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当领导要学会包装自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一百五十章当领导要学会包装自己

    (收藏一直掉,每天掉一点,这个星期在分类vip小说推荐,涨了十来点收藏,激动的泪水哗哗地流,可怜的非常官道,可怜的金泽滔!今日无月票,没人可感谢了:)

    屈小曲还站门口有些畏葸不前,金泽滔总不能动手拉着她进门,只好说:“你当进老师办公室就行。..---->”

    屈小曲低着头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金老师一下,我的征文在中国税务报上发表了,还汇了稿费,有一百多呢。”

    说到征文发表了,屈小曲却抬起头来,两眼闪闪发亮,神情极为自豪。

    金泽滔开心笑说:“那还真是件大喜事,得恭喜一下,来,进办公室,我还正有事要找你。”

    七月流火,象征着希望和未来,但对于绝大多数即将参加高考的成千上万的高三学生来说,七月,更多的是黑暗和绝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挤过去的,前途成坦途,挤不过去的,前途变险途。

    特别对于农村学生来说,上榜的,算是跃了龙门,光宗耀祖,光大门楣,但终是寥寥无几。

    落榜的,有点门路的做生意学手艺,也能自食其力,家境贫寒的,种田搬砖头杠石块,不用几年,就被生活折磨得成了芸芸众生的最低层。

    黑色七月,参加过那三日高考的想必都会毕生牢记,这场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挥汗如雨地进行着的没有金戈铁马的无形战争,经过岁月沉淀,足以变成人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谈起她的征文,屈小曲也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不知不觉进了金泽滔的办公室。

    金泽滔接过报纸仔细看了一遍,倒是没怎么删减,基本是原本刊发,说:“挺不错,过几天就高考了,有没有考虑过填报什么志愿?”

    屈小曲眼睛一亮:“文科有没有财税专业的,我也想跟金老师一样,做个财税干部。”

    金泽滔表扬说:“很有志气,大部分财政专业招的都是文科生。”

    最近一个多月,因为临近高考,再加上参加少年税校课程的大多为高三毕业生,金泽滔也就停了在东源中学的授课。

    不过在开课期间,只要有可能,金泽滔总会在讲课中间穿插一些高考题目信息,既不引人注目,也能借着同学们喜欢听自己讲课中间潜移默化,算是小小地作弊,希望能改变一些农村学子的命运轨迹。

    金泽滔在闲谈中又不时地以提醒的方式,让屈小曲在一些薄弱环节加以巩固。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希望能帮助屈小曲圆了她的财税梦。

    屈小曲频频点头,把金老师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乖孩子总是不让大人操心,想必屈小曲在家里也是个让父母放心的孩子。

    送走屈小曲,金泽滔想到河边走走的念头早就打消了,离晚饭还有些时间,就回了趟财税所,说起来,财税所才是自己的根据地,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却大多放在产业办的工作上,这算不算是不务正业,想想当初指着胡文胜局长骂他不务正业,却恍若昨日。

    也不知道胡文胜局长得知自己提拔为东源镇副镇长,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喜?那是绝对不会的,悲?自己也没到神憎鬼厌的地步。

    估计也就郁闷下就过了,曲向东敲打后,自己和胡文胜关系似乎又回到原点,虽称不上亲密,但有事也有商有量的,相互都还尊重。

    不过升任副科后,自己在财税局内部的排名估计要让他头疼一阵。现在自己身兼三职,也是一时的权宜,只要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正常化,也就是自己考虑进退的时候了。

    有得就有失,原本自己就没想过要长期占据产业办的想法,在心里提前给自己提个醒,也免得自己到时手脚无措。政治就是妥协和退让,这要看代价是不是合适,罗才原主动向组织提出给自己加压,也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冷静下来后,他想了很多,仿若旁观者一样,有种洞若观火的恍悟,换作半年前,哪怕自己有这样的疑虑,也不敢深思,或许这就是成熟的代价,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除了情谊,还有一种叫政治的东西会时常左右着我们的情感和情绪。

    想到这里,他抬头遥望深空,长长地吐了口气,却仿佛要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懑都排除出去,旁边有一道倩影也在仰望天空,疑惑地扭头问:“所长,你在看星星?”

    金泽滔不用看也知道是尹小香,没好气地说:“白日看星空,你的想象力越来越丰富了。”

    金泽滔前面走,尹小香后面追,还挺好学的:“可书上说,太阳也是星星。”

    金泽滔更是没好气了:“书上也说,人也是动物,人什么时候把自己当动物过?”

    尹小香恍然大悟:“也对啊,还是所长有学问。”

    旁边有人说:“应该称镇长了。”

    尹小香看是胡祖平,本来还挺好的心情,看到这阴阳怪气,喜欢装神秘的副所长,就不悦了:“我又不是镇干部,称什么镇长,而且前面还得加个副字,有什么好听的,所长多好听,没见识。”

    胡祖平本来还想据理力争,听尹小香口无遮拦地说称呼镇长还要加个副字,这不能说错,但也不能说对,现在谁称呼前还加个副字,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尹小香说的没错,你们就当我这个副镇长是副业,所长才是我的主业。”

    尹小香乐得差点没把一口白牙全露出来,胡祖平却大张着嘴巴,惊愕地合不拢嘴,所长也太强大了吧,副镇长居然当副业,副镇长和财税局副局长一样大的,我看到副局长都差点没把腰弯闪了。

    金泽滔让两人坐下,说:“好久都没过问财税所的工作了,都有什么大事,小事就不用说了,你们俩自己商量着办。”

    尹小香私下里不太待见胡祖平,生活上相处磕磕碰碰,工作上却一丝不苟,有事也和胡祖平商量,从来不大大咧咧。就因为这点,两人相处还算和睦。

    说起工作,两人都认真坐直身子,胡祖平说:“也正好有件事要汇报一下,我所实行征收、管理、稽查在人员岗位职责的初步分离后,各项工作开展都很顺利,一时间有不适应的,经过一段时间磨合,现在也顺畅多了,从财税工作实践来看,征管查三分离确实是大势,是财税工作和财税干部未来的发展方向。”

    尹小香也谈了自己的看法,和胡祖平大同小异,金泽滔说:“你们有这个认识,很好,但也要看到,我们东源镇,工商活动主要集中在镇区,三分离工作能顺利开展,如果地域广大,企业分散,受交通通讯条件制约,征管查三分离并不可行,至少现阶段,条件还不成熟。”

    两人都仔细思考了一会,表示同意,胡祖平说:“我所实行三分离后,按照所长交代,我们分别以简讯、信息、调研论文的形式,将我所的一些具体做法,存在问题和成效,整理成文字,向上级局报送,反响非常激烈。”

    金泽滔点点头说:“这些你们都在电话里和我说过,财税工作,就是细腻功夫,工作做在基层,做在基础,基础打扎实了,三分离也好,两主动三服务也好,这都是载体,说庸俗点,就是涂脂抹粉的功夫,但作为基层财税干部,特别是基层领导,就要学会吆喝,学会包装自己,宣传自己,不然,你工作做到点了,养在深山,人家也不知道哇。”

    两人不断点头,深以为然,两人在东源财税所工作也已多年,东源财政收入一直在全县处于垫底位置,收入低,在县局的政治排位就相当可悲,基本上属可有可无的地位。

    现在东源财税所各项工作在全县都处于前列,到县局开会东源财税所位置越来越靠前,以前达所长时代,连汇报工作都挨最后一个,如果时间紧张,那就自动忽略,当然,关键也是因为东源财税所实在拿不出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

    不说这些,单是日常工作,以前所里有四个所长,二十来号正式干部,开展工作还有点捉襟见肘,几十年如一日,忙忙碌碌一年下来,奖金福利不见增,流血流汗不见少,全县财税干部大会上,东源财税所还拿不出上得台面的成绩可供吹嘘的。

    东源财税所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目前在编正式干部十六人,这还算上出工不出力的林文铮,所领导三人,算上三天打渔二天晒网的金泽滔,但工作量和工作压力却骤然下降,现在东源税源充沛了,集贸市场税收基本上放任自流,当然,为端正社会纳税意识,固定设摊还是会象征性征税,但也在纳税人承受范围。

    特别实行征管查三分离后,企业上门申报和缴纳的自觉性大大增强,财税所的工作重心也逐渐转移到管理和服务上来,东源财税各项工作也在年初确定的大局健康运行。

    尹小香见胡祖平说了一大通废话还没说到正题上,急了:“也就一件事,地区财税局准备组织各县市局到我们所召开征管查现场会。”

    金泽滔笑了:“这是好事嘛,地区局能来东源所开现场会,也说明我们的工作得到了上级的肯定,加强和县局办公室的联系,准备工作做扎实。”【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