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喜新厌旧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八喜新厌旧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又是一周,总结一下,推荐破万了,收藏不涨了,订阅凄惨了,月票还稍稍能安慰一下破碎成饺子馅般的心,今天为月票加更一章,感谢昨天打赏的刘定凯,感谢txd123、haishi欲和吃书的小虫的月票支持!)

    文元旦是来请示如何处置这些企业的,金泽滔也不为己甚,不想再节外生枝,六月份无论如何工程队都得进场,再拖下去,既影响生产,更主要的是台风季节即将来临,遂让他们缴纳押金,准许他们重新进入招标名录。

    事情似乎又回到原点,借着宣讲团活动,金泽滔能腾出时间在县城多呆几天,县城海鲜酒店即将开业,虽然他现在不太插手东源集团的具体经营,但有空关心一下也是本分。

    他也没主动联系柳鑫,柳立海至今都还在县城呆在没回东源,想必该案侦破正在关键时刻。

    但当他刚驶出县招时,柳鑫的传呼来了,留言今晚一定得请金泽滔吃饭,让他务必相候云云。他也想了解一下案情进展,回绝了财税局童子欣及纪委几个相熟朋友的邀约。

    但直到过了七点,柳鑫仍然杳无音讯,让金泽滔和邱海山两人饿得前肚贴后背,邱海山怀疑说:“柳局长是不是发错传呼了?”

    金泽滔也有些怀疑,两人都正当血气方刚年纪,一顿不吃饿得慌,再等下去,估计走路都要贴着墙走,两人正准备出去找食,柳鑫、赵向红和柳立海方才姗姗来迟。

    金泽滔埋怨说:“你们办案人员还有加餐,我们等你,都差点饿得脱力,赶紧的,先吃饭。”

    柳鑫三人虽然都架着黑眼圈,但精神相当亢奋,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金泽滔打了个电话给李沉鱼,让他赶紧准备饭菜。

    晚饭安排桃花湖的海鲜码头,虽然尚未开业,但也基本准备齐全,现在也陆续对外接一些熟客,既磨合内部管理,也积攒一些人气。

    金大主任亲自来酒店考察,酒店上下自是卯足了劲,即便是曹剑缨也不敢掉以轻心,用朱小敏的话说,这是海鲜码头开业前的最后一次实战检验。

    金泽滔一路走来,从总经理曹剑缨到大门迎宾小姐,俱是精神抖擞,喜笑颜开,还真有让人如沐春风,宾至如归的感觉。

    金泽滔注意到,不说前面引路的引导员,即使是沿途相遇的服务员,也能准确地称呼金泽滔一行的职务,仔细观察,可见他们手里都捏着张小纸条。

    酒店是四幢沿廊相通的三层砖木结构的楼房构成,从过廊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到,门外大片的桃树已经挂果,只是这桃大多为低品质的本地白桃,口感和甜度不是太好,大多以观赏为主。

    酒店也正陆续引进一些新品种,利用几年时间,逐步汰换新品桃树。桃树尽头,便是金钱湖,酒店围了半湖,绿水湖畔,杨柳垂波。

    夏日迟迟,柳困桃慵,这个时节,坐在酒店,品海鲜,饮烈酒,饭饱酒酣后,小睡片刻,真是神仙生活!

    酒店外观飞檐雕梁,里面未施粉黛,古朴自然,真所谓画阁朱楼尽相望,红桃绿柳垂檐向。

    现在还是荒坡砾石,不堪细赏,再假以时日,待植上草坪,砌好湖石,那时酒店将掩映在一片湖光山色中,三月花开,六月桃熟,也是浜海一大踏青赏景去处。

    金泽滔在浮想连翩时,已到了酒店最豪华的桃花厅,这名字有点俗,但也算应景。

    柳鑫等人却如陈奂生进城,东张西望,不断地啧啧称颂,说:“这哪是上班,那是天天看风景度假。”

    朱小敏掩嘴笑道:“若是喜欢,你就辞了公安局长到这里当个看门保安,一定能胜任。”

    金泽滔笑说:“你没肉吃的时候,期盼天天能吃上一块红烧肉,当你天天吃肉的时候,吃得你腻了吐了,你又期盼能吃上一份小青菜,这个人啊,最是挑剔。”

    曹剑缨也深有同感:“最震撼人心的美景,天天看,也会腻味,这个时候,你会忽然发现脚下被践踏的小花小草才最美。”

    刑侦队长赵向红低声抱怨:“这时候有一碗糙米饭就最美了,说什么小花小草呢,还费精神力。”赵向红一贯不太说话,大概也给肚子闹的,也小声地发起了牢骚。

    曹剑缨瞪圆凤目:“俗不可耐,就知道吃吃吃,吃不死你!”

    赵向红对曹剑缨好象甚是畏惧,垂着头任曹剑缨训诉,也不敢还嘴。

    说归说,酒菜还是很快就上了,在座的大概都饿坏了,也没人闲话,一轮风卷残云下来,冷碟热菜全见底了,这才缓过劲来。

    柳鑫感叹说:“风景可以看腻,肉可以吃腻,可这饭怎么就百吃不厌呢?”

    金泽滔也跟着感叹:“自从柳大局长这官越当越大,这脑子也开窍了,都学会思考哲学问题了。”

    大家都扑地笑了,李沉鱼很严肃地说:“现在客人的嘴巴也越来越刁钻,厨师越来越难当,同样的食材,同样的调料,你不能天天让客人吃同样的菜,得经常变,唉,这到底是世道变了,还是人的本性如此。”

    曹剑缨若有所思:“有些东西得变,人都喜欢见异思迁,但有些东西变不得,你让南方人吃馍馍,他宁愿天天吃米饭。”

    赵向红低声嘟囔:“老婆是别人的好,得天天变,孩子是自己的好,变不得。”

    赵向红虽然和曹剑缨抬着杠,眼光却不住地留意着曹剑缨,生怕她暴起伤人。

    大家面面相觑,俱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这赵向红平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今天不但说了,仔细想想还挺有道理的。

    金泽滔边笑边说:“赵队长,看不出来啊,在柳局长的正确领导下,公安同志的素质大有提高啊,不但学会思考哲学问题,还敢于挑战权威。”

    他算看出来了,这两人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嘛,赵向红虽然嘴硬,但在曹剑缨面前估计一向唯唯诺诺,见她矮三分。

    曹剑缨面色不善,一张俏脸开始发红,就欲暴跳如雷,金泽滔见势不好,只好做和事佬:“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是人的本性,也是人类进步的动力。所谓斋必变食,居必迁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追求更新更高的享受,就是人类不断创新进步的内在动力。”

    曹剑缨脸色稍缓,金泽滔又继续说:“美的东西容易使人审美疲倦,所以现代人找对象都喜欢找有内涵,耐看的,这样到你厌倦的时候,也都垂垂老矣,你就是想喜新厌旧,对不起,你的身体也不允许了。”

    李沉鱼拍着大腿说:“金主任这话太对了,象我和柳局长这类人,乍看不怎么样,但胜在有内涵,经得住时间考验。”

    李沉鱼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但也算是说到柳鑫的心坎上了,**脸开始欢乐起来。

    赵向红“呕”地一声,也不知是打饱嗝还是给恶心的,喝了口茶,又在喃喃自语:“这都什么世道,生丑了就说自己心灵美,还让正常人活不活了?”

    柳鑫刚刚还高兴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又坏了,怒喝一声,伸腿就往赵向红踢去,赵向红身为刑侦队长,身手敏捷,见状连忙跳了起来,两人在包厢里你追我赶。

    朱小敏玉手覆脸,只觉无脸见人,这都什么人,长得丑,还不许别人说。

    曹剑缨冷冷地看着赵向红两人胡闹,说:“一个唱红,一个唱白,很好玩吗?”。

    赵向红乖乖地停住了脚步,柳鑫却笑嘻嘻地和赵向东勾肩搭背回到了座位。

    金泽滔看傻了眼,指着赵向红,半晌说不出话来,柳鑫却说:“曹剑缨,赵向红是什么人,你清楚,等了你十来年,在座的也没外人,你说个明白话吧。”

    金泽滔终于看明白,赵向红有情,曹剑缨无意,今天借着自己这顿饭,却原来是演了一出凤求凰的戏,不过这两粗坯一应一和的哪是求爱,简直就是往死里得罪曹剑缨,这种情况下,不用说什么情情爱爱,曹剑缨能给你个好脸色就算是祖上积德了。

    果然曹剑缨恶狠狠说道:“赵向红,今天就说明白了,除非冬打雷,夏雨雪,天地合,你才有机会。”

    金泽滔连忙说:“这话不妥,大大地不妥。”

    曹剑缨瞪眼说:“怎么不妥?”

    金泽滔苦笑说:“曹姐,这番话是人家谈恋爱时海誓山盟发的誓词,你说这话,到底是对小红有情呢还是无意呢,听不太明白嘛。”

    曹剑缨傻眼了,她也是拾人牙慧,哪知道这是好话还是孬词,柳鑫还想说话,金泽滔连忙拦住,这货是越帮越忙。

    金泽滔语重心长地说:“小红啊,不是哥说你,你跟柳鑫整天混一起,能有什么出息,他就一粗货嘛,懂什么情啊爱的。曹姐是什么人,那是干事业的女强人,海鲜码头酒店是浜海最上档次的酒店,曹姐作为总经理,精力全扑在工作上了,作为男人你平时要多关心她的身心健康,比如送送花,制造一点小浪漫,邀请对方一起看看山游游水,陶冶一下情操,下班时候接送一下,温暖一下她孤寂的心灵……”

    金泽滔还没说完,朱小敏的眼睛亮起来了,恶狠狠地盯着柳鑫说:“就按金主任说的办,逢年过节要送花,晚上就来接我下班,平时有空就带我和女儿出去玩玩。”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