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迎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二章迎亲

    (禽流感开始不断蔓延,何处方为乐土,提个建议,少应酬,多洗手,勤开窗,有空多读非常官道,可以防止禽流感!感谢昨天打赏的*枫之吻*和刘定凯,感谢*枫之吻*的评价票)

    金泽滔率先下了车,看到带头的青年就乐了,东源系列事件的始作蛹者,现在在东源各乡村也算是风流人物,邱海清副营长的堂弟邱海山。

    邱海山原本还大大咧咧的嚣张模样,看到带头下车的金泽滔就蔫头耷脑地一声不吭了,旁边青年还嚷嚷着此树是我栽,此地是我开,邱海山给了喊得最响的青年一记暴栗:“也不看看是谁,金主任亲自来了,还敢拦路敲竹杠,找死啊,把路都清了。”

    金泽滔倒没想到刘美丽居然跟邱海山同村,这也是老东源老大难村庄,难怪罗立茂死活要自己亲自带队,一般人还真不容易接到新娘。

    金泽滔摆摆手:“今天是喜庆日子,不讲究什么金主任银主任的,按规矩来,人手一包中华烟,请各位多多包涵。”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金泽滔也没必要落人话柄,再说,罗立茂隔几天还要回村办回门宴,今天若是一毛不拔,太平进村,下次罗立茂进村可就要哭鼻子了。

    邱海山搔着头皮有些不好意思:“金主任,这不好吧?”

    金泽滔笑说:“没什么不好的,身体现在都利落了吧?”

    邱海山愈发拘谨,他自然知道这中间金泽滔出了大力,没有金泽滔从中斡旋,自己有没有命回家还二说。

    经过这次磨难,他有些桀骜不驯的性子一夜之间变得谨小慎微,原来他还觉得自己在东源颇有人望,一呼百应的,说话办事也顺风顺水,但现在他感觉自己甚至连蚁虫都不是,自出院以来,他没踏出过村堂一步。

    金泽滔分好了烟,村民都欢天喜地地散了,现在中华烟还是稀罕货,用中华烟开路那真是大手笔。

    金泽滔关好车门,正想发动,想了想,招手让有些落寞的邱海山进了副驾驶室。

    邱海山有些受宠若惊地进了车,金泽滔说:“你来领个路吧,这里你是地头蛇。”

    邱海山不知道这是贬还是褒,只是点头,不敢说话,金泽滔笑说:“不用这么拘谨的,挺活跃的一个人,受了这么点挫折就失魂落魄了。”

    邱海山看了金泽滔一眼,心想,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你进一遭班房,这正常人也变得不正常了,嘴里却唯唯诺诺地说:“也不是,只是感觉再这样下去老让父母担心,实在是不该,金主任,你说,我能干些什么?”

    金泽滔倒有些诧异了:“你有手有脚,只要勤快些,什么不好干啊,现在不是四村八乡都在做绣服吗?你可以试试啊。再不行,过段时间,镇里准备围筑滩涂养殖塘,可以承租一口养殖塘,也挺有前途的。”

    邱海山沉默了一会,有些迷茫:“我自己都不知道干什么合适,做生意也没本钱,再说,我大手大脚惯了,也不会精打细算,自认不是做生意的料。”

    金泽滔乐了,还挺有自知之明的,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金泽滔倒对邱海山有些兴趣了:“那你会什么?不要告诉你只会吃饭打架。”

    邱海山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才吱吱唔唔说:“开车算不算?”

    金泽滔倒奇怪了,现在农村开个车那是个光宗耀祖的事,一般人家学开车那可堪比婚嫁造房的大事件,看不出一个整天在东源大街小巷游荡的二流子小混混居然还会开车。

    他立马停了车,示意邱海山和自己换个位置,邱海山也不怵,挂档、踩油门等动作看起来极是娴熟,看架势平常玩的车也不少,金泽滔乐得轻松,看着邱海山聚精会神开车的样子,有几分意外:“哎,我就奇怪了,你会开车,怎么不去开个大货或者去大城市开个出租,都比烂家里强。”

    邱海山眼睛紧盯着前方,说:“开大货也好开出租也好,都要本钱,我家里哪有余钱,就这学车也是我哥通过部队关系才考到的驾照,到现在还没转地方,本来我哥叫我考个驾照给单位或企业开个车什么的,现在出了这事,谁还会要我这样的人?”

    有邱海山这地头蛇在前开路,省了不少事,一路从村口到刘美丽家至少有三个关卡,全村男女老幼成群结队拦路伸手要烟要钱,在金泽滔的授意下,邱海山倒也干脆,每个关卡扔下一条中华烟,也就顺顺当当进了刘美丽的家门。

    这一趟迎亲虽有金泽滔和邱海山这两尊大神开路,但由于乡风民俗,再加上一些农村礼仪,也花了大半个晌午时间,等到接回新娘已经是下午…多钟。

    金泽滔的富豪车作为婚礼头车,打扮得花枝招展,两伴娘一左一右护着新娘,金泽滔作为伴郎在前面引导,本来林文铮还同车同行,邱海山作了驾驶员后,就直接给赶到后面的婚车了。

    到罗立茂新居下车后,金泽滔就完成了任务,他直接把钥匙给了邱海山,让他过会把新郎新娘接到酒店去,邱海山兴高采烈地接受了新任务,老老实实地在车里等候。

    罗立茂新居里楼上楼下都是人群,金泽滔有认识也不有认识的,估计罗立茂沾亲带故的四亲六眷都汇聚一堂了,金泽滔也不凑这个热闹,林文铮不知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拉着金泽滔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坐着的都是东源集团的大小股东,金达、刘诗诗、邵友来等人俱在,金泽海也在。大家见金泽滔进来,都站了起来,金泽滔笑说:“都在,挺好,晚上要好好聚聚,明天大家又要各奔东西,都辛苦了。”

    林文铮带头喊:“为人民服务!”

    金泽滔冷笑:“金燕同志今天特别辛苦,一路都亲自掌镜摄像,现在还在新房里忙碌,我看你今天精神焕发,给她打个下手挺合适的。”

    金燕现在是东源镇有线电视站的负责人,正是林文铮曾经心仪的对象,只可惜郎有情卿无意,京城之行,林文铮很快就移情别恋,傍上了街道党委钟佑玲书记。

    林文铮立马缩头往人后钻,大家都一阵哄笑,金泽滔又说:“现在大家都再咬牙坚持一阵,海岛和南水市的事情等再过三四个月,估计也就告一段落了,到时我们再喝胜利酒,邵友来你回来了,就把东源滩涂养殖这个事情做起来,产业办将成立投资公司,代表政府和有意向企业合资成立一家滩涂养殖公司,这个事情你出面比较好,尽快和一些有实力也有意向的企业谈判,初步敲定股份和资金,到时产业办会组织招商业协会,六月份滩涂养殖公司必须运行。”

    滩涂养殖也是东源集团下阶段重点投资主体产业,对于有着海鲜码头酒店产业的东源集团来说,滩涂养殖更具发展潜力,现在集团资金充裕,企业长远发展战略目标已把滩涂养殖规划到邻近海仓、北山几个滨海地区。

    邵友来前期也参与了东源滩涂规划,对滩涂养殖的招商招租工作已经制作了预案,金泽滔只要让文元旦跟进,尽快成立滩涂养殖公司,东源滩涂改造开发工作也就算成功了一半。

    说完正事,大家见刘诗诗神色黯然,似乎有话要问金泽滔,也都心知肚明,即便是亲叔刘止惠也是无奈摇头,纷纷找理由溜之大吉,邵友来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悻悻离去。

    金泽滔有点头大,在刘诗诗和周连正问题上,他心理一直在回避,一边让风落鱼做刘诗诗工作,一边让邵友来跑南水市,其目的也是委托他旁敲侧击安抚下刘诗诗。

    但刘诗诗在感情上有些死心眼,没有周连正的正面说辞,说啥都不愿相信周连正会背着她另结新欢。

    金泽滔头大归头大,但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以刘诗诗这种性格,你若是给予她一线希望,她就会无限地放大,最后变为绝望。

    他严肃地盯着刘诗诗的眼睛:“可能从我口中说出来,有些残酷,但这是事实,周连正无病无灾,他生活得好好的,之所以大半年他没有联系过你,那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他不敢直面你,因为他对你心怀愧疚。”

    说完这番话,他暗暗地吁了口气,刘诗诗还有些发亮的眼瞳忽然间变得灰暗起来,喃喃地说:“是吗?”。

    金泽滔平时也自诩颇具口才,但此刻,他委实不知道如何安慰才行,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长痛不如短痛,感情要你情我愿才行,既然落花无意,也就不作这份期盼了。”

    说罢他站了起来,刘诗诗尽管有些失魂落魄,还是礼貌地站了起来,金泽滔看着刘诗诗悲伤的面容,心里不由生起怜惜,轻轻地拥抱着她,拍着她有些单薄的肩膀。

    刘诗诗起先还强打精神,待金泽滔如父如兄轻抱自己,心里一痛,眼泪却如断线的珍珠般怎么也止不住,不一会,便趴着金泽滔的肩膀嚎啕大哭起来,那声声啼泣有如杜鹃啼血,哀痛之极,金泽滔唯有轻拍刘诗诗的后背抚慰。

    好一会儿,刘诗诗才止住了哭声,双眼已经是红肿如桃,金泽滔端详了一会儿,不觉笑说:“你看,女孩有心事,哭一场就雨过天晴了,好了,到此为止好吗?没有周连正,我们还可以有王连正,金连正,刘连正,刘连正不好,榴莲好吃但不好闻,我们就不要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