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在江湖走,哪能不喝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一章人在江湖走,哪能不喝酒

    (写书的人都寂寞,有一句话说,人比烟花寂寞,大概说的就是我们这类人,寂寞的人有一个坏习惯,喜欢自说自话,就比如我,一个沉默寡言人,一写书就学会了唠叨,希望我的念叨不会坏了大家看书的心情,有时候发点牢骚或者什么的,影响了大家的心情也请见谅!)

    金泽滔对柳鑫没好颜色,却不敢在孩子面前端架子,连忙说:“叔叔怎么会生小叶子的气呢,我们一起碰杯,可不许说什么委屈的话了。”

    柳鑫哈哈笑了:“一起来,一起来。”

    朱小敏和曹剑缨抿嘴笑着举杯,金泽滔无奈也只好举杯和朱小敏他们碰杯,独独撇了柳大局长的酒杯。

    柳鑫依然面不改色,笑着一饮而尽,金泽滔可以无视柳大局长,东源派出所长柳立海可不敢不假辞色,连忙主动向柳局长敬酒。

    风总却和朱小敏、曹剑缨咬着耳朵俯耳低语,不时发着吃吃的嘻笑声,风总偶尔还瞟过金泽滔略微还有些微肿的脸,忍不住又是掩嘴一阵低笑。

    金泽滔只觉得有些无地自容的羞愧,幸好柳叶人小却善解人意,不时地说着学校的趣事,倒也解了金泽滔的尴尬。一桌七人却泾渭分明地分成三个小圈子。

    又过了一会儿,柳鑫主动向金泽滔敬酒,金泽滔倒也没再为难柳局长,欣然碰杯,柳叶在旁暗暗松了口气,金泽滔摸着柳叶的小脑袋说:“明天让柳立海叔叔陪你看大海好不好?”

    柳叶却有些失落:“嗯,好的。”

    金泽滔对风总说:“明天你也一起去,带曹经理和朱经理一起去滩涂养殖塘看看,顺便把海鲜码头的销售部统一配菜的事情说一下。”

    说到正事,风总也收起笑容,低声把东源滩涂养殖产业化的事情说了一下,东源集团已经把滩涂养殖作为公司下一步重点投资的项目来抓,而海鲜码头酒店销售部作为东源养殖海鲜的主要销售平台,将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条件成熟时,从酒店分离出来单独成立一家经销公司。

    柳鑫倒极为惊奇:“不曾想,没几个月嘛,还真搞出了滩涂养殖产业化,东源海鲜一直闻名在外,只是以前交通不便,形不成气候,现在通过西桥到县城的道路也顺畅了,个把钟头就能进城,倒是天时地利都全了,不错啊。”

    金泽滔翻了翻白眼:“东源滩涂养殖产业化都搞了差不多大半年,省财政项目资金都下来了,县委县政府及省财政都盯得紧着呢,这还是曲部长联系重点抓的项目,你倒后知后觉。”

    柳鑫虽然有些赫然,但还是很佩服:“以前也只是听着这事没当回事,想不到还真让你们跑成了,了不起,这事要真干成,当造福一方百姓。”

    金泽滔也深以为然,很多时候,领导出思路出政策,口号喊得比谁都响,但大多是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最后啥也没干成,拍屁股走人,拉了屎还要后来人给擦屁股。

    金泽滔满了酒和柳鑫干杯,说:“滩涂改造开发前期勘探和规划都已经接近尾声,下个星期,就准备进场动工,招商招租工作将同期进行,最迟六月底滩涂养殖塘就将投产,这事关及千家万户,难免会有利益纠纷和摩擦,这期间还请你们公安配合,真正负起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重任。”

    柳鑫喝了这杯酒,只觉全身毛孔都舒坦得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连忙拍着胸脯说:“这事我们责无旁贷,东源派出所要积极配合镇里的统一行动,我们县公安局随时提供支持。”

    有了柳鑫的保证,金泽滔也去了一块心病,滩涂养殖产业化未成事前,谁都不当回事,真要有政府企业投资,围筑防洪堤坝,这荒滩野涂将成一方宝地,各种利益团体会应运而生,东源民风彪悍,动辄成群结队出动。

    别的不说,单单就这围筑防洪堤坝,少说也要投资上百万,这人工、砂石、搬运就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虽然金泽滔已有计划,但难免会有顾此失彼的利益分配不均。

    随着金泽滔的神情逐渐趋缓,酒席间的气氛渐渐地融洽起来,柳鑫也壮起胆子和金泽滔敬酒。

    金泽滔刚用过晚餐,只动杯不动箸,来者不拒,柳鑫敬了三杯,只感觉金泽滔就象座大山,唯有高山仰止般地息了杯,在座的大家也只是礼节性地向金泽滔敬酒。

    曹剑缨今遭还是头一次和金泽滔吃饭,在县招大致听过金泽滔的威名,也只当以讹传讹,她平日就以豪爽著称,再加上刚加盟海鲜码头酒店,见大家都对他畏之如虎,自恃有几分酒量,如何能平白灭了自身的威风,自然站了出来,要挑战金泽滔。

    柳鑫带头鼓掌呐喊,对于能灭金泽滔威风的人,他总要表示一下敬意,风总早就吩咐服务员备酒,其他人都乐见其成,对曹剑缨的勇气都表示了钦佩。

    曹剑缨见大家都笑意吟吟地为自己打气,更是豪情满怀,先开三杯,金泽滔有些愕然,小声地说:“曹姐,咱自家人就不讲究了吧,随意喝行不?”

    曹剑缨有些不屑地说:“人在江湖走,哪能不喝酒!”

    金泽滔败退,只好喝了,曹剑缨还要乘胜追击,柳鑫连忙说:“先息会,吃点东西暖暖胃。”

    朱小敏有点担心地说:“曹姐,我看三杯就成,咱女人哪能跟男的拼酒。”

    曹剑缨三杯下去,有点酒气翻腾,但好在底子不薄,夹了二口菜,也压下了酒意,听了朱小敏的话,更为不服:“好女不与男斗,但今晚咱们讲感情,金泽滔,你能做通我爸的思想,我承你的情,来,碰杯。”

    言罢豪气干云地又干掉了三杯,幸好这酒杯还只是一两杯,金泽滔以手覆额,这好不容易挖了老包县长的墙脚,难不成挖的却是个二货?

    商店里买东西可以退货,大活人能向老包县长退货吗?不说老包县长会不会用扫帚把他扫地出门,即便在王如乔和曲部长面前也难以交代啊。

    他看看朱小敏,朱小敏摇头,想必平时不会是这样的吧?他苦笑着摇头,招手让服务员新开一瓶,倒了三大杯,滴酒不漏地干了三大杯,说:“人啊,不能人云亦云,亦步亦趋,但也不能总以为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国人的从众心理也是有道理的,老祖宗的趋利避害的中庸之道什么时候都不落后。”

    曹剑缨脸红耳赤,只有唯唯撤杯认输,柳鑫举杯相邀:“这话说得有理,当浮一大白。”

    大家都举杯算是今晚的团圆酒,曹剑缨心态甚好,一通敬酒引得金泽滔一顿训斥也仅是难堪了一会,待酒宴结束已经若无其事地和风落鱼等人窃窃私语。

    唯有柳叶却心事重重的模样,朱小敏不住地安慰着,却始终绷着张小脸,柳鑫在一旁也陪着笑脸,女儿小小年纪,经常小大人般的心事也让父母很是无奈。

    金泽滔摸摸柳叶的头:“小叶子,明天在这儿玩一天,后天叔叔邀请你做个小花童怎么样?”

    柳叶有些疑惑地看着金泽滔:“做什么花童?”

    金泽滔对柳鑫说:“柳局长,后天罗立茂结婚,你们就耽搁一天,反正也是儿童节,柳叶也不上学,一起热闹热闹。明天我还要去帮忙,所以没办法陪着你们了,明晚我让准新郎陪你们吃饭。”

    柳叶紧绷着的小脸也渐渐地绽开了笑容:“我还没做过婚礼花童,是不是很好玩?”

    金泽滔呵呵笑说:“不但好玩,还有红包拿。”

    柳鑫笑说:“赶早不如赶巧,喜事总能留客,我们就叨扰一杯喜酒。”

    转眼到了六一,金泽滔起了个大早,今天他要代表新郎迎新娘,这是个重活。

    东源集团在外奔忙的几大股东也都陆续回来贺喜,林文铮还带着钟书记从京城赶了回来。

    为了赶婚礼,金达早几天前就从南水市带着五辆进口轿车从海岛辗转回了东源,富豪、凌志、佳美及雅阁等品牌杂陈,除了富豪(今称沃尔沃),其余都是日本车,没办法,现在走私进口的以日系车为主,也有奔驰宝马的但大都是旧车,而且这些车金达通过关系走内部调拨的路子,也就十来万的样子。

    同正轨渠道进来的车价相比,简直就是白菜价,金泽滔亲自开着富豪,和林文铮等人十点不到就去了三水镇,刘美丽老家三水镇,东源中学毕业后考了个中专,现在镇水利站上班。

    东源婚嫁习俗是男方到女方迎亲,女方摆宴一日,男方要大宴三日,遍请四亲六眷,但自从海鲜码头酒店推出婚嫁服务以来,婚嫁也开始悄悄地移风易俗,原本男女双方的喜宴也合并为婚礼晚宴,这不但省钱,也省时省力。

    只是迎亲习俗还是按照当地习惯来办,金泽滔让罗立茂准备大量的喜烟和红包,迎接新娘要过三关斩六将,一路要香烟和红包开路,罗立茂现在财大气粗,倒是不在乎几个钱。

    迎亲车队由十余辆轿车组成,除东源集团五辆新车,金泽滔还通过种种渠道又借了五辆轿车,这一长溜车队在当时的东源已经是十分排场气派,再加上中间还有一辆小货车专供摄像队一路跟拍,非常吸引村民的眼球。

    金泽滔等迎亲车队进了三水镇刘美丽的村庄,就碰到了一众彪形大汉拦路抢劫,村口还堂而皇之地立了两根竹杠,摆明了要敲竹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