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苦命的老姑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有条件的请帮忙宣传一下本书,谢谢!感谢醉生梦死人的月票支持!)

    金泽滔傻呆呆地坐着,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这位可敬的妻子,可敬的母亲跟自己有着血肉相连的亲近,倒是曲向东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她现在怎么样?”

    老姨长叹一声:“东北人都是好样的,那两儿女也孝顺,因为都在当地上的大学,就轮流照顾母亲,但不管送什么医院,医生都束手无策,既不是植物人,身体器官也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最后都断定是心理上的自我催眠,或许真是太累了,一个女人近十五六年含辛茹苦操劳,她想回家,医生说,最好能送回老家休养,如果她父母还健在,还有可能会重新苏醒回来。/文字首发.com/../文字首发.com/”

    曲向东皱眉说:“难道就没人知道她老家哪儿吗不跳字。

    老姨也是摇头:“估计也就她死去的丈夫知道,丈夫死时,儿女都还小,即使听说过,也没有记忆,唉,这人海茫茫,到哪找她的家人啊?”

    金泽滔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下来,事情哪有这么凑巧,不过他还是十分期望从老姨的嘴里能得到自己希望的答案,他问:“她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老姨说:“东北人都是好样的,但她是南方人,却有着北方女人的仗义和情怀,我们厂里上上下下没有不敬重的,都有二年了,厂里领导同事邻居,还时时都关心着她。”

    金泽滔眼神更热切了:“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吗不跳字。

    老姨奇怪地看了好一眼:“我当然知道了,都同一个厂,能有不知道的?她叫金盏花,哎,小滔,跟你一样的姓。”

    金泽滔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青,伸手拧了拧腰绑肉,直拧得通红,才嘿嘿地傻笑,曲向东和老姨都给吓着了,老姨手忙脚乱地在金泽滔身上乱拍,说:“不会是魔怔了吧?”

    曲向东瞪眼:“胡说什么,金泽滔,怎么回事?”

    金泽滔却傻愣愣地又问了一句:“叫什么名字?”

    老姨有些胆怯地答:“金盏花啊。”

    金泽滔却抹起了眼泪:“我苦命的老姑啊!”

    曲向东和老姨面面相觑,这讲个故事怎么又扯出个老姑呢?金泽滔把老姑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姨边听边拍腿:“这一家人都打京城来,丈夫还南方插过队,时间也对得上,是你家的老姑一定没错。”

    曲向东一边摇头一边感叹,这事情还真是太戏剧化了,现实也会有这样的悲欢离合,而且就发生在身边,一切又仿佛是冥冥中注定,这两个本来老死不想干的人的命运居然就这么神奇地重合在一起。

    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如果没有金泽滔今晚这么讨老姨的欢喜,老姨是怎么也不会讲这故事;如果不是明天要宣布自己的任命,金泽滔也不会临夜赶来自己家里;如果不是今晚起意要喝两杯,金泽滔也不会和老姨唠叨这么多话。

    当然这也是他心里想想,作为党的领导干部,不能宣扬这种因果说,但一饮一啄,岂非前定?

    金泽滔在曲向东还在沉思的时候紧紧地抱着老姨:“芳姨,谢谢您老了,没有您,我们家的老姑可能就要没了,您真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交给您,和我老姑家联系的事就交给您了,我得赶快回去去通知一下家人,这事要快,都好几年了,再耽搁下去,我老姑真怕醒不来了。”

    老姨表情严肃,神情坚定,点头说:“放心吧,我连夜跟你老姑两孩子联系,保证按时完成任务,不耽误事。”

    两人庄重得就象地下党员交接任务一样,惹得旁边的曲向东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不过这样的场合也实在不适合嘻笑,连忙端着茶杯回了书房。

    金泽滔招呼了一声就奔县招开了个房间,这事还得急办,老姑卧床不起也有几年,只是不吃不喝这样干挺着,若不能尽快医治苏醒,也挺不了多长时间,直接给传呼台留言:“连呼十遍。”

    不一会儿,就听得小洋气喘吁吁地回电话了:“哥,啥事这么急要连呼十遍,差点没跑断气。”

    金泽滔说:“告诉爸妈叔叔伯伯,还有爷爷,奶奶先不告诉,就说有老姑的消息了,明天就来浜海,你明天就不用来了,舅舅还要你带,家里还需要有人看着,其他什么人来浜海,你们商量着定。”

    金泽滔一口气说完,直到金泽滔挂了电话,小洋还愣愣地握着话筒发呆,心里却扑通通地跳,老姑找到了?这对全家可都是大好事,大喜事。

    金泽滔通知完家人,竟有点心力交瘁的疲倦,很多时候,精神的疲劳比**还折磨人。

    金泽滔还在浴室冲洗的时候,电话铃声大作,他知道肯定是家里人来电核实消息了,接电话的是父亲,声音有些颤抖:“真有你老姑的消息。”

    金泽滔肯定地说:“肯定是,我让人在联系老姑的家人,老姑因为受过一场磨难,现在不能说话,具体遭遇,明天来了再说吧,反正你们确定好几个人来浜海,我开完会,就一起去,在东北长青,可能要花些时间,你们自己安排一下时间。”

    好说歹说,金泽滔才安抚了家人的情绪,电话机旁边大概还有爷爷叔叔等人,有些嘈杂,但大多是笑声,只是我要是说了老姑的遭遇,估计都要哭了。

    第二天,金泽滔按时到县委礼堂参加全县干部大会,金泽滔意外地在主席台上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省委宣传部的杜建学处长,省报理论部俞笑梅的爱人,自己去曲向东家里拜年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昨晚曲向东还提起过俞笑梅,想不到曲向东装神秘的人就是此君。

    主席台上另外一个让人意外的人是丁万钧,难道会是上常委?没听过风声啊,金泽滔还在发愣的时候,身后有人在重重地拍着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却是老所长刘永达,现任平蒲镇副镇长,分管财贸工业。

    两人自刘永达调走后,还真没碰过面,中间有诸多的波折,但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也都知道这都是善意的误会造成的,大家都心照不宣,也就不提旧事。

    刘永达高兴地两手握着金泽滔的手臂,说:“恭喜高升副镇长,事情这么快,我听到也不早了,不会怪我没有早点给你道喜吧?”

    金泽滔也开心地说:“达所长,你这不是骂我吗?感觉都过去好久了,你也不回家坐坐。”

    刘永达感慨地说:“没去行政,以为我们财税所最操劳,等去了,才发现,都是折磨人的地方,还真是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你小子混得可是风生水起,没准哪一天,就要到你这唠叨一口饭吃。”

    金泽滔见大家都坐了下来,也拉着刘永达坐下,说:“老领导,你这不是打我脸吗?你是老所长,老领导,什么时候都是,现在你都忙什么?”

    刘永达呵呵笑了:“还不是东源开始搞起来的绣服业吗,现在全县都在学东源,东源集团西桥绣服工贸公司在我们镇也设有办事机构,颇有成效,群众生活水平和精神面貌都截然不同了。”

    金泽滔说:“人民群众的口袋鼓起来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增长了,我们就好办事了。”

    两人说话间,会议宣布开始了,礼堂里面的议论声渐渐地平息了下来,会议由县委王如乔书记主持,永州地区组织部长郑昌良宣读任免文件,免去包兆辉同志**浜海县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杜建学同志任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并提名为浜海人民政府副县长、代理县长;免去程云庆同志县委副书记职务;免去曲向东同志县委组织部部长职务,任县委副书记;蒋国强同志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提名丁万钧同志为副县长。

    包兆辉、杜建学、丁万钧等人的任免还需经县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

    随后就是台上领导分别按部就班发言,时间都不长,最后地区副书记赵江山作重要讲话。

    会议不长,也就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金泽滔心急如焚,看会议结束,正准备找罗才原书记请个假就要去东北寻亲去了,莫宏铭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说:“金镇长,曲书记让我转告你一个通知,地区组织部准备让你去永州宣讲讲话精神,你务必要推迟一下出行时间。”

    金泽滔急眼了,不会是曲向东见昨晚自己和老姨亲热,给自己小鞋穿吧,随即摇了摇头,领导也没这么无聊,看起来确实是临时紧急任务。

    只好垂头丧气地应了声,随时听候召唤,就赶回县招,县招门口早等着家人,有父亲,叔叔及伯伯,还有堂弟金敏祖,连金泽滔交代过让守家的金泽洋也来了。

    金泽滔没有细问,以现在小洋的见识,想必都已经安排妥当才会出来,随后将五人让人屋里,将老姑的遭遇以比较平淡的语调叙说了一遍,若是说得声情并茂,生怕老姑的三兄弟会惊吓不住。

    更多章节请到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