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谨以此章献给本书的第一个舵主jwnlu,恭喜恭喜,同喜同喜,谢谢鼓励和支持,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坚持!谢谢昨天打赏的刘定凯。---->)

    曲向东本来对柳鑫倒不担心,结果反应却极为冷清,如果不是王如乔最后敲定,还真有好事多磨的烦恼。

    相反金泽滔的提名通过却极为顺利,几乎所有常委都给予极高的评价,但奇怪的,所有常委对他的评价都没有提及财税所长这个最本职岗位,不过现在是选拔副镇长,又不是提拔财税局副局长,这也可以理解。

    就连他颇担心的年纪和资历问题都甚至没有人提及,倒是大出他的意外,心里也不仅骂道,这小子,还真是好人缘,倒是白担心你了。

    就连他料想反对意见最为强烈的孔敏辉也偃旗息鼓,一言不发,县委礼堂上,金泽滔在台上当着四套班子的面指责宣讲办的安排,令他极为的尴尬和难堪,最后,他还只能以让许西黯然离开宣传部收场,才算是向县委有了交代。

    王如乔最后说:“这两人的情况都比较特殊,时间也急,组织部抓紧时间吧。”

    县委常委会议刚结束,金泽滔的传呼机铃声大作,之前,曲向东并没有向他提及今天要在常委会上提名他为副镇长的事情,他也根本就没有思想准备。

    他按照来电领导的级别先打给程云庆,程云庆哈哈大笑:“恭喜恭喜!”也不等他回过神来,电话就“啪”地盖上了。

    第二个,韩云山,韩云山倒多说了几句:“你提名东源镇副镇长已获通过,恭喜了,再接再厉!”还没等他说话,电话又给盖了。

    打第三个电话谢道明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来电话的全是县委常委的领导座机谢道明说的最多,把常委会的经过都说了,金泽滔还有点晕乎乎,但还是很冷静地表示了感谢。

    第四个他没回电,而直接打曲向东的座机,曲向东声音和往常一样没有一丝的情感起伏,只是淡淡地说了句:“都知道了,嗯,那我就不多说了继续高要求严标准要求自己。”

    不等金泽滔表示感谢,也是和前面两位一样,啪地盖电话,金泽滔心里却想,什么时候我也能随便盖一个副镇长的电话那就牛气了我是副镇长了,我是副镇长了!

    这一刻他才完全回过神来了我终于是副镇长了,我终于当官了,中国体制,只有副科级才算是官,他几乎想跳起来大声呐喊几声,但突然间他禁不住双泪长流,心里拼命地想抑制,却是怎么抹,这泪水都象开了闸的流水一样怎么也止不住。

    他连忙跑去倒锁了房门,却是任由泪水流淌这或许是还深藏心底深处的前世灵魂的感触吧。上辈子他奋斗了终生,也没有踏进过副科的大门,这辈子,他用一年换来了一生,这或许是他内心最悲哀所在。

    渐渐地,他才止住了泪水,依着传呼的号码分别打电话,无一例外,全是常委会的领导,甚至连万伟中都表示了恭喜。

    最后,他翻来覆去,都没发现柳鑫的电话,倒是奇怪了,按这厮的性格,能终于坐上局长大人的宝座,早就纷攘攘地来电话显摆一番。

    金泽滔想了想还是给他打个传呼,话筒刚放下来,电话铃就响了,现在东源镇也设了传呼机信号差转台,有了传呼机,一般人找他,一般都打他传呼。

    一接电话,正是柳鑫,忍不住笑了,柳鑫气呼呼骂道:“你妹子的,你的电话咋怎么难打?”

    金泽滔笑说:“你笨哪,打不通电话,不会打我传呼?”

    柳鑫还是怒:“明知道你在打电话,我打你传呼有屁用!”

    金泽滔还是很和气地跟他说理:“你打我传呼机,我不会先和你通话啊。”

    柳鑫傻了眼:“对啊,我咋那么笨呢?”

    两人相互难得地没有取笑抬杠,竟一时间都沉默不语,几乎同时,两人齐齐说:“恭喜恭喜升官啦!”

    两人又都傻了眼,都不说了,等对方说话,隔了几秒,两人又几乎同时说:“同喜同喜啦!”

    说罢两人几乎同时哈哈大笑,这几乎是两人有史以为最为默契的一次通话,柳鑫急急说:“不说了,下文件后,咱哥俩一定要喝个不醉不归,这次说真的哦。

    说罢就挂了电话,金泽滔忍不住暗骂,真你个肺啊,哪次吃饭喝酒前不是拍着胸脯说不醉不归,又哪次不是耍赖就是打滚,倒一次都没喝醉过。

    金泽滔给罗才原和汤军贤两位领导分别致电表示了感谢和感激,两人勉励几句,让他做好接受组织考察准备工作。

    九十年代初人事考察,也有什么太为规范严格的考察流程,主要也就是找当地领解一下情况,也就是走个过场。

    打完书记镇长电话后,电话传呼的铃声更是此起彼伏,金泽滔也都耐心地接电话,回电话,此刻第一时间来电话表示祝贺的,都是亲近人,自然也不能冷落了。

    到最后,甚至家里人都打来了电话,这传播速度也太快了,不过这倒省事了,他还正想要向父母报告这个好消息呢。

    父母极为激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对儿子有说不尽的话,到最后,都问起他的身体好不好,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金泽滔想想,也是,都快一个月没回家了。

    金泽滔打开办公室大门,门外却聚集了所有在家的产业办和财税所的干部,大家齐齐作揖说:“恭喜所长(主任)大人高升!”为的是文元旦、林文铮、胡祖平、尹小香四人。

    金泽滔哈哈大笑,说:“同喜,同喜,晚上海鲜码头酒店开三桌,全都得去,我请客。”

    大家山呼万岁,齐声欢呼,金泽滔才不管还没考察就大摆宴席,怕被人摆上一道。

    这都自己掏钱,还不能让人吃饭啊,打发了产业办和财税所的干部后,金泽滔打了个电话给风落鱼:“晚上留出五桌,我要请客,通知所有在家的老股东都一起来喝酒。”

    风落鱼结结巴巴地问:“喝什么酒,要这么大规模?”

    金泽滔恶声恶气地说:“平时还挺机灵,消息挺灵通的,今天怎么成聋子了,你金主任升官要当副镇长了,就这事。”

    风落鱼立马精神百倍:“金主任,不不,金镇长,恭喜啊!”

    金泽滔说:“行了,以后机灵点,这么大的事,你开饭店的居然会不知道。”

    这倒冤枉了风落鱼,不是她不机灵,而是她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说女人多睡觉比做什么美容都见效,原来没有午睡习惯的她现在下午未上班前都要睡上一觉,这一睡,她忽然发现还真是白嫩了不少,现在她变得越来越贪睡,如果不是金泽滔电话打过来,估计现在还在死睡。

    她连忙拿过传呼机,果然上面留了不少电话,估计说的都是金主任升官的事情。

    前不久才听说金主任要高升,想不到这么快就变金镇长了,唉,人家紫微星罩着,这升官当然象爬楼梯一样,噌噌就爬一格,噌噌又爬一格,你看罗立茂资格老吧,早就当校长,现在还是个小主任,这官星就没有金主任照得透嘛。

    风落鱼边起着乱七八糟的念头,边麻利地安排晚上的包厢和菜单酒

    对于金泽滔的提拔,虽然早有风传,但真当风闻成真时,镇委大院齐齐失声,除了罗立茂,没人给金泽滔打过电话,倒是大院外却欢欣鼓舞,特别是一些绣服户及投资滩涂养殖的企业和个人,更是奔走相告,有的甚至当街放起了炮仗,庆贺金大主任高升镇长。

    这就同后世股市一样,有个风吹草动就风声鹤唳,就引得股市大厅的利好者红利滚滚,利空者则哀鸿遍野,无疑,金泽滔的高升对于东源大多数投资者及绣服从业者来说,是再也没有比这更利好的消息了,自然值得大庆特庆了。

    该打的电话都打了,该安排的都安排了,金泽滔施施然出了产业办大门,也没有叫车,就想沿着旁边河走走,这河在长街的尽头,一直贯穿整个镇区。

    长短街上都开店,没有什么污染,河道虽然靠近人家,但河水清澈,碧波荡漾,间或还栽着几株柳树,在这纷扰的街区,也算为一处安静地方。

    金泽滔正低头沉思间,忽然有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金老师。”

    金泽滔回头一看,正是东源中学学生,少年税校的女护旗手,屈小曲。

    屈小曲站在产业办门外的墙角,身材娇小的她,如果她不主动招呼,一时间还真不容易注意到。

    金泽滔惊奇地说:“你怎么在这里?找我?”

    屈小曲绞着衣角,低着头,忸怩着点头。

    金泽滔说:“咦,你找我可以光明正大进来啊,躲这里干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偷呢。”金泽滔看她紧张,想缓解一下她紧张情绪。

    谁知金泽滔这玩笑却让屈小曲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神情更为不安。

    金泽滔自嘲地摇摇头:“进来吧,到我办公室说话。”这个既胆小又勇敢的小女孩,估计在这角落不知站了多长时间,看她额角被汗水粘着的刘海就可以看出,等得很辛苦。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