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此事必有蹊跷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六章此事必有蹊跷

    (三十多万字了,本书至此,铺垫逐步展开,情节也将陆续打开,不说精彩纷呈,也正步入胜境,敬请期待!感谢昨天打赏的心有层云、天才学徒和igor特别需要感谢下igor,这是写书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款项,心情跟我第一次领到工资一样,哇,好多的钱啊!谢谢!)

    金泽滔笑了:“本来通过镇党委会定夺,也没什么事,但一方面考虑到成本原因,另外也考虑工程质量监督管理,我还是倾向于向社会公开招标。”

    汤军贤手指轻叩着话筒,说:“那就继续坚持吧,从防腐杜变的角度出发,我也倾向公开招标。”

    金泽滔说:“既然本地建筑工程企业不愿意参与招投标,那就在浜海全社会公开招标吧,我就不信了,没了张屠夫,还得吃带毛猪。”

    在浜海全社会公开招标,实在不是金泽滔所愿,从减少不必要的纷扰和效率方面考虑,由东源本土建筑工程企业中标承包工程,更有利于协调社会矛盾。

    但事已至此,产业办也没了退路,若在围堤工程上就开始妥协,金泽滔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招商招租就更被动,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也许就此搁滩。

    和汤镇长通过电话后,金泽滔让综合办主任张晚晴通知产业办各组负责人开会。

    产业办初创,人员主要从东源镇和三水镇干抽调,除了副主任文元旦属正式在编干部,包括金泽滔及林文铮都属借用,没有自己的固定编制内人员。

    林文铮作为产业办副主任兼招商组负责人,暂时也要留东源一段时间,重点抓滩涂养殖塘招商招租。

    产业办负责人会议其实也就三人草台班子再加上张晚晴,张晚晴自从在浜海日报“解放思想在农村大讨论”专栏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东源滩涂开发改造长篇通讯后,在东源也声名鹊起。

    文元旦简单通报围堤工程公开招标变故后,金泽滔问了句:“这事你们怎么看?”

    林文铮首先开炮:“金主任,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金泽滔忍不住扑地笑了:“事情都迫在眉睫,没有时间再去管什么蹊跷不蹊跷的,都说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文元旦等人都不明白金泽滔这个时候还乐个什么劲,却不知道金泽滔此刻却想道,若是林文铮刚才把金主任唤作“大人”,那就更欢乐了。

    林文铮没有文元旦他们想得这么多,金泽滔经常作些惊人之举,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愤愤说:“东源企业不愿做,那就换西桥,再不行,浜海县城建筑工程企业多的是。”

    张晚晴有些担忧:“我们当初仅邀请东源和三水建筑企业参与招标,就是考虑到外地企业参与工程项目,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矛盾和纠纷,我们不能忽视本土企业和工程所在地村民的利益,不然难免会有意外和变数。”

    林文铮瞪眼说:“那也不能姑息,一步退让步步退让,最多在标书上明确,建筑用工和砂石资源多考虑当地村民利益,只要协调好,我认为这个不是大问题。”

    林文铮在京城这龙潭虎穴有些谨言慎行,但在东源,他还是颇为豪情满怀。

    文元旦和张晚晴虽然也有顾虑,但两害相权取其轻,都赞同向浜海全社会公开招标,会后,文元旦和林文铮就分头邀请建筑工程企业和修改标书。

    金泽滔在办公室呆了会儿,觉得有些无聊,让邱海山开车送他到罗立茂的新居。

    邱海山前晚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说起来,流窜持枪抢劫杀人案的告破,首功当属邱海山,金泽滔也顺理成章地让他留产业办当驾驶员开车。

    产业办新近也购置了辆普桑,九十年代初的老三样标志性公务用车,当然代价不菲,产业办又向两镇贡献了二辆普桑。

    邱海山干劲极高,连夜就把家安在岔口村,金泽滔一上车,就发现这车里里外外给收拾得一尘不染,倒是挺出乎他的意外。

    罗立茂前晚一惊一乍,金泽滔到他家的时候,都已经日上三竿,才刚精神萎靡地起床。

    金泽滔打趣说:“*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你哥都已水深火热,你倒好,早朝都不上了。”

    罗立茂摸着心口说:“这婚结得心惊肉跳的,我记得有个电影叫刑场上的婚礼,这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哥呀,你是不是故意让那些杀人犯到婚礼上闹事的?”

    老娘此刻正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在后脑结了个发髻,发髻横插了根金钗,穿着喜气的大红老式对襟,颇有大家家长的气度。

    金泽滔努努嘴,罗立茂这才记起还得和媳妇向老人敬茶,东源规矩,婚后三天都要向家长敬茶。刘美丽早就准备周正,只待罗立茂洗漱换装后,两人规规矩矩地向老娘下跪叩头,端茶礼敬。

    老娘慢条斯理地饮了一口,方才开口说话:“丑儿啊,这婚事上有恶人闹一闹,才好,从此你就姻缘无碍,白头偕老。前晚你也别怪你哥,那是娘亲自吩咐的。”

    刘美丽没心没肺地吃吃笑说:“滔哥嘴皮比那司仪利索,一大早我还看了录像带,比那春节晚会说相声小品的可好看多了,挺逗人的!”

    老娘不悦地说:“滔儿是干大事的,这种出乖露丑的耍把戏的戏子行径,也是滔儿看着娘的面子上做的,以后都不许说这事了。”老娘不但迷信还封建,看不起耍嘴皮的戏子。

    金泽滔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就是就是,你当取刮人很好玩啊,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罗立茂很诚心地说:“谢谢泽滔。”让他叫哥还真是有点为难,但这心意却是十足的真诚。

    金泽滔装模作样地做长辈状欣然点头,一对新人又端茶又敬烟。

    金泽滔寒暄了一会,准备告辞,罗立茂说:“昨天党委会议有些波折,大约你也知道了,滩涂开发改造方案通过得很勉强,阻力很大,估计以后镇里的助力也有限,很多事要你们产业办自己推动协调。”

    金泽滔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会直,想得多,不如干得多。”

    罗立茂拍拍他的肩:“兄弟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再过三天,办了回门宴,我就该回来上班了。”

    金泽滔笑笑走了,回到产业办的时候,张晚晴神色有些慌张:“金主任,宣讲办通知,要求你下午马上进城,最近南巡讲话精神宣讲团有你的宣讲安排。”

    金泽滔暗暗叹息,正如林文铮所说的,此事必有蹊跷,公开招标的事情还没捋顺,上面就把自己打发到宣讲团了,这也太凑巧了吧。

    不过滩涂围筑堤坝工程队进场施工前,应该不会出什么篓子,大前提是对方真能一手遮天,让浜海的所有建筑工程企业都不接受产业办的招标邀请。

    反正他留在东源也觉憋闷,倒是利用这宣讲团也可以侧面做些工作,想到这里,心里也踏实起来,说:“产业办的工作按既定方案办,不用担心,只要我们产业办共力共策,就没有过不了的坎坷。”

    金泽滔的态度既坚决又轻松,倒是带动了产业办的工作热情。

    金泽滔向罗才原和汤军贤打了声招呼,吃过中饭后就直奔县城,宣讲团办公室设在组织部,由常务副部长赵东进任团长,日常工作由宣传部副部长许西负责。

    曲向东这几天去省城开会,赵东进副部长勉励了几句,就匆匆赶一个会去了,莫宏铭也不管宣讲团的事,金泽滔只能找许西报到。

    看到许西的名字,金泽滔心里就打鼓,组织部不是向东就是东进,你宣传部却偏要向西,这不是和组织路线对着干嘛。

    许西五大三粗的,既不象耍笔杆子的也不象耍嘴皮子的,说话却细声细气,极为和蔼:“金泽滔同志,作为讲话精神宣讲团成员,还是头一次见面,这次抽调你进团宣讲,主要是希望结合你在浜海日报的那算关于农村和农业的文章,谈谈农村解放思想的理论和实践,没问题吧?”

    金泽滔毕恭毕敬地说:“报告许部长,能加入宣讲团的队伍,我深感光荣,最近因为东源滩涂开发改造事情耽搁了一些时间,没有按时入团,请领导谅解。”

    许西点点头:“虽然你没有参加培训,但相信,以你的理论素养和实践经验,能给大家讲一堂生动活泼的解放思想的讲话精神宣讲课,我们期待你的发挥。”

    宣讲活动下午就安排在县礼堂,金泽滔懵懵懂懂地出了许西的办公室,六月的天有燥热,这风一吹,却差点出了身冷汗,上午通知,下午宣讲,现在谈话,等会上台,离现在不过半个小时。

    这不是把自己往油里炸吗?金泽滔现在甚至来不及回县招一趟,闻闻自己的胳肢窝,还好没汗味,幸好车是邱海山开的,一路上还打了个盹,精神还算饱满。

    金泽滔从许西办公室出来时,走得有些沉重,但越走越快,待下了县委楼,已是箭步如飞,热血沸腾。

    许西隔着窗看着金泽滔从楼上下去,轻轻叹了口气,按照领导安排,下午他将亲自主持金泽滔的宣讲,这既是捧杀,也是棒杀,小伙子挺有精神的,可惜了!

    县委礼堂就在县委大院内,可坐三百余人,此刻会场已经是人满为患,前排整齐端坐着在家的四套班子领导,金泽滔熟悉的就有王如乔书记、包兆辉县长、程云庆副13看網记、谢道明副县长、蒋三明部长、蒋国强副县长等等。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