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婚礼上的枪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话音未落,大厅门外忽然传来争吵声,金泽滔想想该说的也差不多了,将话筒递于司仪,风落鱼和柳立海已悄然走了出去。

    金泽滔正想出去瞧瞧,门外的争吵声已经平静了下来,不一刻就见柳立海领着邱海山走了进来,邱海山作为婚车司机,婚宴大厅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此刻他还愤愤不平地在低声嘟囔着,柳立海低声喝斥着:”你小子好了伤疤忘了痛,这里是你闹事的地方?这么多领导在,你小子就是让人不省心。”

    金泽滔皱眉问:”咋回事呢?”

    没等柳立海开口,邱海山愤愤不平地说:”金主任,你评评理,刚才在楼底下凑巧碰到以前打混的一个熟人,好多年没见面了,我好心打个招呼,他不但不理,还推了我一把,不理就不理,我也不计较了,咱现在跟着金主任一起来的,不能给你脸上抹黑吧。”

    金泽滔脸色也缓了下来,虽说邱海山神经有些粗犷,但好歹也在社会上混了几年,见金泽滔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也大了:”这人姓娄,獐头鼠目的,我们都称他娄阿鼠,以前一起混的时候手脚就不干净,心思也多,不多久就出去做生意了,最近听说发了财。”

    金泽滔皱眉说:”以后不要再和这些混混搅一起了,他做什么发的财?”

    邱海山摇了摇头,说:”不清楚,我也是听人说的,按说他除了吃喝玩乐,啥都不会,谁知道呢。”

    金泽滔坐了回去,随口问了一句:”跟你同村的?”

    邱海山说:”岔口村的。”

    台上婚礼程序也接近尾声,罗立茂一头大汗地和新娘仓惶回了宴席,正对着罗立茂的老娘鞠躬,幸好,罗立茂还算清醒,只鞠了一个鞠躬就算拜谢母亲的养育之恩。

    金泽滔挤了过去,说:”罗主任啊,从今天起你得戴钢盔上班了。”

    老娘一见金泽滔,漏风的嘴就笑得合不拢了:”来,滔儿,你坐娘身边。”

    罗立茂恨不得用针线把金泽滔的嘴巴缝上,刘美丽却是好奇地问:”干么要戴头盔?”

    金泽滔笑嘻嘻地说:”美丽啊,你不知道,今晚你这朵鲜花栽在这堆牛粪上,门外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怀恨在心,他这一出去,不戴顶钢盔,我怕你老公这一圈硕果仅存的篱笆都要给石头砸没了。”

    大家都忍俊不禁哈哈笑了,正说着,却见门外突然飞来一块石头,“啪”地砸在门边的墙上,幸好没砸着人,但也令得大厅的人们吓了一跳。

    金泽滔脸都差点白了,回头望了柳立海一眼,那边刘美丽却问罗立茂:”不会真有人躲门外砸你石头吧?”

    罗立海尚未出去,就听得门外有人喊:”打人啦,快来人了!”

    有人闹事,自有酒店保安处置,这事本来轮不到酒店用餐客户出面,但金泽滔总觉得今天酒店有些怪异,罗立海快步走了出去,金泽滔想了一会,还是示意邱海山和自己一起出去看看。

    金泽滔出了大厅就看见柳立海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年青人在底楼大堂扭作一团,楼梯上,还有一个尖头尖脑一看就不是善类的青年正气势汹汹地握着根木棍和酒店保安对峙。

    风落鱼蹲在门外,花容失色,衣衫凌乱,大约是惊吓过度,旁边有几个服务员围着风总,说着安慰的话。

    金泽滔一出来,风总脸色才算有些红润起来,结结巴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个大概,原来这两人来酒店要了几个菜要打包带走,酒店服务人员告诉他们今晚因为婚宴,要多等些时候,在等待过程中,正巧邱海山看到娄阿鼠,两人争执了两句。

    本来以为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也不知道为什么,邱海山走后,娄阿鼠就对酒店服务员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话也越说越难听,风落鱼在楼梯上数落了几句,娄阿鼠就扔石头往风总身上砸,还好,风总一惊一吓,早软了腿,石头穿过风总落在婚宴大厅的墙上。

    说来话长,其实也没多少时间,金泽滔看着和柳立海扭打的青年汉子,面目狰狞,手脚凌厉,柳立海已明显落于下风。

    金泽滔快步走在前头,在楼梯口和保安对峙的娄阿鼠挥舞着木棍说:”不要过来,过来就砍了你。”

    娄阿鼠大约看情势对己方不利,扔了棍棒,解开外衣,后背露出一把砍刀,金泽滔早看他腾挪周转的时候似乎有些笨拙,却原来腰间还塞了把砍刀。

    金泽滔三步并作两步,顺手抓过一个忙不迭往后退的保安的橡皮棍,娄阿鼠尚未抽出后背的砍刀,金泽滔左右开弓,一棍击在娄阿鼠的颈背,一棍击在他的后背。只听得娄阿鼠闷哼一声,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地。

    楼下青年汉子见娄阿鼠被击倒,也慌了神,伸手就往怀里掏,金泽滔只觉毛骨悚然,大喝一声:”有枪!”

    柳立海虽然力有不逮,但终归还手脚活灵,见那青年掏抢,慌忙往青年身后闪,青年汉子感觉数步之外的金泽滔看起来比柳立海还危险,不假思索便举枪往金泽滔开枪。

    金泽滔刹那间只觉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一样,全身毛孔都刷地张开,眼角余光甚至还看见老娘颤巍巍地站在后方的大厅门口,正大呼小叫地呼唤着什么。

    东源啊东源,自己这只小飞蛾,终于还是慢慢地撬动了历史的车轮。在东源不但认识了未来的省委书记温重岳,今天还直面持枪杀人犯,可以肯定地说,娄阿鼠等人就是柳鑫排查了好几个月的系列持枪抢劫杀人嫌犯。

    他不知道上辈子这些疑犯有没有在东源现身过,但至少有一点他可以断定,他们没有在东源犯过案。

    难道自己这只小飞蛾今天要在此折翼?不科学,没道理啊,引来了省委书记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难道引来一个杀人犯就足以致命?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起着种种念头,身体却本能地往后斜倒,几乎在那青年汉子开枪的同时,他手中的橡皮棍已脱手而出,在他向后倒去的同时,他忽然无喜无悲。

    在金泽滔把后背交于命运时,柳鑫狂喝一声,纵身从二楼跳下,金泽滔的两根橡皮棍一根击在青年汉子的手腕,一根击在他的胸口。

    枪声响起时,金泽滔只见得天花板的顶灯溅起一片光芒,然后有粉尘石砾扑刷刷脱落,子弹打歪了!

    金泽滔低喝一声:”都趴下!”

    这东源也太凶险了,今晚已经是第二次遇见枪击案了,大凶之地,真要考虑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楼上楼下的看客们齐刷刷地身手敏捷地趴在地上,就连老娘都13看網地卧倒在地。

    青年汉子让橡皮棍砸了两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幸好身健体壮,一拧腰杆,还是站直了身体,右手有些发麻,但两手并做一手,枪柄还是稳稳地握住了。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枪口对准了有些发呆的柳立海,正想叩击扳机,二楼蹿下的柳鑫落了下来,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柳鑫的身体已经劈头盖脑地往自己头上砸来,连哼声都没,就直接给砸晕在地。

    柳大局长顾盼自雄,整座酒店目力所极,唯有自己横刀立马,余者皆如台风后的稻穗般伏地不起。

    金泽滔吁了口气,只觉浑身酸痛,忍不住低吟出声,刚才这攒劲后翻,落下去时心里只望这枪手不再伤人性命,身后人非亲即故,此刻见大局已定,腰背搁在这冷冰冰的楼梯阶石上,才还了魂痛出了声。

    待金泽滔哼唧哼唧想爬起时,老娘连滚带爬蹿了过来,她上上下下将金泽滔摸了个遍,除了后背有些瘀肿,也没啥破相损体,这才放了心。

    柳立海脸色有些苍白,这般凶险的遭遇还是头次碰到。柳鑫刚才也是一时热血上涌,不说这歹徒手里还拿着枪,就是扑了个空也要去掉半条小命,这一刻也后怕起来,只觉得手脚冰凉,哪还顾得上孤芳自赏。

    金泽滔、柳鑫和柳立海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鬼门关前齐齐走了一遭,眼里尽是惊怖。幸好三人的亲友还没来得及亲眼目睹,这一切便电光火石般落了幕。

    金泽滔叫过邱海山,说:”你赶快带着柳局和立海去娄阿鼠家,还有同伙,迟恐生变。”

    柳鑫和柳立海今天着便装贺喜,身上连副手铐都没带,在这关键时刻也来不及回派出所取枪和调兵遣将,顺手摸过娄阿鼠的砍刀和青年汉子的手枪,跟着邱海山走了出去。

    另一边,酒店保安早将晕死过去的两歹徒绑得严严实实。金泽滔坐在台阶上发呆,风总战战兢兢过来说:”金主任,要不要先遣散酒店客人,要是再有歹徒来,我怕伤了客人。”

    风总哪是担心伤了客人,刚才就差点让石块砸着了,若是再来个持枪歹徒,石头变子弹,她是越想越后怕。

    金泽滔横了风总一眼:”这酒店里的命就数你最金贵了,留两个人看守这两歹徒,保安部其他人都到门口守着,都是本乡本土的人,眼睛都放亮点,看到脸生的先逮上再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