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天上砸下金元宝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四十一章天上砸下金元宝

    (为雅安人民祈福!家塌了,梦还在,希望携手能度过难关!感谢昨天打赏的刘定凯,感谢舞夜孤枫的月票支持!)

    罗立茂说得一本正经,罗才原刚喝进的一口热茶“扑”地喷在地上,汤军贤哈哈大笑,罗立茂只有在金泽滔才会吃瘪,其他人面前他还是长袖善舞,挥洒自如。

    待罗立茂收拾完毕,罗才原指了一下座位,示意他坐下,罗立茂说:“正好有件事要向两位领导请示,罗书记,汤镇长,承蒙两位领导支持和关照,我在党政办工作一直很愉快,但领导也知道,党政办工作千头万绪,为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今天正式向组织要求辞去东源中学校长及镇教办主任职务,恳请领导同意。”

    说罢从袋里掏出早准备好的辞职报告,罗才原和汤军贤对视了一眼,说:“也行,今年镇委镇政府工作十分艰巨,党政办工作压力繁重,我们原则上同意你的请求,但还要经镇党委会通过。另外,你通知下金泽滔,我们要听取他关于滩涂开发改造工程开展情况汇报。”

    金泽滔正要想向领导汇报工作,罗立茂电话就来了。

    很快他就出现在罗才原的办公室,罗才原也难得地起身和他握手,说:“金主任,今天我可要批评你了。”

    金泽滔吓了一跳,但看罗才原面色和缓,态度热情,心里才稍微放心,嘴里却连忙检讨:“罗书记,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请使劲批评,有句话说得好,孩子生于批评中,就学会睿智,孩子生于鼓励中,就学会自信,所以无论是批评还是鼓励,都是对我的最好的鞭策。”

    罗才原哭笑不得:“现在有人说,东源产业办的金主任是县委宣讲团首席讲师,这嘴皮子还真是磨练得挺利索的,行,你不是要鼓励吗?镇委决定,让你在东源也开一课,你全县上下都巡讲了一圈,今天才轮到给家里人宣讲,这算不算灯下黑?”

    金泽滔叫苦连天:“书记,这不叫灯下黑,领导洞烛万里,纤毫毕现,您老的金晴火眼下,还不都原形毕露,茫茫人海中,我不过飞尘泥埃,不入领导法眼,那也正常。”

    汤军贤摇了摇头,这小子滑不溜秋,你还真难抓着他的短处,不过就这番说辞,不管领导是真嗔还是佯怒,还真是说到痒处,心里不觉暗暗叹服,果然罗才原欣然点头,不再纠缠灯下黑的事情。

    罗立茂低着头佯装翻着记录本,心里却牢牢地记住了金泽滔的这番话,只觉是真言美语。

    汤军贤说:“今天我们请你过来,想听听关于滩涂开发改造情况汇报。”

    金泽滔把前期准备及工程进场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也没提北洋村的事情,各种数据和工作措施、步骤倒也有条不紊。

    罗才原认真听取汇报后,点头说:“产业办的工作还是很扎实的,这一点值得我们肯定,施工期间,产业办还要会同有关部门做好监督检查工作,确保工期和质量,招商招租工作也要同期开展,争取在六月底前能投苗生产,说说,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需要镇里出面解决的?”

    金泽滔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我们尽量把工作做在前面,工程施工质量我们会紧盯不放,但也要保证施工期间不受外力干扰,这点要请镇领导出面商请公安法院同志协助,这是其一。”

    “最主要的是,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中,产业办协调越来越困难,两位领导也清楚,滩涂养殖不但涉及到千家万户,更是涉及到镇里多部门和多位领导,其中的阻力可想而止。”金泽滔顿了顿,饮了口茶,“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宽裕,现在我们产业办号召,攻坚克难六月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滩涂产业化成败在此一举,不说什么悲壮的话,但全办上下确实有一股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罗才原等人也微微有些动容,金泽滔继续左右着领导的情绪:“虽然滩涂养殖产业化职能挂在产业办,但财税、农办、渔政、水利等站所职能交叉,职权划分不清晰,遇有争执和担责,扯皮推诿,遇有利益,则一哄而上,我们产业办协调无力,这是其二。”

    罗才原和汤军贤倒还真没考虑这么仔细,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金泽滔说:“最主要的是,镇里这么多领导,滩涂产业化工作却没有明确的分管领导,我们不可能事无巨细都向两位领导请示拍板,而且,即便临时指定领导分管,具体协调还是要产业办来落实,实质上仍旧没有解决问题。再说,现在镇里分管农业的党委政府都有一位领导,若是罗书记和汤镇长都出差了,产业办工作找谁定夺?这是我要汇报的最后一个问题。”

    罗才原和汤军贤还在思考消化金泽滔讲话期间,罗立茂差点就没膜拜在地,哥呀,你说一千道一万,洋洋洒洒其一其二其三,不就一个意思啊,滩涂产业化工作很重要,舍我其谁,不把我往上抬抬,就真的要釜破舟沉了。

    其实金泽滔这番话说得有些勉强,镇里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县委联系领导曲向东部长亲自任组长,罗才原和汤军贤任副组长,这怎么能说没有明确的分管领导。

    当然,从政府行政领导职级来说,领导小组毕竟是临时机构,镇委镇政府两套班子里,只要在分工明确有分管的,任谁都可以插手滩涂开发改造工作,这也是现实,领导小组又没有日常的办事制度和协商机制。

    罗才原闭目沉思良久,方才缓缓开口说:“你说的这些问题,我和汤镇长事先有过考虑,滩涂产业化工作要按照方案不折不扣地推进下去,这是大局,不容有丝毫动摇,也不容有丝毫闪失,关于你和产业办的问题,我们和县委组织部有过提议,现在也到了提上日程的时候了,我们会尽快和县委沟通,好了,你先回去。”

    金泽滔深一脚浅一脚地从镇大院出来,只觉得晕乎乎地仿佛天上砸下金元宝。

    罗立茂无言,这都行?!拍拍金泽滔的后背,神情落寞地回去了,心里却也活动开来,是不是我也找个机会跟领导好好唠叨唠叨,都在党政办大半年了,也该动一动了,撤区并乡后,一般党政办主任都兼着党委委员。

    不过这由头还真不好找,你说党政办很重要,党政办离开我罗立茂就天下大乱,估计直接会让罗书记打出门。

    时也命也!罗立茂只能长叹一声,还是回家让老娘赶紧上柱香。

    直到下了车,关了车门,金泽滔才感觉这一切踏实起来,只能说是机缘凑巧,金泽滔回到办公室,只觉浑身干劲,热血澎湃,非要找点事来干干,赶紧找张晚晴通知开会,张晚晴委委曲曲地说,所有干部都下村了,偌大办公室除了我和你就只剩老鼠了。

    金泽滔挥挥手让张晚晴出去,我和你两人开会算啥子,又赶紧打电话回财税所,接电话的是出纳孙寒梅,听是所长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问好:“所长好!”

    孙寒梅现在也是重任在身,挂在征收组,原来尹小香的职责都落她身上了,金泽滔和蔼询问:“嗯,现在所里都还谁在呢?”

    孙寒梅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所长今天心血来潮来查岗了,战战兢兢地说:“报告所长,今天东源集市日,尹所长带着征收组上街收税去了,胡所长带着管理组去绣服企业上门服务去了,王正浩带着检查组税收检查去了,现在全所如果算上所长你,就我们两个了。”

    金泽滔“啪”地挂了电话,我和你唱二人转啊,满腔热情却化为一片冰水,我想找点事做咋就那么难呢,金泽滔尚在自怨自艾的时候,孙寒梅却失魂落魄地看着话筒,仿佛多看一会儿,金所长就会从里面伸出头来。

    第二天,镇党政办就下发了关于明确镇产业办职能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产业办全权负责绣服产业化和滩涂开发改造及养殖产业化事宜,各站所办及下属各办事处务必全力配合协助云云。

    金泽滔将通知从头到尾看了三遍,咧着嘴笑了,早上起来时还觉得有点不真实,但这文件却是实实在在地明确了产业办的工作职责和政治地位。

    副科大门已向他露出了一丝缝隙,他相信,只要立足滩涂产业化,夯实基础,攻坚克难,做出实绩,事情也就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金泽滔昨天没开成会议,一早上连续在产业办和财税所开会,会议内容就围绕滩涂产业化工作,财税所作为项目资金的拨款单位,负有监管工程款项拨付使用的职责。

    把两个单位的干部职工都撒了下去,金泽滔才觉得踏实不少,还未等他喘口气,电话就响了起来,省财政厅办公室通知,让他明天来西州办公室报到,参加财政部财政体制改革理论研讨会。

    参加研讨会心里有准备,但眼下可不是时候啊。金泽滔急眼了,现在不管从滩涂产业化工作来说,还是从事关个人前途命运来说,都正是关键时刻,这时候离岗赴京开会,若事有不谐将就鞭长莫及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