,事情要瓣开来说嘛,曹姐是个经营酒店的人才,这个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没有异议吧?”

    包兆辉也不是真生气,他只是见不得儿媳在外面受苦,再说,在县招上班,还朝五晚九的有个休息时间,虽然赚的是国家干部的死工资,但总归旱涝保收,在企业做事,谁能知道过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

    金泽滔见包兆辉默不作声,又说:“曹姐脾气直爽,敢当敢言,很合适企业管理,但不适合机关工作,这个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没有异议吧?”

    包兆辉摇了摇头,心里却也赞同,这媳妇做事干练,但就是见不得龌龊事,当时在县府办就是和机关上下都闹得不可开交,才将她打发到县招。

    金泽滔最后说:“老包同志,说句让你可能不开心的话,你现在树大叶茂,还能遮风挡雨,但曹姐才多大?儿女有谁能一辈子受父母的荫庇?”

    包兆辉起先还一副据理力争的气势一下子就全下来了,是啊,媳妇这性格自己在位还好,若是自己离任了,还真保不准出什么事。

    现在的身体和精力已越来越不济,他不想被人议论占着茅坑不拉屎,清白了一辈子,他想得个善终。

    今年底无论如何他都将主动请辞,将退未退进时,他最担心的是儿媳和孙子未来的命运。

    金泽滔之所以敢在县委书记办公室对老县长穷追猛打,主要是基于对老包县长脾性的了解,老县长清正高洁,向不以势欺人,更不会以权谋私,他还有个毛病,就是好面子,在书记面前提这事,这也就断了老包县长别的念想。

    再有一个原因,他是对老包县长的这个儿媳妇志在必得,浜海社会形势复杂,各种关系千丝万缕,有个公安局长的媳妇坐阵还镇不住浜海体制内外的一些牛鬼蛇神。

    而曹剑缨就不一样,多年经营县招,各种关系理得贼清,再加上老县长的余荫,浜海方方面面都卖她的账,更主要的是曹剑缨与其说其管理能力还不如说其公关能力极其强悍。

    如果她和朱小敏搭档,一内一外,珠联璧合,那真是经营酒店的最佳搭档。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