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飞沙走石,鬼斧神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三章飞沙走石,鬼斧神功

    (今天因为他事心情不好,但在看此章后,心里舒服了一点,自娱自乐吧!感谢mangmangliu的月票支持!)

    金泽滔还在絮叨着,刘诗诗却扑哧笑了,有如带雨梨花映日红,金泽滔看得一阵眼花,说:“你看,女孩笑笑多漂亮,好了,去洗把脸,我们就该去酒店了,你今晚还得当刘美丽的陪娘,要做美丽陪娘,不能再哭鼻子了。”

    刘诗诗也觉得奇怪,刚才还天摇地动得仿佛世界末日一般,这一顿哭泣,却将所有的失落和困顿都化作泪花消散得干干净净。

    或许在她的心里,周连正仅是个爱情符号,半年时间的洗炼,内心深处,她或许潜意识中已经早已认清事实。

    打开房门,门外却站着一脸忧伤的邵友来,金泽滔松开搭着刘诗诗肩膀的手,说:“好了,友来,你带诗诗去洗把脸,顺便花个妆,我们也该出发了。”

    邵友来看着虽然红肿着眼,但生气勃发的刘诗诗,有些愕然,他刚才一直站在门口,听着刘诗诗哀痛之极的啼泣,只觉得心如刀割,却又束手无策,顷刻间,便雨过天晴,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

    金泽滔拍拍邵友来的肩膀,施施然走了。刘止惠等人陆续出来关心地看着自己,刘诗诗心里不由得暖洋洋的,对着金泽滔的背影轻声说:“谢谢金主任!”

    也不知道金泽滔听没听见,但见他在转过楼梯口的时候,背着手向着自己摆手,刘诗诗抬头对着刘止惠说:“叔,我没事了。”

    林文铮跟着金泽滔不住地啧啧赞叹:“滔哥,太凶狠了,太强大了,你就不该做什么产业办主任,你要做妇女主任,这家庭就和睦了,社会就和谐了,人间就太平了。”

    五点整,罗立茂和刘美丽这对新人就站在海鲜码头酒店的大门迎宾。

    金泽滔引着参加婚礼的柳鑫、罗才原、汤军贤、何健华及沈英等领导先进贵宾室休息,金泽滔边走边把滩涂开发改造的工作简单向两镇领导作了个简要汇报。

    因为滩涂开发改造涉及到两镇,方案还需要两镇政府领导过目。滩涂产业化工作已成为两镇今年重点工作,东源和三水两镇党委政府都极为重视,认真审看过方案后,又分别碰头征求意见。

    罗才原等人还在现场办公的时候,金泽滔和柳鑫聊起了排查了好几个月的流窜杀人抢劫案,按柳鑫的说法,有重要证据证明该团伙有浜海藉同伙,说起来,金泽滔心里还有气,自己还是这个流窜嫌犯的受害者。

    柳鑫说:“东源人禀性暴烈,好仗义,能抱团,敢为人先,说难听点,东源这方水土既出能人,也出流氓,你在东源也快一年了,应该深有体会。”

    金泽滔默默点头,东源人在浜海乃至永州恶名在外,古时这地方也算是四战之地,东源人的好战因子自古以来,一脉相承,东源人若是能走正道,气势恢弘,能成大事;若是走歪路,作恶多端,为祸一方。

    柳鑫拍拍金泽滔的手:“不用担心,你们产业办绣服产业和滩涂养殖业这两件事办好了,不知道多少东源人因之走上正路,依法致富,受益无穷,这事若放古时候,那是大造化,大功德,老百姓都要为你立碑传世。”

    金泽滔笑了:“咱是小官小吏,能尽一份心力,造福一方百姓,只要有朝一日,当我离开东源时,不被老百姓戳脊梁骨,我就心满意足。”

    柳鑫骂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气,矫情了不是,你小子小吏一个,说得好象是一方大员似的,莫不是你离职时还要当地百姓送万民伞才彰显你官德政声?”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柳鑫一眼:“我只是一时感慨罢了,咋就惹得你柳局长赤口毒舌地枉说人家,哎,我说柳大局长,最近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失调,火气腾腾地往外窜啊?”

    柳鑫给呛得面红耳赤,不过想想这话也没错,最近确实火气大了不少,都是这个流窜通缉犯给闹的,若不是因为金泽滔在浜海小学的事情,他也没想过要到东源度个周末,昨天陪着家人去了天南庄海滩,虽然风景怡人,却总是心不在焉,唉,劳碌的命啊!

    金泽滔见柳鑫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心里也有些微的愧疚,柳鑫好歹也是堂堂公安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能来东源已是十分见情,说:“船到桥头自会直,你再操心,这歹徒也不会跑你跟前让你抓,不要再愁眉苦脸的,今晚是罗立茂的大喜日子,你得放松点。”

    两人正说话间,罗才原等人也已碰头结束,开发改造方案两镇党委政府领导原则上通过,但因事涉多个分管领导和部门,还需经镇党委会通过。

    此时,风总过来邀请领导可以入席,三楼宴会大厅已经是宾朋满堂,除新人及双方家长,陪郎和陪娘居首桌,金泽滔他们这一干领导就位居次席。

    婚礼按照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与众不同的是中间穿插了证婚人宣读证词,按说,这证婚人应请新郎所在单位最高领导宣读,但老娘死活要金泽滔做这证婚人。

    金泽滔也唯有硬有头皮领了这任务,很快就轮到金泽滔宣读证婚词了。

    证婚词还是罗立茂亲自操刀,咬断了好几根笔杆才写好的,写得那是才情并茂,天花乱坠,还打印在大红喜纸上,准备当传家宝代代相传下去。

    岂料金泽滔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当司仪宣布进入证婚人宣读证词环节,金泽滔却是空着双手上台。

    罗立茂立时感觉大事不妙,那大红证婚词此刻被弃之如履,正飘荡在桌底下。

    金泽滔握着话筒,笑意粲然说:“今天是我们东源镇受人尊敬的党政办主任罗立茂同志和镇水利办刘美丽小姐的大婚日子,受他们家长委托,要我宣读证婚词,这是个喜气洋洋的任务,我没理由拒绝。”

    开场白很规矩,虽有些调侃但还算得体,罗立茂放下了半颗心,他一双小眼睛盯着金泽滔的嘴,生怕一不小心就从他嘴里吐出毒舌。

    金泽滔说:“对于刘美丽小姐,刚才的司仪有诸多的溢美之词,我再重复也不会令美丽小姐更加美丽,但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自始至终,礼仪先生对于罗立茂先生着墨不多,在座的诸位也可能注意到了,他用了郎才女貌来形容这对新人,其中一半是用来赞美新郎的,我感觉这似乎不公。”

    大家的注意力渐渐地被金泽滔吸引了,罗立茂就站金泽滔后面,只觉心扑通乱跳,他感觉天裂了一半。

    金泽滔依然笑容不减:“其实就这一半,这个郎字也算不上什么赞语,也就这个‘才’字才是赞美罗立茂先生的,罗立茂先生现在好歹也是镇政府大主任,东源中学校长,镇教办主任,戴着三顶帽子的罗立茂先生难道在汉语字典里还找不到合适的溢美之辞?”

    刘美丽听得津津有味,罗立茂低垂大理石脑袋为自己默哀,今天他为鱼肉君为刀俎,唯有振耳倾听金泽滔继续他的毒舌:“但我此刻却不能责怪司仪先生,他已经尽责了,人类的脑容量已经无法提炼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罗立茂先生,他能想到用一个才字来概括,已经值得我们鼓掌欢呼。”

    说罢还带头鼓掌,大家都嘻嘻哈哈地拍掌赞同,司仪在一旁哭笑不得,也只有随大流鼓掌,仿佛他真是绞尽脑汁才想到“才”这词来形容新郎。

    金泽滔等息了掌声,收起笑容说:“不过,经过苦思冥想,我发现自己比司仪先生要聪明点,我想到了八个大字可以高度概括罗立茂先生,那就是飞沙走石,鬼斧神功。”说到最后还比划着手势以加强气势。

    此刻罗立茂正低头垂哀,锃亮的大理石秃头正映着大厅的吊灯,愈发显得光彩夺目。

    虽然觉得金泽滔说的有点缺德,但联想到罗立茂的相貌,用这八个大字来形容罗立茂,还真是无比的合适,不过总归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自然不敢太放肆,唯有罗立茂的老娘却乐得哈哈大笑。

    老娘这一笑,大家也都跟着哄堂大笑,刘美丽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还不住地用手肘去戳罗立茂的腰,罗立茂只觉这手戳的是自己的心肝。

    金泽滔待大厅稍微安静了些,说道:“我还发现今天的婚礼还可以用八个大字来概括主题,绝代双娇,珠联璧合。”

    罗立茂差点眼泪都出来了,你总归说了句吉利话,哥啊,今天是我的大婚日子,你可总算也用了八个大字来贺喜,太不容易了我。

    金泽滔说:“我们从这对新人名字就可以发现,这对新人简直就是天赐良缘,天作之合,立和丽,音谐,美和茂,意近,合在一起就是美貌,这到底是赞新娘呢还是颂新郎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大家伙又是哄然大笑,罗立茂恨不得在金泽滔身后捅他一刀,这都能想得出来,是你太有才还是你太损了呢?

    金泽滔往前走了一步:“我现在得防着点身后的新郎变身为狼,估计他现在杀我的心都有了,所以,玩笑话后,我还真有八个大字赠送新郎,貌雄才奇,妙不可言……”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