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好日子就要喝好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非常官道实在是缺乏知名度,希塑诸君能帮忙宣传一下,金泽滔在浜海官场人脉强大,在起点就傻眼了,没啥熟人啊!希望喜欢官文的人能看到本书,是褒是贬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看到本书!鞠躬致谢!)

    舅舅也是让生活逼得有些气短,若是往日,早就拔脚走了,管你做得成做不成舅甥,说起脾气,比东源镇刘凯旋还要令人窒息。////---->

    最终他也是点点头,但随即有些跃跃欲试了,金泽滔让他回去收拾一下,明天跟他回东源先看看,看了行,就在卢水港安营扎寨。

    只是金泽滔还未吃好饭,镇里就来了传呼,因为村里还没牵上电话,过会儿还要到镇上回个电话。

    庆贺宴在华灯初上的时候结束,舅舅急匆匆地先走了,只是在刘止惠离开时,父亲这个不通人情的书呆子,也难得地将他送到院外的桥头,握着老刘的手恋恋不舍,刘止惠不住地表态,有空就来聆听金老师的教诲,父亲才依依惜别。

    母亲在旁边有些吃味,笑眯眯说:“公司工作这么忙,刘总哪有时间听你罗嗦,有空也要多注意休息,干万不能到处乱跑。”

    刘止惠感激地落荒而逃,在父亲殷殷目光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金泽滔这才得空去镇上打了个电话,却原来是明天县里召开副科以上干部大会,请他参加,现在他也是副镇长了,有这政治待遇。

    罗立茂只说是县里有重要人事任命,具体不得而知。

    金泽滔挂罢罗立茂的电话,连忙打了个电话给曲向东,直觉这重要人事任命,应该和曲部长有莫大关系。

    曲向东家的座机打了两次都是忙音,又等了会儿,才打了进去曲向东的声音虽然有点疲惫,但听得出很愉快,金泽滔犹豫地问了声:“曲部长,明晨六

    “嗯,程云庆升任北山县县长,我接任他的位置,老包县长正式调到永州人大了,也算是遂了他的意,明天会议新县长也一起宣布。”曲向东没有说新县长是谁估计也是永州空降下来的。

    金泽滔连忙恭贺:“恭喜领导晋升副书记,祝愿领导一路坦途,前程如登台,步步高,事业如花开日日红家庭如饮蜜,甜蜜蜜!”

    曲向东忍不住笑了这贺词倒也别致从正常工作调动,引申到事业和家庭,也算金泽滔有心。自己接任副书记,谈不上高升,但也算向前迈了一大步。

    金泽滔诞着脸说:“领导,我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小的这就快马加鞭赶来和领导共度佳苹。”

    曲向东笑骂:“还真会胡扯,跟佳节又能扯上什么关系,要来就来路上注意安全。”

    换作别人,曲向东早就板起脸来训斥得你狗血喷头这是组织决定的正常工作调动,位高意味着责任重大,这事就这么可乐吗?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看你这同志认识有问题,心态就不端正。

    金泽滔嘿嘿笑着说:“领导高升日子,那都是喜庆嘉节。”说罢就盖了话筒。

    曲向东拿着“嘟嘟”盲音,摇了摇头,在浜海县上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先挂了他的电话。

    金泽滔兴匆匆地回了家打声招呼就直奔县城,赶到曲向东家时,也才仅用了一个小时不到,从西桥到县城的路已经修通,夜晚车少人稀,费时不多。

    老姨开了门,见是金泽滔,也是有些吃惊:“向东说你要过来,没料想这么快,不会是飞过来的吧。”

    金泽滔随手递给她一个蛇皮袋,里面前是曲向东喜欢吃的棉鱼等海产品。

    老姨乐滋滋地接过,有些沉,差点没闪着腰,金泽滔倒忘了老姨都上了年纪,连声抱歉,帮忙一起搬进了里屋,老姨在后面连声夸赞:“你这孩子太有心了。”

    金泽滔倒没事先准备,这还是他带回家没来得及进锅的海鲜,就先拿来贡献给领导了。

    金泽滔擦了擦汗,天气开始渐所地闷热起来,就这没几步路,也开始出汗了。

    老姨有些心疼地递过毛巾:“哎唷,都出汗了,这天气还真折磨人,先擦擦。”

    老姨是比方人,南方的夏天还真有点不习惯。

    金泽滔说:“老姨,捡几条棉鱼和白虾下锅,今晚,我要和曲部长把盏言欢!”

    说起来,金泽滔还没资格跟堂堂组织部长,即将升任党群副书记的曲向东把盏言欢,不过听在曲向东的耳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在浜海县城,即使在即将高升副书记的前夜,曲向东仍是门前冷落,倒不是没人想上门庆贺送礼,只是敬畏于曲部长的规矩,不敢随意走动,即使亲近如赵东进、莫宏铭、宋春、胡文胜等人,也仅是电话里祝贺了一番。

    曲向东规矩虽严,但严格说起来,只要遵守他的规矩,却从来没有对登门拜访者不假辞色,他习惯独处,但身在体制内,也需要在可接受范围内的礼尚往来,比如金泽滔,虽然有私人的感情因素,但他每次上门从未空过手,有时拎些海产品,有时送些蔬菜粗粮,有时甚至给你挖棵老桔树栽你家门口。

    这些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喜欢这种率性而为的随意,就如邻里走动,不需要太讲究,情到就可,曲向东也经常回赠一些东西,如酒啊书啊之类的,金泽滔也从不假意推辞。

    这样的来往很轻松,也很让人舒心,曲向东习惯独处,但并非习惯孤独,年轻时他也喜欢呼朋唤友,只是踏入仕途后,身边的人也逐渐疏远,有时候挺羡慕金泽滔的,他到哪里都不寂寞,总有友朋围绕,这大约同性格脾气有关。

    曲向东站在书房门口,说:“老姨,等会儿把柜里那瓶老茅台给开了。”

    金泽滔喜笑颜开,连忙说:“领导英明,好日子就要喝好酒!”

    他垂涎那瓶老茅台有些日子了,这酒若放后世,都可以作古董,市场上也是有价无市,不过这些他都不关心,酒就是用来喝的,藏着掖着那都是犯罪。

    曲向东摇摇头,转身进了书房,金泽滔亦步亦趋跟了进去,曲向东泡好了茶,金泽滔闻了闻,献宝一样从包里摸出一包未开封茶叶,正是省财政厅预算处地市组组长沈伟跃送他的虎泉六月茶。

    当时厅里苏才厚副厅长正在推行岗位骋任制,经过金泽滔从中说项,沈伟跃也顺利被聘任为组长,令很多并不看好沈伟跃的人大出意外,在此之前,有传闻说,沈伟跃可是预算处最有可能率先落聘的组长,但事实正好相反,预算所有组长都被其他处室骋任,唯有他仍稳如泰山。

    曲向东身为西州人,自然知道这是六月虎泉茶,笑了:“倒是好茶,市面不多见。”

    金泽嘀边换茶换水,边说:“领导说是好茶,那就是好茶。”

    曲向东难得地没有正襟危坐,而是很没风度地四肢拉直,半坐半躺在沙发上,说:“怎么样,滩涂养殖塘出租情况怎么样?”

    金泽滔眨眨眼:“已经搞过两次招租会,从者如云,第一批六百亩海塘早就没了,不敢再搞招租会了,一来担心有人抬高价格,损伤养殖户利益,二来也是为后续开发的海塘留些后劲,现在产业办还有少量额度,要想承租,还得走后门。”

    曲向东哈哈大笑,说:“可不能搞歪门邪道。”

    金泽滔也笑了:“现在产业办专门没有举报电话,只要有投诉举报,一定清查,另外,我们实行公示制度,凡承租户及承租价都张榜公布,接受人民群众监督,大家都说好呢。再说,领导也知道,我刚当了副镇长,盯的人不少,大家都虎视眈眈呢,恨不得我们作奸犯科,您说,我敢吗?产业办敢吗?”

    曲向东又大笑起来:“不错,后续制度跟得上,单靠敬畏心理是刹不住人的贪婪和**,举报电话和公示制度都很好。”

    曲向东忽然坐直了身体,收起了笑容,说:“咦,你好好跟我说说这个公示制度。”

    曲向东虽然没有说明他对这个公示制感兴趣的缘由,但金泽滔却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愧是搞组织工作的,这嗅觉也太灵敏了,公示制在干部任用中使用,还是好几年以后的事,十年后,会写进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并在全国推广。

    金泽滔从包里掏出一份资料,说:“公示制度我们已推行使用一段时间,前期在绣服质级评价等级及财税所个体税收定额管理中,都已经广泛使用,群众反响很好,既有利于管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行为。”

    材料是金泽滔准备向财税及县委县政府内部信息刊物投稿的,会拉车也会吆喝,会干事也要会来事,学会包装推销自己也是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

    曲向东看得很仔细,看完后,神情凝重:“很好,这份材犄给我,先在县委办和县府办内部刊物上使用,你再整理下,再凝炼些,高度站高些,我跟俞笑梅联系下,看能不能合适在省报见稿。”

    话还没说完,老姨在外面喊吃夜宵了,两人精神都有点亢奋,老姨也没当自己外人,三人对坐,海鲜佐茅台,小酌半杯,其乐融融,在书房里,两人都没有说起明天的事,金泽滔问了一句,不知这新县长是哪调来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