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妖妇曹剑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七章妖妇曹剑缨

    金泽滔见老县长有些动心,说:“老包县长,儿孙自有儿孙福,海鲜码头酒店也是投资超过二百万的高档酒店,这在永州还是第一家上档次的纯餐饮酒店,你老高风亮节,为支持我县经济发展,连儿媳妇都贡献了,作为投资方的东源集团也一定会有相应的保障措施,这点你放心吧。”

    曲向东笑骂:“你这狗嘴就吐不出象牙,什么高风亮节,有你这样和老县长说话的吗?”。

    一直默不作声的王如乔书记也开口了:“包县长,京城的时候东源集团邵总就向你保证,这后顾之忧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你还是不放心,可以停薪留职嘛!”

    金泽滔心中大喜,就是等你书记这句话,果然,原本还在犹疑不决的包兆辉这下也下定了决心,他长叹一声:“你小子贼鬼,我老包终年打雁还是被你这小狐狸算计,小缨的事她自己做主吧,但有一点,我这媳妇是脾气耿直,见不得肮脏事,你这酒店要是合法经营那也罢,若是藏污纳垢,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可就别怪我老包言之不预。”

    金泽滔大喜,连忙拍胸脯表示,一定会监督东源集团文明经营,合法致富。

    倒是王如乔书记很感慨:“为了企业发展壮大,你都敢把黑手伸到老县长身上,说你胆子大呢,还是说你工作责任心强?”

    金泽滔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干财税工作的,企业纳税人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只有他们发展壮大了,我们才是有源之水,有本之木。”

    心里却在嘀咕,要是这店是你家开的,估计你早就绑架了老县长,还象我这么讲文明讲礼貌,尊老爱幼,跟他说了这么多大道理。

    对金泽滔来说,说服老包县长那才是大事,正事。至于和西大建立校地合作基地的事,都已经谈好的事,只要县领导首肯,就没他什么事,自然有相关领导和部门来联系协调这事情。

    从王如乔书记办公室出来后,金泽滔就奔县招待所,曹剑缨听起来有点象男人婆,但其实长得身材娇小,婉约可人,穿衣打扮也很讲究。

    金泽滔坐经理办公室时,曹剑缨正点着支细柄女士烟,吞云吐雾。

    金泽滔皱眉说:“我说曹姐啊,女人抽烟会变丑的,难道你不知道?”

    曹剑缨横了他一眼:“我变丑关你什么事?”

    金泽滔掩面低头:“不关我的事,但关海鲜码头的事,我总不能给酒店带个丑八怪总经理去吧?”

    曹剑缨上身跨过办公桌,伸手就去抓金泽滔的衣领,急切地问:“我爸同意了?”

    金泽滔嘴巴往桌上努努,曹剑缨低头一看,却见整个胸脯压在桌上成柿饼一样,这还算了,这上衣领口开得大大的,整个柿饼就仿佛剥了皮一样,啥都看明白了。

    曹剑缨脸红得跟柿子一样,又恼又羞,瞪了金泽滔一眼:“登徒子色狼!”

    金泽滔也不生气,嘻嘻笑说:“就算是,我也是好登徒子,哪个登徒子有我这么好心还提醒你。”

    曹剑缨拾了桌上的烟盒就想往金泽滔的身上扔,金泽滔说:“你要扔我,别人看见了,你就成登徒子了。”

    曹剑缨终于怏怏罢手,咬牙切齿地说:“到底怎么样?我爸点没点头?”

    曹剑缨是个急性子,这段时间她反复考察正在装修的金钱湖边的海鲜码头酒店,感觉这才是梦想中的酒店,这才是自己的人生舞台。

    坐在死气沉沉的县招办公室,感觉连呼吸进来的空气都带有腐朽的味道,金泽滔从一开始瞄上自己,她就心动。

    她看得很清楚,现在表面看上去还金碧辉煌的县招待所,无论其硬件建设还是软件管理,都已经严重**没落,实行股份制改造是早晚的事。

    公公即将离任,摆在自己面前的就两条路,一是调个好单位,把儿子拉扯大,就此终老。二是辞职下海,干老本行,她相信凭自己的能力,挣个温饱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继续在县招混下去,她压根就没考虑过。

    曹剑缨言行举止虽然有些粗线条,但心思细腻,善于察颜观色,在县招做了这么久的经理,她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金泽滔说:“老包县长点头了,还当着王如乔书记和曲向东部长的面,按他的性子,绝无反悔的可能,你可以行动了。”

    曹剑缨立时心花怒放,有些妩媚地瞟了金泽滔一眼:“金主任出马,果然不同凡响,连王如乔书记都被你绑架上了,我爸即使反悔也只会回家摔东西。”说完还吃吃地笑。

    金泽滔熟视无睹,你要当她是女人,那真叫悲哀,金泽滔甚至怀疑刚才她上身跨过办公桌都是在做戏,这是一个把现实和舞台混淆了的女人。

    她的性格跟过小欣有些象,有严重的人格分裂的倾向,当然这不是精神失常,只是性格上的特性。正经的时候象个淑女,作弄人的时候象个妖妇。

    曹剑缨挥了下拳头,风一样把金泽滔扔在办公室里,金泽滔只有苦笑,这是典型的新人进洞房,媒人抛过墙,况且这新人还没进洞房,自己这媒人就被置之度外了。

    柳大局长现在忙得一塌糊涂,给他打电话,多一句话都没有,直接交给他一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接柳叶放学,孩子她妈朱小敏正在为酒店开业四处奔波,连柳局长都不知道她到哪出差,自己正在为一个案子焦头烂额,没时间了。

    金泽滔只好乖乖地应命,这一放下电话,就傻了眼,孩子在哪上学,几点放学,这都没问,拨回去,没人接,打传呼,没人回,估计柳局长生怕金泽滔反悔,干脆就来个不理不睬。

    金泽滔没办法,只好问李沉鱼,李沉鱼也只隐约记得在天门山脚下的方向,金泽滔差点摔倒,拜托,浜海中小学都集中在那天门山下。

    金泽滔最后无奈,也不顾日头当空,只好一家一家去找。

    浜海小学是他首选的小学,这所小学历史悠久,师资力量雄厚,几乎就是浜海县机关干部子弟小学,大半年来浜海出差,来来往往经过这所小学也有多次,但金泽滔一直不敢停留片刻。

    前世儿子就是在这所小学上学,几乎都是他每天接送,这条路洒满了欢笑和骄傲,也落满了鲜血和泪水,或许真是事过境迁,或许是还未成事实,他感觉自己就象是个局外人,一个看风景的人。

    他慢慢地走过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小道,以后这条小道两旁的民居都将被拆除,唯有小道的尽头浜海小学将仍旧屹立。

    现在学校不象后世管得这么严,大门形同虚设,金泽滔如入无人之境,直接找到校长室。

    校长是个年长的妇人,疑惑地看着金泽滔:“这位同志,你找谁?”

    金泽滔搓着手说:“不好意思,我受一个朋友委托接他女儿放学,但忘了问哪一个学校哪一个班级,想向校长打听一下。”

    校长警惕性很高,朋友把女儿都放心交给你接,居然没告诉你学校班级?你以为你是编剧啊,但对待不安好心的坏分子,不能打草惊蛇,要先麻痹其心智,经过十年动乱的老校长阶级斗争经验十分丰富,她决定先稳住他。

    老校长和蔼地亲自倒水让座,让金泽滔大为感慨,二十年后这学校校长也没这服务态度,哎,现在的人多纯洁,多纯朴啊。

    他却不知道老校长已经把他列入坏分子阶级敌人的行列。

    金泽滔喝了半杯茶,老校长也从办公室外面回来了,客气地说:“这位同志,你在哪工作的?”老校长随便扯了个话题,体育组老师还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

    金泽滔心想反正到下课也一段时间,就聊聊吧:“我是东源的。”

    “哦。”老校长神色平静,心里已经有些慌乱,“你看,年纪大了,都忘了问问你,那孩子的父亲是干什么的?”她只好胡乱问了个问题。

    金泽滔有点愤愤然:“她爸是公安局那个局长,居然把电话一扔就完事了,我容易吗这么大热天?”

    老校长心里接了一句,这可真不容易,你都把主意打到公安局长的身上了。

    她偷偷地把办公桌抽屉里露出一角的公安局协查通报塞了回去。

    从眼前这年轻人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跟这张协查通报的那个流窜抢劫杀人同伙有一大半的特征能对号入座。

    想到这里,她反而镇定下来,作为一名老校长,老党员,她有这样的觉悟,面对凶残的歹徒,她不能退缩,她要挺身而出。

    金泽滔并没有被老校长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势所吓倒,他皱了皱眉头:“校长,你看现在能不能再催一下,柳的女儿要是不在这所学校,我还得去另外学校找找,总不能接丢了她吧?”

    老校长平抑了心中的冲动,她站了起来:“同志,你再坐坐,我去催催。”

    这歹徒沉不住气了,要原形毕露了,她毫不慌张,很冷静地打开门,一出办公室,一阵热风吹过,她才发现全身都湿透了。

    几个健壮小伙子在一个英俊青年率领下,雄纠纠气昂昂地跑了过来,老校长连忙拦住了他们,说:“赶快打电话给公安局,就说协查通报上的流窜作案的同伙歹徒盯上了柳局长的女儿,正被我稳在办公室里。”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