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开花结果了,都想伸手摘果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五章开花结果了,都想伸手摘果子

    (就快万张推荐了,求下推荐票!上架到今天也有一个星期了,至今都不好意思说订阅数,求下订阅!感谢不大不小的胖子、天~天的月票支持!)

    风总连忙交代了下去,金泽滔对一脸担心的罗才原等领导说:“没什么事,你们就等着捷报传来吧,这伙歹徒估计也就一二杆枪,柳局长他们现在去抓捕也是出其不意,胜算很大,再说,镇派出所也已经通知出动了,我们还是边吃边等,希望今天给我们东源再添一喜事。”

    罗才原等人给金泽滔说得也渐渐地宽了心,婚宴大厅重新热闹起来,罗立茂此刻也不计较了金泽滔刚才的缺德话,关切地问长问短,金泽滔感慨地说:“立茂啊,还是自家兄弟贴心啊,这次婚礼算是哥嘴贱了,下次吧,一定正面给你塑造个光辉形象,让人听了都竖拇指夸你!”

    罗立茂脸都差点绿了,还下次?有你这样做兄弟的吗?人家都劝和不劝分,你倒好,我连洞房都还没进就惦记着我下次了。

    还自家兄弟呢,你兄弟金泽洋就坐隔壁桌,咋不见你去调戏他?他急眼道:“下次也不找你了,有你这样做兄弟的吗?心眼老黑心肠老坏。”

    刘美丽拧着罗立茂的腰间软肉:“下次不找泽滔,你还想找谁为你证婚?”

    罗立茂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不是给他急的吗?哪有下次,就这次,就这次。”罗立茂大理石头顶都快冒油了。

    风总不敢在酒店其他地方呆,搬了张椅坐金泽滔身边才感觉安全踏实许多,闻言也笑了:“罗主任这话可就错了,现在都流行什么金婚银婚的,情投意合,长长久久,也可以十年二十年再办个婚礼,纪念一下,回味一下,谁说要你换新娘了,别自作多情喽。”

    金泽滔赞许地看了眼风总,不愧是酒店混的,圆话或圆谎的本领已是到了滴水不漏的境界。

    罗立茂只好低头认罪伏法,今天他是新郎,名义上他最大,但实际上谁想踩他一脚,若没有金泽滔保驾护航,那只有逆来顺受的份。更何况是金泽滔亲自打脸,打了左脸他还得递上右脸。

    其实他心里也隐隐明白,每每金泽滔越是取笑得厉害,老娘笑得就越欢,这大约是迷信的老娘授意的,命薄福浅的人从小要吃百家饭穿百家衲,每遇喜事还要刻意丑化,薄生薄养才能逢凶化吉,平安无事。

    此刻他忽然有些理解老娘为什么要一路乞讨送他上大学,想明白了,他也没感觉金泽滔的话有多刺耳了,心里却隐隐为他担心,总归在这大喜日子说着违心的话也确实作难人。

    他却不知道金泽滔说的话逆耳,却一点也不违心,对于能正大光明地打击罗立茂,金泽滔从来是不遗余力地,更何况有老娘的尚方宝剑他更是乐此不疲。

    幸好柳鑫他们很快回来了,也算是解了罗立茂的围,除了酒店二人,在娄阿鼠的家里还有三人,这伙流窜抢劫杀人团伙也仅持有柳鑫手中的这杆枪,经初步审讯,这个团伙已经连续流窜五个省市,杀人抢劫,无恶不作。

    柳鑫和柳立海喜笑颜开,单凭这件案件的侦破和罪犯的悉数落网,就足以让柳鑫顺利跨进公安局长的门槛,至于柳立海或者升职或者立功。

    金泽滔也会为两人高兴,只是在柳鑫兴高采烈向上级汇报时说了句:“该案在县公安局和当地党委政府通力协作下告破的,柳鑫常务副局长和东源三水两镇领导亲自坐镇指挥,柳鑫局长身先士卒,奋不顾身,会同当地派出所长上门抓捕罪犯,该团伙五人一网成擒。”

    所有在场领导都笑逐颜开,两镇领导与有荣焉,脸上有光,公安部门既能破案,也能协调地方党委政府,更具政治意义,更何况,破案抓捕犯人,这份大功公安系统外的人怎么也分薄不了。

    婚宴进行到这里,也已接近尾声,柳鑫、柳立海等人急匆匆押着犯人连夜赶回浜海,当夜,公安部、省公安厅及永州公安处连夜派人赶来联合审讯。

    这件公安部挂牌的大要案的侦破将是轰动全国的大事,从上到下都不敢掉以轻心。

    第二天,当金泽滔腰酸背痛坐产业办上班时,东源镇的党委会议正开得热火朝天。

    本来以为滩涂开发改造方案在党委会上也仅是个形式,让罗才原和汤军贤意外的是,在讨论环节,就有小半的党委委员委婉地表达了反对意见。

    其中以副书记卢荣归态度最是坚决,东源镇撤区并乡前有两个专职副书记,常文贵出事后,县里也没再另行调配,原区副书记卢荣归留任。

    滩涂开发改造前期规划申报阶段,卢荣归并不看好,热情也不高,再加上前期筹办比较繁杂,卢荣归一直以身体原因没参与。

    再加上卢荣归在东源镇任职时间较长,也算是德高望重之辈,罗才原一直对他礼敬有加,但此刻,他看着神情激昂的卢荣归感觉有点面目可憎。

    汤军贤也有点愤愤然,这都什么人,在最艰苦的前期规划申报阶段,你们都不见放一个响屁,现在开花结果了,都想伸手摘果子。

    卢荣归话音未落,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杜昌永接口说:“刚才卢书记说的一番话很值得我们深思,滩涂开发改造涉及千家万户,特别在招商招租阶段,更需要我们党委政府亲自参与把关,东源社会形势复杂,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罗书记,汤镇长,特别是方案所说的围筑防风防浪堤坝,单是这工程承包,一不小心就可能引发社会矛盾,要千万慎重行事。”

    汤军贤和蔼地问:“那按你说,这项工程要怎样做才能不引发社会矛盾?”

    杜昌永还没开口,卢荣归急口说道:“这方案乱弹琴嘛,这种事关社会稳定大局的事情怎么能向会社会公开招标,这要我们党委会坐下来商量定,什么事情都市场化,还要我们党委政府干什么?”

    副镇长谢凌说:“卢书记说得对,如果实行公开招标了,那中标单位出了事,我们党委政府要不要管?这没法管嘛,再说,这承包工程队还要多方考虑当地实际情况,不能光着眼于省钱省力,还要考虑社会和政治因素,不能这样胡乱公开招标。”

    罗才原眼帘低垂,面无表情地说:“那么,都不赞同公开招标了,此事另议吧,那就先议议滩涂产业化的管理权问题,这事党委会也议过,还有没有异议?”

    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在项目资金申报阶段,就其管理权问题也曾经镇党委会商量过,当时会议一致同意由镇产业办统一协调管理。

    包括卢荣归大家都默不作声,黑纸白字都写在党委会会议纪录上,尽管心有不甘,此时也没人提出反对意见。

    罗才原并没有大发其火,而是心平气和地说:“既然管理权明确归属于产业办,那产业办提出自己的工作方案,工作还没启动,作为上级党委政府,我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公开招标就不行,我们的职责就是监管,对于产业办的具体工作方法不该指手划脚,更不能横加干涉。”

    汤军贤说:“公开招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很多地方及企业都推行招标制度,这对保护我们的干部,筑起反腐倡廉的防线,避免再出现常文贵类似让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出现,都大有裨益。”

    汤军贤作为老纪检干部,从公开招标这角度谈廉政问题也无可厚非,罗才原微微点头:“汤镇长说得很好,现在全党全国上下都在学习南巡讲话,我们学习讲话精神既要原汁原味地学,又要通过讲话的表象学习讲话的精髓,发展才是硬道理,要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落实到东源镇的实际工作中,就是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当前我们经济建设重心就是滩涂养殖产业化,凡是阻扰滩涂养殖产业化的就是违背南巡讲话精神,就是违背东源经济和社会发展大局。”

    罗才原讲到最后已经是声色俱厉,卢荣归有些色变,凡事上升到政治高度,总让人心惊肉跳,而罗才原的决心也让卢荣归之属暂息纷争。

    但事情并并未就此结束,金泽滔的产业办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尚未开张,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东源镇党委会最后虽然别别扭扭地通过了滩涂开发改造方案,但第二天,原本已经邀约好的几家本地建筑企业纷纷以各种理由,婉转要求退出公开招标名单目录。

    文元旦脸都急白了,这方方面面工作都落实了,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竟是出在这里。

    金泽滔让文元旦先出去,关在办公室里沉思良久,拨了个电话给汤军贤:“汤镇长,事情出现了变故,原先邀请好的几家建筑工程企业不约而同地退出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汤镇长沉默了一会,说:“有办法做通这些企业的工作吗?”。

    金泽滔不答反问:“罗书记什么意见?”

    汤军贤说:“如果公开招标无法如期举行,镇党委政府将直接通过党委会决定。”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