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投吧,有余钱都投进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怨念啊,拜求订阅、推荐和收藏,惯例感谢昨天打赏的刘定凯!)

    金泽滔说:“改造成养殖塘完全可行,问题是配套的排灌水工程投资较大,我们今天原本股份认资底线三百万元,但多多益善,这既有利可图,也有利当地水土改善,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曲向东有些欣慰地点点头,大家议论了一会,都把目光集中在金泽滔身上,金泽滔说:“关于改造养殖塘的事,大家无须有疑虑,刚才我说投资须谨慎,不是让你在这一点上谨慎,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我金泽滔还能睁眼说瞎话啊,你不骂我,我旁边的曲部长都要狠狠地批评我。

    大家都笑了,曲向东也苦笑着摇头,自己都成了他吸引大家投资热情的道具了。

    金泽滔继续说:“言尽于此,有意认资的请下决心,填写认资表格,今天没有投资的也不要紧,海塘围建好后,大家可以认租海塘搞海产养殖,最后说一句,投资海塘,属长期投资,不象你养鸡养鸭一样,今天买了鸡,晚上就能吃上鸡蛋,长期来说,海塘投资更有利可图,而且是厚到。”

    金泽滔一说完,大家都又笑又鼓掌,金泽滔才接说:“下面请县委常委,组织部曲向东部长讲话,大家先不要鼓掌,曲部长,在座的大家可能都不陌生,他也是东源的常客了,可算是半个东源人,滩涂开发改造就是在曲部长的亲自领导和关怀下开展起来的,好了,现在大家可以使劲鼓掌了。”

    掌声非常热烈大家的感激心情也是真诚的,对于能为老百姓着想的领导,大家是不会吝啬掌声的。

    曲向东面目有些刻板但语气真诚:“我第一次来东源,是参加东源财税所的岗位责任制考核也就一年前,那时候的东源街区,是个什么样子,可能连你们东源人都有些淡忘了茅坑林立,理发店遍布。”大家想想去年此时的东源形象,都忍不住笑了。

    “现在呢,茅坑变酒店了,理发店变绣服厂了,街道整齐干净了你们的精神也焕然一新了,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因为你们东源人思变了,而且真变了,俗话说穷则思变,变则通,现在东源人心通了,气顺了,腰包鼓起来了,腰杆直起来了,声音响亮起来了。”

    东源人满面红光,使劲鼓掌,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评价,让东源人无论站着坐着的,都不由得挺直了腰板。

    曲向东说话没有笑容,但充满激情:“现在吃穿不愁了,是不是就要马放南山,在家安稳做个富家翁,这是没志气的表现,是孬种!东源人应该是这样的,勤劳致富,勇往直前,富要思进,敢打敢冲。”

    金泽滔忍不住大声说好,曲部长不愧是未来的浜海掌舵人,这政治敏感性连他这两世为人的人都不由得敬佩。

    曲向东微微咧嘴一笑:“当然,我说的勇往直前,敢打敢冲可不是鼓励你们去打架。”

    大家都哄都笑了,有人大声接话,曲部长,现在东源人都没空打架了,大家都忙着发财呢!曲向东也难得地开起了玩笑,这倒是新奇事。

    曲向东收起笑容,说:“滩涂养殖业是朝阳产业,前途光明,这一点不用我多说,招商简章都写得很清楚,我只是希望,东源的事情,我们东源人自己来干,东源人不用出门,在家也可以干出大事业!”

    曲向东年常言语不多,但说起话来还是相当有鼓动性的,曲向东讲话后,大家认资的积极性明显比刚才要高涨许多。

    曲向东讲话后,随行领导就分散在会议室转了起来,金泽滔在人群中意外地看到了李乐水和王正火这对水火冤家,王正火尽管改名叫王正虎,但方言里,火和虎发音是一样的。

    王正虎看到金泽滔注意到自己,连忙恭敬地叫了声主任,金泽滔笑着说:“不错啊,现在都有余钱搞投资了。”

    王正虎和李乐水结婚后,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自己单独干起了绣服生产和销售,现在大小也是个小老板了,王正虎脸有些红,大约有些紧张,说:“那都要感谢主任,没有你也没有我们的今天。”

    李乐水在旁边接话说:“主任,你可是我们两口子的恩人,我都想在家给你摆个长生牌泣,只是正虎不同意,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迷信,真要感谢就把我们的企业做大,就是对主任最好的报答。”

    金泽滔差点没摔倒,姑奶奶啊,你金主任还想多活两年,这牌位可是农村祭奠先人用的,自己好端端的活着,祭个什么劲啊,待听说这事给王正虎拦了下来,忍不住对他的好感度噌噌地提升了一大截。

    连忙说:“正虎说得对,可千万不能搞迷信活动,现在公安正在部署打击农村封建迷信活动,千万不能撞在枪口上了。”

    现在李乐水给拦下了,保不准哪天起来忽然又心血来潮真要搞个长生牌位,那自己还不哭去,赶紧抬出公安的招牌打消李乐水的念头。

    李乐水和王正虎经过村械事件后,再加上连续出现几起恶性**,对公安局有种天然的恐惧,李乐水果然给吓着了,连忙说:“不敢了,不敢了。”

    王正虎正手持着招商简章,期期艾艾地说:“主任,不知当问不当问,这海塘养殖值得投吗?”

    金泽滔正待说话,不知哪个角落里窜出李良才瘦弱的身躯,现在他的小儿子经金泽滔介绍在县城当起了保安部经理,月薪上千,比什么镇长县长都要高得多,感觉自己和金泽滔关系比以前更加牢靠了,抓着金泽滔的手,小声而又神秘地说:“金主任,你说说,这钱能不能投?”

    金泽滔赶紧撇开他的鸡爪一样干枯的双手,心里却不住嘀咕,我有跟你这棺材板熟络到这种程度吗?还要我给你出主意,你当你是我岳父老子啊,不过想想李良才生的几个儿女倒还真有模样,心里又犹豫起来。

    李良才看金泽滔犹豫的样子,还当他不看好投资的事,说:“不用说,知道了,我回去了。”

    金泽滔暗骂,你知道个屁,还真以为你开了几年杂货店,做过几件绣服,就当自己是商海游龙,生意场上能人,你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连忙拉位李良才,对他和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王正虎说:“投吧,投吧,有余钱都投进去,亏不了你们的。”

    反正养殖公司要扩大股本,自然是越多越好。

    说完,就不理他们,自顾自走了,风落每象条鱼一样在人群中游动,见他摆脱了李良才等人的纠缠,靠了上来,他人看来,就象贴着金泽滔的身体被他拖着走。

    金泽滔闻这股香水味,就知道是风落鱼,现在风落鱼也知道化些淡妆,抹些香水,更有女人味。

    他连忙往旁边闪去,被李良才这老棺材那双鸡爪手捏着好一会儿,正感晦气,看风落鱼没点眼色,大庭广众下往自己身上贴是什么意思,没好气地说:“什么事,不能大声说吗,偏要装神弄鬼。”

    风落鱼有些委屈,我就想问问,东源集团要认资多少,这事能大声说吗,我要一说,你还不当场给我一个大嘴括。

    金泽滔看风落鱼泫然欲涕的小媳妇受气模样,也知道自己错怪了她,脸色才稍缓,低声说:“不管别人认资多少,东源集团至少要确保总股本的五成。”

    风落鱼看着金泽滔追着曲向东等领导出去的身影,心里五味杂陈,你就这么肯定,这滩涂养殖就这么有钱途,就没点风险,无需谨慎吗?

    不过想想人家是财税所长,产业办主任,现在外面前在风传,金主任又要升官了,这一升上去,不就成了镇领导了?人家年纪轻轻就撑起这么个大家子,还偷偷地积起了这么大的家底,我的神哪,这是人干的事吗?

    我就一个开个小饭馆的小老板娘,哪有人家金主任这份眼光和的怀,会议室不知多少人在追寻着金泽滔的身影,想从他嘴巴里撬出一个准信,我还在这里发呆个什么劲,人家自己才是大股东,有人会和自己的钱过不去吗?

    风落鱼想到这里的时候,脚步轻快了许多,这时,会议室里的诸多有钱人凡和风落鱼熟悉的,都亲热地打着招呼,有些心急地直接问起东源集团怎么投资,大家都知道,东源集团和金主任关系不浅,刚才风落鱼和金泽滔的亲密互动大家都看在眼里。

    刚才金泽滔讲话时都说了,让大家踊跃认购,那就是多多益善,风落鱼才不管什么保密不保密,反正东源集团家大业大钱多,你们认购多少,我就认购多少。

    风落鱼的意思一表达,大家积极性愈发高涨,金泽滴没有想到,风落鱼无意中做起了招商引资的大使,而且效果显著。

    这次招商会东源商人认购踊跃,截止晚饭时间,已明确认购的资金就达八百余万元,比原来设想的多了五百万元,再加上东源集团的八百万元,总数达到一千五百万元,有了这笔资金,卢水港滩涂养殖产业化就有了坚实的资金后盾。(,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