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税收专管员模式要淘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章税收专管员模式要淘汰

    (今天加更一章,更新三章,能求得一票否?)

    老娘对金泽滔的那异乎寻常的亲昵态度起先还让他大吃干醋。但渐渐地他能感觉到老娘此举背后的深意,那是一个母亲对他这个丑儿的那种发自灵魂的厚重如山、深沉如海的爱。

    相处一段时间后,他发现金泽滔对老娘那种发自肺腑的敬重丝毫不亚于自己这个亲儿子,老娘对金泽滔那种百依百顺的宠溺甚至超越了父母对孩子的爱,这种奇怪的感情也许只有用缘份一说来解释。

    无论之前对于老娘这种福厚福薄之说多么的不屑一顾,但刚刚老娘和金泽滔对于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挪用公款一事的对话,就如黄钟大吕般将他打击得魂飞魄散。

    看着老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罗立茂只有感觉高山仰止般的敬慕,老娘虽然目不识丁,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不但是自己的启蒙老师,更是自己人生的导师,这一刻,他心悦诚服。

    金泽滔从罗立茂新房出来后,兀自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他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地平静下来,对于未知的东西,人们习惯敬而远之。

    金泽滔也是一样,他赶紧发动了老吉普风一般回到了财税所,二楼会议室全所干部已经静候所长大驾光临。

    金泽滔这次出差时间也长了点,虽然财税所各项工作都已经步入正轨,基本上不用金泽滔太操心,听了胡祖平和尹小香两位副所长的汇报,他的心才踏实起来。

    尹小香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如今汇报工作也有模有样,颇有领导的气质,金泽滔表扬了几句,尹小香自然给激动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掏心掏肺才能表达心情。

    金泽滔最后总结说:“刚才听了同志们的汇报,我很欣慰,也很踏实,财税所各项工作都井井有条,干部们都干劲十足,这是个好现象。时间即将过半,任务已经过半,同往年相比,我们今年抓收入工作已经不用再咬牙切齿,但也要看到,我们在规范管理,优化服务方面,还大有文章可做。”

    “要深入开展二主动三服务工作,财税工作不仅要立足财源涵养,向经济要效益,也要沉得住气,弯得下腰,向管理要效益,为配合二主动三服务工作,我建议初步实施征收管理和检查工作两分离,征收和管理也要逐步分离,先在东源镇实施,这是税收管理工作的大方向大趋势,我们东源财税所理应要走在前面。”

    “我们初步打算在东源镇先搞试点,设立征收组、管理组和稽查组,管理组分企业片组和个体片组,除三水镇外,所有原驻乡干部一律并入征管查三个组,具体人员由所班子商量后再作决定。”

    实施完全的征收管理和稽查三分离目前并不成熟,但实施相对的分离还是切实可行的。

    金泽滔和胡祖平、尹小香他们简单一碰头,就确定了相对集中人员名单,三水镇除了二位工商税收和农业税收专管员留守外,其余所有人面都集中财税所上班。

    全所分综合组,征收组,管理组和稽查组,综合组负责人为李相德,负责财政农税及内部票证管理,征收组负责人为尹小香,负责工商税收征收及税收票证管理,管理组负责人为胡祖平,负责工商税收日常管理、发票管理,稽查组负责人为王正浩,负责税收日常检查和重点稽查,撤销检查站。

    经过人员职能整合,专管员这种集征收、管理、检查于一身的旧的管理模式,在东源财税所逐渐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征收员、管理员和稽查员。

    东源财税所大多数干部家庭都建立在东源镇,只有被提拔或被重用才会调进财税所工作,大集中变相解决了大部分干部进镇问题,自然受了全所干部职工的一致欢迎。

    金泽滔此举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干部的工作积极性空前的高涨,金泽滔的威望无形中又被拔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所务会议结束后,金泽滔又赶到产业办召开会议,目前滩涂养殖项目资金已经到位,东源镇及产业办的工作重心都围绕着滩涂改造开发及招商招租工作。

    产业办会议结束时,天差不多暗了下来,但总归心有定计,金泽滔心里也踏实不少。

    他马不停蹄跑镇里汇报,汤军贤刚离镇回县城了,这段时间也折腾得他食不甘寝不安的,从京城回来后,东源各项工作似乎一夜间有条不紊起来,他也总算能喘口气。

    至于接下来产业办的工作他并不担心,他甚至希望罗才原关于适当调整东源镇领导分工的事情能尽快有个眉目,这对产业办甚至对全镇滩涂产业化工作都将是个极大的助力。

    罗才原书记也到县城出差去了,似乎申请到了滩涂项目资金,后续的各项工作好象就全成了产业办工作似的,金泽滔马上给两位领导各打了个传呼机,现在都快六月了,必须在近期按照原来的规划方案先整理改造出一批养殖塘。

    大约等了大半个小时,罗书记的回电才慢悠悠地来了:“泽滔啊,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啊,明天都礼拜天了。”言下之意,明天都要休息了,今天也天黑了,什么事情等上班再说吧。

    金泽滔只好问候了领导几句,说下星期一上班就向领导汇报关于滩涂养殖产业化的事情,罗才原嗯了几句,说:“那就这样吧,准备工作要抓紧,招商招租要抓紧。”

    金泽滔发了会呆,汤军贤的电话也回了,比罗才原还要不慌不忙,说什么事等下星期再说吧。

    得,金泽滔拍了一下额头,领导都不着急,我急什么,回家吃饭。

    金泽滔在所里转了一圈,现在乱糟糟的都在清理办公室,再加上是周末,明天又是公休日,早就各回各家,食堂也是一片萧条,阿兰婆热情留客,金泽滔还是挥挥手说我有应酬。

    应酬是没有的,有也被推了,金泽滔直接往海鲜码头奔去,海鲜码头都快成了金泽滔的第二食堂,他喜欢坐在酒店最高层一个人用餐,一荤一素一汤心情好的时候再添一瓶老烧。

    金泽滔一进酒店大门,风总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有时候金泽滔都奇怪,现在酒店还没有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设备,也不知道风总怎么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风总笑盈盈迎了上来,金泽滔点点头,老规矩,风总就风摆杨柳般在前面引导,现在酒店生意一直很好,需要风总亲自出面接待的客人自然随着东源集团的崛起水涨船高。

    酒店最近员工流动比较大,一些高素质的员工也纷纷被送到外地培训,逐步被培养成管理层,县城酒店开业在即,一部分员工也被推荐到县城去了,但无论新老员工上班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熟悉酒店的一些重要客户。

    毫无疑问,金泽滔是被列为重要客户的第一位,所以尽管有疑问,但每次金泽滔来酒店的时候,风总第一时间迎接并亲自引导,也让员工明白,金主任在海鲜码头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至少对于风总来说是这样的。

    金泽滔所坐的包厢原来是一个杂货间,位置极佳,两面临街,从房间外望,东源远近一目了然,从这里甚至可以看到东源砂先厂和东源绣服工贸公司。

    金泽滔简单询问了几句关于罗立茂的婚礼情况,风总对金主任亲自交代的事情自然极为上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金泽滔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问了刘诗诗一些情况,风总更是说得天花乱坠,现在金达和刘诗诗都把战场转移至南水市,所有资金都已投资到位,从现在情况看,跟海岛刚开始的情形差不多,投资已经翻了个跟斗,邵友来最近闲了一些,也奔南水市去了。

    金泽滔对南水市的房地产投资情况知道的比风总要详细得多,点点头表示知道。

    风总见金主任似乎谈兴不浓,待上了菜,就带着服务员虚掩了门走了出去,金泽滔自得其乐地自斟自饮,还没一会儿,风总又进来了,没等金泽滔皱眉询问就说了:“县城酒店的朱小敏和曹剑缨过来了,柳鑫局长一家人都来了。”

    金泽滔头大了:“安排个房间让他们先坐下,我等会儿过来。”

    风总只好点头,柳鑫虽然是公安局长,但在风总心目中,县长也没有金泽滔大。

    金泽滔慢条斯理地用过晚餐,过了大半个钟头,才施施然来到柳鑫一众人的包厢。

    柳鑫见了金泽滔,哈哈笑着要和金泽滔拥抱,金泽滔连忙闪过,却在柳叶边上坐下,柳鑫也不尴尬,搓着手说:“金主任,在东源,你是东主,可不敢让你坐这。”

    金泽滔连忙摇手:“不敢,柳大局长当前,哪有我这小股长的位置,坐小叶子边上正合适。”

    柳叶没有她老爸脸皮厚,想到在浜海小学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安:“金叔叔,都是小叶子不懂事,让你受委屈了,敬你一杯酒,请你莫再生小叶子的气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