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能一个人关门吃肉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能一个人关门吃肉

    (平生自己最讨厌也最悲哀做的肢体动作是,垂头(默哀),弯腰(鞠躬),这一垂头一弯腰,不知道送走多少亡灵往生,现在让我们一起垂头弯腰,向四川雅安地震死难同胞致哀!愿死者安息,生者安康!)

    柳鑫欲哭无泪,赵向红欢欣雀跃,曹剑缨却黯然神伤,低头不知想着什么。李沉鱼也开始反思自己,原来爱老婆除了挖空心思守护着,还可以这么浪漫。

    柳立海暗暗竖起大拇指,这一番话,让在座的人们都似乎回到了恋爱时光,他想这一次回家,就送一大束玫瑰给老婆,现在口袋不缺钱,就缺人情味。

    接下来,很奇怪,酒席的气氛忽然变得暧昧起来,柳鑫小心翼翼地侍候起朱小敏,赵向红殷勤地给曹剑缨倒水奉菜,唯有金泽滔等人味同嚼蜡,也不管赵向红意犹未尽,填饱肚皮,就离席回了县招。

    回来的车上,柳鑫不顾赵向红的哀求,把他的事抖个一干二净,赵向红是曹剑缨亡夫的战友兼同学,老山回来后就退伍转业到县公安局,其实按赵向红在前线的立功表现,完全能在部队提干发展。

    赵向红之所以复员转业,其实是战友临终时向他托付妻儿,但十几年过去了,赵向红从未谈过恋爱说过媒,这份心意曹剑缨心知肚明,连老包县长都默许了。

    但赵向红一向木讷,不善表达情感,再加上曹剑缨性格刚烈,这**女爱的,不能说是亡夫托付就能两情相悦,赵向红日子过得很辛苦,这多年相处下来,他渐渐地喜欢上了曹剑缨,再加上部队养成的任务观念极重,内心深处的煎熬可想而知。

    金泽滔看着孩子一样缩在一角的赵向红,慈详地说:“小红啊,你按哥刚才给开的三贴药方,只要坚持服用三月,保准有疗效。”

    柳鑫笑骂:“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还当自己是神医啊,可怜苦了哥了,这段时间哪还有时间去接老婆下班,以后还得天天看日历记着买花。”

    金泽滔倒给提醒了,问:“这案子差不多该结了吧?”

    柳立海答话了:“案情是清楚了,但善后的事情还很多,还要辗转大半个中国要到现场指证,核对证据,采纳证词,罗立茂婚礼那晚现场目睹的都还要补充笔录。”

    金泽滔奇怪地问:“这些事情交小红和立海就行了,还要你老人家亲自出面啊?”

    赵向红闷声闷气地说:“最近我很忙,局长你还是安排别人吧。”

    金泽滔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这发了情的刑侦队长胆子也肥了起来,任务还没明确就开始撂挑子。

    柳鑫没好气地说:“行行,就你忙,你接曹总的时候别忘了顺路把你嫂子接回家。”

    酒店三日后隆重开业,据说县里很多领导都参加,但此刻,金泽滔却在各乡镇巡回宣讲,西桥镇是最后一站。

    金泽滔经过这三天的磨练,嘴皮功夫更是见涨,据听过报告的人反应,金主任在台上气度轩昂,激情飞扬,妙语连珠,巧舌如簧,是近年来乡镇干部听到的难得的好报告。

    金泽滔也不知这是褒还是贬,但终归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借便回了次家,奶奶抱着金泽滔又是捏又是摸,泪眼盈盈地说:“咋又瘦了呢。”

    金泽滔唯有苦笑着安慰起奶奶,这几天除了吃就是睡,感觉都长了一圈膘了,母亲也在边上帮腔:“娘,滔儿这是肥了。”

    奶奶这才收了泪水,说:“肥了好时八节,什么时候忙能说得准?辛苦时候还可以顶膘,不会坏了身体骨头。”

    金泽滔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心里却想我这都快成骆驼了,这身脂肪还能抗饥饿防辛劳。

    晚上的时候除了伯父远在海仓绣服工贸公司上班,叔叔伯父一家子都过来了,两家子最近都向村里申请了屋基,准备造新房,一大家子过年一样摆了满满一桌菜,金泽滔殷勤地向长辈敬酒。

    爷爷也难得饮了杯家酿黄酒,一杯酒下去,平常不怎么说话的爷爷也谆谆教导起金泽滔:“小滔啊,听说你这几天都在给镇干部上课,现在你也出息了,但有一点,你可记住了,不能忘本,咱家世代农民,当干部,做工作,要把农民的利益放在心里,我们家日子好了,还要想办法让别的家日子都好起来。”

    爷爷即便喝了酒,趁着酒兴,难得地说了这么一大段话,金泽滔肃然起敬,都不当村干部好多年了,党性还依然熠熠生辉,奶奶也很少有地没有同爷爷抬杠。

    小海撇撇嘴,低声说:“生产队那会儿,我们家没劳力,分粮食只有人家一半,怎么就没见村干部把我们的利益放在心里。”

    爸爸一个箸头啪地敲在小海头上:“那时吃大锅饭,谁家都没余粮,现在都改革开放了,日子好过了,也不能一个人关起门来吃肉。”

    小洋现在也开始逐渐负责起西桥砂洗厂,思想觉悟不断提高:“我们厂也进了不少村里人,工贸公司在村里发动过,很多人家也开始做起绣服生意,现在村里批地基建房户大多都是做工做生意的,也算是带动了一方村民致富。”

    叔叔说:“你婶婶也联合了几户人家置办了几台电动缝纫机,照现在行情,比我做工要赚钱得多。”

    婶婶满面红光:“那都是托了小滔和小洋的福,只要质量过关,销路都不用我们自己奔波,还能拿最高等级的价位,今天还有人跑我们家要拼股。”

    金泽滔开心地说:“现在西桥镇也开始大规模发展绣服业了,东源集团西桥工贸公司正和镇里洽谈,估计也会和东源一样实行规模化经营,这样联合起来,就逐步形成市场上质量和价格上的拳头优势。”

    半年多时间过去,砂洗厂也逐渐有了竞争,但在工贸一体化上,东源集团有绝对优势垄断绣服制造和销售市场,集团重心也逐步转移到工贸公司的经营和管理上。

    过了今年,金泽滔准备收缩砂洗厂数量和规模,工艺简单、生产简易的加工项目逐步往其他竞争厂家转移。

    金泽滔回东源时,防护堤坝围筑工程公开招标已顺利结束,今年主要围筑卢水港外二千多米海塘坝,这一条堤坝围筑成功,将围起足有八百多亩的养殖塘可供养殖。

    卢水港并没有港口,只有一道闸坝,是解放初期兴修起来的防台风防海潮的闸口,几十年过去了,除了附近几个村庄还利用冬季农余时间加固一下村外的海塘坝,其余坝段都逐渐损毁,这泄洪渠也失去了作用,闸口也多年没有检修。

    所以围筑工程不仅仅是筑一道堤坝就完事,还要对泄洪渠疏浚清淤,修复闸口,至于村外塘坝,若是外海堤坝修筑合拢,就再无海水浸袭之忧。

    按说,修筑外海堤坝对卢水港附近的几个村庄那是大好事,但就有个别村民不知受谁挑唆,到处煽风点火,鼓动村民阻扰工程队进场。

    金泽滔回东源第一件就直接找副镇长谢凌,谢凌老家正是闹事的村庄,谢凌在党委会上对滩涂开发改造方案提了反对意见,虽然最后罗才原没有表决,但当时谢凌的态度很坚决。

    谢凌分管建设和土管,和金泽滔没有太多工作上的交集,金泽滔到谢凌办公室时,谢凌正在发呆。

    在原东源区,刘凯旋分配之前,谢凌大约是唯一的大学生,还是东珠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毕业,相貌堂堂,文质彬彬,谢凌见是金泽滔,微愕道:“金泽滔,金主任?”

    金泽滔说:“还是第一次向谢镇长汇报工作,失礼!”

    边说边递了一支中华烟,谢凌也不推辞,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笑说:“中华烟确实好抽,可惜抽不起。”

    金泽滔随手把口袋里刚拆封的香烟扔在桌上,说:“别嫌弃,我不抽烟,这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专门拍领导马屁用的。”

    谢凌看了金泽滔一眼,平时也风闻过金泽滔的为人,说好的能吹上天去,说孬的则无非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之类,谢凌也不是见风就是雨之辈,但心目中的金泽滔形象有点嚣张那是无疑的。

    但今天所见,他的言谈举止很难让人生恶,谢凌把玩着中华烟壳,说:“如果你是来质问党委会的事情,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过你们产业办把握得很好,既能考虑村民的利益,又能考虑工程成本的节省,就我个人来说,很好。”

    金泽滔笑说:“谢镇长言重了,党委会上畅所欲言,有反对意见很正常,再说公开招标在东源也算是新事物,一时不能接受也不意外,如果大家都和光同尘倒不正常了。”

    谢凌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深谈下去,说:“你能理解,很好,那么今天你是?”

    金泽滔也开门见山说:“是这样,对于滩涂开发改造,围筑防护堤坝,我想这应该全镇上下应该有共识吧?”

    谢凌语气沉重:“这是好事,作为东源人,特别是海边滩涂村庄长大的农民儿子,深受台风海潮侵袭之苦,这几年,都是对滩涂堤坝修修补补,每每台风大风大潮季节,说难听点,尽人事,听天命,若是堤坝损毁倒塌,倾覆就是旦夕之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