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娘托孤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二十九章老娘托孤

    (这两天征求了许多人的意见,也得到了一些书友的建议,很感动,我都会认真考虑,努力改进,让非常官道更丰满,更吸引人。惯例感谢昨天打赏的刘定凯,感谢夜北风紧的月票支持!)

    弟弟最终没能圆了大学梦,这一切都归根于自己,家里培养自己一个大学生,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和精力,没有为他选择更好的西桥区中学,另外,弟弟也急于工作,减轻家庭负担。

    在后世,小海慢慢地管理起一家公司,以他一个高中毕业文凭管理着一大群学历文凭比他高得多的大学生。

    事实上,在金泽滔的心目中,弟弟才是父母的骄傲,但几乎,直至父母耗尽生命,都是为金泽滔一个人绽放。他从工作后,就不认为自己是家庭的骄傲,相反是家庭的累赘,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败类。

    他欠父母一个骄傲,欠弟弟一个大学的门槛。

    他努力做好自己,积极有为,做家庭和亲人的骄傲。

    他也给弟弟尽力创造一个上大学的机会,以弥补前世今生的遗憾。

    此生,他不想任何一个亲人生命只为自己绽放,他愿意,为家人,绽放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第二天,当金泽滔慢悠悠地赶回东源时,东源长短街整齐划一的电杆灯箱已经张灯结彩,这是海鲜码头酒店办喜事的一大特色,海鲜码头酒店的口号是把喜事办成一个节日。

    更何况这罗立茂还是实际上的酒店大股东呢,作为照顾,提前二天就开始打广告了,长短街上罗校长的名声本来就不薄,这一打广告,谁还不知道罗校长,现在的罗主任就要当新郎了。

    每隔上十步灯箱上就能看到神采奕奕的罗立茂那圈大理石篱笆,金泽滔都能从他那张猪腰脸难得地挤出的笑容看出一丝喜庆来。

    由此可以,相由心生,谁说猪腰脸一定是苦脸,但一路十几个猪腰脸看下来,金泽滔也感觉都快吐了。

    回到财税所金泽滔好不容易喘了口气,还没召见一个干部过来安排工作,办公室大门嘭地象是被巨石砸开了。

    金泽滔惊魂未定地看着门口,却见看了一路的猪腰脸就咧着嘴近距离对着自己笑,金泽滔手指点着门口兀自在开心的罗立茂,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罗立茂傻了眼,他好不容易终于在第一时间逮住了金泽滔,却见他面色仓惶,仿佛受了多大的惊吓似的,门外,闻声而来的胡祖平等人,也是很惊奇地看着罗立茂,心里不免各种猜测,能把所长吓成这副模样,你这罗主任得多反常才行?

    金泽滔还没开口,罗立茂小眼睛急转,连忙说:“泽滔,不是我急,是老娘催得急,我这不是让镇党政办都盯你财税所吗,你这车一来,我就赶紧过来了。”

    金泽滔只好把火先压着:“老娘有啥事这么急的?”

    罗立茂大倒苦水:“这婚事都要等你来定,你不来,这事定不下来。”

    金泽滔只好对胡祖平说:“通知下去,一个小时后召开所务会议,大家准备下汇报内容。”

    罗立茂最近财大气粗,在长街南端买了幢立式四层楼房,一方面也是作为新房用,另一方面也是让老娘老有所居。

    老娘眼神不太好,但一眼就能看清金泽滔,这座楼金泽滔也来过几次,楼房装饰和家俱摆设都是金泽滔的主意,只要金泽滔开口,一般没有罗立茂什么事。

    老娘拉着金泽滔的手就是好一阵唠叨,这么出差那么长时间了,都瘦成这个样子了,金泽滔唯唯诺诺地应着,罗立茂赶紧寻刘美丽去了。

    唠叨了大半个小时,金泽滔也不着急,仿佛早就忘了再过半小时还要召开所务会议,倒是一开始还低头吃吃发笑的罗立茂自己也吃不住了,才说:“娘,你就说正经事吧,泽滔等会儿还要开会。”

    老娘这才说:“也不早吱声,你这嘴巴平时挺能说的,关键时刻总不吭声,你这丑儿,我该咋说你呢?”罗立茂立马就蔫了。

    金泽滔笑笑说:“没事,老娘你爱怎么唠叨就怎么唠叨,关于立茂婚礼的事你老人家就放宽心,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我让酒店的风落鱼都安排妥贴了呢。至于农村的一些乡风喜俗,老娘你亲自做主,我们一件件落实好就行了。”

    老娘喜气洋洋地说:“还是我滔儿办事才叫人放心,乡风俗礼我们老家亲戚都知会过了,用得上你等婚礼结束后再吩咐你做。”

    金泽滔说:“这就好办了,明天是周日,公休时间,后天是周一,也是大婚吉日,上午十点我会亲自带人迎接新人,老娘你就在这里静候佳音,有得你忙活的了。”

    老娘乐呵呵笑:“现在办喜事不比以前农村,省心省力多了,就是多化些钱,不过,不是图个吉庆嘛,该化化。”

    金泽滔也笑了:“那是,再说,现在立茂也不缺那个钱,你老就等着享清福,抱大胖孙子吧。”

    老娘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小茂不太懂事,你当哥的要多关照着他,免得他不小心出差错,他能当个校长我已经要感谢满天神佛了,这再上去这福禄就有些薄了,你是小茂的大贵人,要把他当弟管当弟使。”

    老娘有朴素的人生观价值观,金泽滔听到这里也不禁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上辈子罗立茂当校长一年后就锒铛入狱,或许真是福薄?

    难道今生自己金身重塑,才会有强大的福禄寿缘,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后报?

    金泽滔连忙郑重应允:“老娘,不说福薄福厚,我和小茂就是兄弟的缘,你是老娘,也是我们俩兄弟的老娘。”

    老娘却拉着罗立茂和刘美丽小两口卟嗵在金泽滔面前跪下,金泽滔吓了一跳,双腿一软,也卟嗵跪了下去。

    老娘严肃地盯着金泽滔说:“泽滔,你说老娘迷信也好,神道也好,老娘过了今天保不定明天,小茂这孩子命苦,注定终生受尽磨难,趁着老娘今天脑袋还拎清,你先起来,我好把话说明白。”

    金泽滔苦着脸说:“老娘,这世上哪有老娘跪儿子的呀,你这不是折我寿吗?”。

    老娘也干脆,腾地拉着金泽滔站了起来:“行,你就别管这俩孩子了。”

    罗立茂和刘美丽规规矩矩地跪着,也没什么不满,估计这事老娘事先有过交待。

    金泽滔也只有无奈地等待老娘发话,老娘说:“小茂自小失父,我硬拉扯着他一路进了大学,这固然有他自身努力的因素,但也劳尽了他的福禄,泽滔啊,他当了校长,亲朋好友都来相庆,但我一晚没睡,我害怕啊。”

    金泽滔刚才涌起的那股惊悚又掠过心头,老娘忽然对着他灿然一笑:“泽滔,你说句实话,如果没有你横插一脚,不要说当什么党政办主任,就那个校长,小茂还能当多长时间?”

    金泽滔只仿佛后背凉飕飕地阴风袭人,他有些迷惘地看了一眼老娘,在这一刹那,他甚至怀疑老娘是不是也是重生一族,虽然他知道这种怀疑很扯蛋,但他觉得老娘能掐会算这瞬间高大圣洁得如西天观音。

    他有些嗫嚅地说:“不会超过一年吧。”

    地上还兀自不信地跪坐着的罗立茂差点没蹦起来:“也就是说再多几个月我就完蛋?”

    金泽滔忽然指着他的猪腰脸骂道:“你个丑八怪,不用再过几个月,你现在差不多就犯事了,挪用公款,用于老娘治病,虽然情有可原,但法不容情,你最终会锒铛入狱。”

    罗立茂吭吃吭吃地不敢说话了,金泽滔继续怒骂:“你以为做得很隐秘,我他**的在财税所翻翻李相德的报表凭证都能找到你的证据,赶紧地回去把东源中学的校长给辞了,都说文人相轻,文人成堆的地方还真要当心点,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出事。”

    罗立茂毕竟被金泽滔拉入阵营时间早,挪用的也没多少钱,虽然早就抹平,但后尾也是金泽滔给清除干净的。

    老娘她愈发坚信自己的眼光,这金泽滔就是金身菩萨,厚福之命,她笑眯眯地说:“丑儿,你哥都说了,把校长职位辞了吧,凡事要多跟你哥商量着办。”

    罗立茂只有俯首听命,心里扑嗵嗵地跳得厉害,他本来还当老娘是心血来潮,老娘打小迷信,总是唠叨自己命薄缘浅。

    但他坚信人定胜天,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他上了大学,分配了工作,还在短短五年内做了校长,他感觉自己能改变命运。

    但从他进大学开始到做校长,老娘就没过过一天舒坦日子,总是担惊受怕的样子,身子骨也一天比一天差,罗立茂这几年日子过得很苦,一边要照顾老娘的身体,一边还要扎实工作,努力进步。

    但他深知,命运从来没有被自己主动掌握过,他战战兢兢地游走着,奔波着,傍徨着,为自己和老娘的命运努力抗争着什么。从某种程度上他和老娘的担忧是不谋而合的,正如之前和金泽滔说过的,每天临睡他习惯日省三身,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今天要做的事先预习一遍,他仿佛看起来很强大,但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弱小和无助。

    从金泽滔第一次邀请自己入伙以来,他才踏踏实实地感觉,命运悄悄地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不是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而是从内到外的改变,他的腰杆从未这么挺直过,他的中气也从未这么响亮过。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