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永缚苍龙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当写字成为一种习惯,编故事成为一种本能,你看周围的人们就象书中的npc一样。/文字首发.com/../文字首发.com/---->恳求书友正版支持,恳求订阅、推荐、收藏!感谢寒剑123、celre的月票支持!)

    大家都使劲鼓掌,一些村民还大声欢呼,曲向东压了压手掌,待大家都安静下来,说:“这条堤坝不仅仅是生命线,不仅仅是捆缚苍龙的长缨,它还是条致富线,在此,我们可以大声宣告,从今以后,这里方圆数十里,将不再受世代困扰我们手脚的台风海潮侵袭,这方家园,将成乐土!”

    大家又大声欢呼,曲向东并没有讲太多的话,慰问过工程队工作人员和有关干部群众后,众人在合拢地的一块石碑前围拢,石碑上覆盖着大红绸布,曲向东居中,左右分别站着谢道明、蒋国强及东源、三水两镇党委书记罗才原和何健华。

    红绸拉开,石碑上就四个血红大字:永缚苍龙。这四个大字还是金泽滔辗转通过曲向东向温重岳书记求来的,字写不错,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听曲部长说,本来温书记、县委王如乔书记及包兆辉县长今天要亲自参加揭幕仪式,只是永州地委临时有紧急会议才令他们都未能成行。

    不过,想想就觉得兴奋,再过几十年,人们再看这块碑石,发现题词的还是省委温书记,是不是觉得我金泽滔太有先见之明了?

    下堤坝的时候,曲向东指着滩涂远处有人在扒泥围塘,疑惑地问:“这些人做什么?”

    罗才原笑呵呵地说:“按照滩涂开发改造方案,镇里已成立了滩涂养殖公司就挂产业办下面。绣服的产业稳步发展,催生了一批有实力上规模的绣服工贸企业,产业办的规模集聚工作卓有成效啊目前镇里几家绣服企业,都雄心勃勃眼光都盯紧了滩涂养殖,东源集团率先注资三百万,防洪堤坝还在修建时,养殖公司就开始了挑泥围塘我们争取在台风季节前争取清理出几批养殖海塘。

    谢道明笑眯眯说:“不错,东源精神不能当口号,还要落实在行动上,敢为人先不落人后,工作不拖不靠与天争先机,与时争进度,这也是抢抓机遇嘛!”

    谢道明虽然离开纪委也已有三四个月,但笑面虎的虎威犹在人们还是习惯敬而远之,平时各分管线上的相关机关负责人向他汇报工作,还是战战兢兢的。

    众人虽然都表示赞同,但并没人接话,就连曲向东都不知在想些什么,金泽滔却笑说:“谢县长说的是,我们东源需要这种先机,也必须赶这进度,东源落后太久了,只争朝夕啊,人民群众愿望迫切,我们干部也不甘人后,养殖塘投产后,这条土渣路也将改造成四车道的石子路,以后,谢县长再来,我们走的可就是一条康庄大道了!”

    很奇怪,金泽滔同眼前这两头老虎相交都颇深,逢年过节来往也密切,虽然也是金泽滔曲意奉近,但这两头老虎愿意接纳,也属异数。

    曲向东似乎也回过神来,难得地露出笑容:“带领群众走康庄大道,是我们党委政府的共同愿望,期待这一天,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蒋国强副县长感慨说:“分管农业工作,天天和农民打交道,东源的农民日子最苦,命运最坎坷,但我看这精神面貌却焕然一新,这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我们政府部门就要把这希望化为现实,绝不能辜负人民群众对我们党和政府的殷切期望!”

    有人大声喊:“我们对党和政府有信心,好日子谁都向往,我们相信领导,相信金主任。”

    金泽滴眼眶有些湿湿,低声说道:“就冲这话,作为党员干部,我们也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心情都有些低沉,只觉得为人民服务,重任在肩,不再是轻飘飘的一句政治口号。

    待回到东源镇礼堂,看到招商会上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大家的情绪渐渐又高涨起来。

    得益于绣服产业的发展,东源腰缠万贯的人也多了起来,从长短街上林立的海鲜饭店就可以看得出来,东源人的腰包真的鼓起来了,东源人说话的声音也响了。

    曲向东随手取过一份招商简章,虽然来的大多是本地企业或个人,但简章印制得五彩缤纷,图文并茂,既有对这次滩涂养殖海塘的介绍,也有对东源三水乃至浜海全县的情况简介。

    财大气粗的东源人坐在简陋的会议桌边,认真翻看着简章,小声地探讨着投资的得失,卢水港滩涂养殖期需投入六百万元,这不仅仅是滩涂海塘整理费用,还包括配套的引水、排涝及闸渠的整修,还包括涂下村到东源镇道路修筑,一期海塘工程计划推出六百亩。

    大家议论焦点主要集中在闸渠整修及道路修筑,东源集团已先期注资三百万元,再招资三百万元就能全面启动下一步计划。

    说是招商会,其实质也就是股份认资,金泽滔看了罗才原一眼,罗书记点点头,金泽滔拍了拍掌,在座的众人也早就注意到曲向东一行的到来,对于曲部长,东源很多人都认识,近来,他来东源特别勤。

    参与认资的企业代表和个人都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金泽滔按照和曲部长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先发言:“大家安静一下,这个招商会有点名不符实,在场的应该都是东源的呢?”

    大家都发出轻笑,金泽滔说:“产业办有个招商组,这也算是个演练,所以尽管有些离题,大家都是东源人,作为产业办第一次招商,我们就姑且称之为东源人的招商会。

    大家笑得很开心,也很自豪,曾几何时,整天只知道打打斗斗的东源人,也敢抖着腰包开扩商会了。

    金泽滔也笑了:“都是东源人,关起来门来都好商量,刚才我听了几个人议论,问题焦点都集中在闸渠整修及道路修筑上,我简单解释一下,不知道参加今天招商会的诸位有没有去过卢水港滩涂?”

    有人说去过,有人说没有,说没有去过的理由很充分,我们都相信政府,相信产业办,相信金主任不会蒙骗咱老百姓的。

    金泽滔说:“没有去滩涂考察过的,虽然很感激大家对我们的信任,但这里我要批评你们,你们是糊涂蛋。在商言商,现在我给你们上一课,十个字,投资须谨慎,市场有风险。这句话要牢牢记在心里,只要诸位今后能牢记这十字真言,走遍天下,都不怕亏钱。”

    风落鱼作为东源集团的代表也混在人群中,所了此言却差点没晕倒,看着正侃侃而谈的金泽滔,恨不得上前在他那张小黑脸上抓上两道血痕,不过,这张黑脸看起来似乎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

    风落鱼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却暗恨不已,想当初,所有人在为投资海岛房地产的事情食不甘寝不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市场有风险,你怎么不说投资须谨慎,足足二千万啊,二千万啊,眼都不眨就投海岛那深不见底的海水里了,你以为你是神仙,也不想想姑奶奶我差点没有蹈海自戕,做条名符其实的落鱼了。

    不过阿弥陀佛,老天保佑,现在这钱就象海水一样哗啦哗啦地往自己腰包里流,南水市的投资更是水高船涨,不知道这轮投资结束时,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成百万富婆了?

    太可怕了,太凶残了,我这小心脏可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谢天谢地谢祖宗,嗯,真心说起来,还要谢谢眼前这位金主任!

    风落鱼还在感慨不已的时候,大家都纷纷鼓掌,齐声说好,曲向东微笑着鼓掌,轻摇着头,这家伙,说话确实有其过人之处,总能抓着听众的心弦,能引起共鸣。

    据说,金泽滔在巡回宣讲时,每场报告他都能针对宣讲对象的不同,内容从不重复,都能讲出新鲜的东西,他也亲自听过金泽滔在宣讲团的报告,确实与众不同,让人耳目一新,他还听王如乔书记提过,地委有意请他参加地区宣讲团。

    金泽滔说:“刚才说没有亲自去滩涂考察过的是糊涂蛋,你还别不服,只要认真考察过卢水港滩涂的人们,都不会以为闸渠整修及道路修筑没有必要,我要说,这非常有必要,虽然这两项工程不会直接对滩涂围塘产生效益,但诸位想过没有,陆地以外,海塘坝以内,可用不可用的滩涂有多少面积?”

    大家又都摇头,谁会在意这些啊。金泽滔微笑着说:“再过半个多月,西州大学有一批专家教授来我们东源开展科研活动,其中就有海水养殖专家和盐碱地及滩涂改造专家,目前规划的可围塘养殖的有千亩,但据向专家了解,除此之外,其他陆地以外的海涂完成可以改造成适合海水养殖的海塘,面积是现在规划滩涂的五倍以上。”

    金泽滔话音刚落,就象沸油里注水,会议室顿时沸腾起来,曲向东微微皱眉,低声问:“真有这么多的滩涂可供养殖?专家的意见可靠不可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