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为柳局长贺,为金镇长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但就是如此,三兄弟还是泪眼婆娑,唏嘘不已,金泽滔又说了自己暂时不能成行,伯父金远天说:“有了地址,不怕找不到地方,我们马上出发吧,早点接回来,也早点了了老娘的心愿。”

    金泽滔早让邱海山借了辆小面包,直接让他送五人上西州机场,坐飞机直飞东北长青。

    送走了父亲一行人,金泽滔又去了曲向东家,老姨昨晚金泽滔走后,就联系上了金盏花的女儿,金泽滔让她再打个电话告诉这个还在上大学的表弟表妹,老姑的三个兄弟都过来了,让她这两天在家等候。

    从曲书记家出来,金泽滔有点茫然,心里空落落地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再过一天,就是噩梦三日的高考时间了,也不知道小海能不能顺利过关,他倒不是争这一份包分配的就业机会,而是让上辈子高中毕业就闯荡社会,为拮据的家庭挣一份贴补的弟弟有一个重圆大学梦的机

    金泽滔还在街上有点失魂落魄的时候,有人招呼,金泽滔有点懵懵然抬头,看是周连正,旁边还跟着妈妈女友马湘如,马湘如牵着个小男孩,小男孩有点怕生,躲妈妈后面看金泽滔。

    金泽滔回过神来,笑着看了那男孩一眼,说:“散步啊?”

    周连正有些迟疑,说:“大中午散什么步,我们正准备吃饭,你有没有事,一起?”

    金泽滔看了他旁边的马湘如一眼,说:“如果没什么事,不如你们和我一起,我正约了人一起吃饭。”

    两人都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对方邀请,马湘如倒是有些豪爽,对周连正说:“你们同学我段时间没见面了,聚聚吧,要不我和儿子先回了。”

    周连正还在犹豫,金泽滔挥了挥手:“没什么事,就和我一起吧,走几步,到县招,我开车。”

    从县招出来的时候,他就打过电话给柳鑫,因为心情不佳,想找人说说话,在县城,认识的人,说得上话的人不少,但仔细想想,真要找个人来诉说情怀,除了柳鑫还没什么人了。

    正好柳鑫也要兑现诺言,现在任命文件都已经下了,他也正式成了公安局长,要和金泽滔不醉不归,再说激动心情有些难抑,感觉不跟金泽滔诉说一下,就不能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

    两人都有跟对方倾诉的愿望,一拍即合,就定中午相聚,反正今天县领导纷纷攘攘,都在走马换将,也没他公安局长什么事情,下午就当放自己一个假。

    金泽滔开车载着周连正一家三口,直奔金钱湖海鲜码头酒店,酒店大门廊,迎宾小姐恭敬地称了声:“金镇长,请跟我来!”

    金泽滔来过这里多次,早没了新鲜,这里的风格和色调基本都是自己定下来的,只是周连正一家人却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没用餐,就先被这里的景致吸引了,就边小男孩都大呼小叫地在前面奔跑,边上的流溪里还有大大小小的红鲤在水里嬉戏,足以让小孩新奇。

    金泽滔等人随迎宾小姐进了酒店沿廊,就有曹剑缨和朱小敏两们酒店老总亲自迎接。

    金泽滔多看了曹剑缨一眼,让曹总啐了一口:“看什么呢?”

    金泽滔涎着脸说:“看你好象年轻红润了许多。”

    曹剑缨轻骂:“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天天被人家堵酒店门口,我都快变神经了。”

    金泽滔哈哈笑了:“难怪曹总现在满面红光,原来受了爱情的滋润。”

    曹剑缨脸稍微一红,随即就不理他,朱小敏在旁边夹夹眼,轻笑说:“小红别的跟柳鑫全不一样,就是这个厚脸皮学了十成十,曹总现在天天一早在家门口,一晚在酒店门口,两头被小红堵得死死的,不过这样挺好的,有警车接送,所有宵小早就销声匿迹。”

    金泽滔得意地笑了,曹剑缨看不得他这副嘴脸,哼了一声,快步走在前面,把他们一行人扔得远远的。

    柳鑫等人已经在包厢等候,金泽滔一看,好家伙,人不少,加上柳鑫,公安队伍的就足有五人,其他人他只认识高云瑜,卫生局副局长,柳鑫等金泽滔他们坐下,说:“今天中午,如你所愿,咱们不醉不归。”

    金泽滔鼓掌:“今天柳局长豪气冲天,我们大家就拭目以待,嫂子,柳鑫同志喝趴下了,你不会见怪的。”

    朱小敏没就座,在旁边指挥着服务员上酒上毛巾,闻言掩嘴笑说:“只要你能灌得下去,喝不死拉倒。”

    周连娜看了眼高云瑜,有些尴尬地叫了声高局长,高云瑜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相互都认识。

    柳鑫介绍说:“这几位都是我们公安队伍的干将,副局长吕宏伟,城关派出所长、局党委委员娄宗明,其他两位是治安和法制的,高云瑜不用我介绍了,这位是城关镇副镇长胡怡得,县府办副主任林玉明

    柳鑫介绍时,金泽滔已离席一一恭敬握手,连称幸会,柳鑫要介绍金泽滔时,金泽滔说:“不用你柳局介绍,我是金泽滔,现在东源工作,小字辈,各位都是浜海政府部门的中坚领导,以后请多多关照。”

    城关镇副镇长胡怡得笑道:“浜海上下不认识金主任的人,应该不多,哦,对了,现在是金镇长,你的宣讲课是听者如云啊。”

    金泽滔呵呵笑说:“倒是没想到宣讲活动还在浜海上下还混了个脸熟,无心之得,还真要感谢宣讲办的安排。”

    听到宣讲办的安排,大家都会心地笑了,浜海县城党政机关,没有不知道原宣讲办主任许西就是因为金泽滔去职,一时间之间也成了浜海的风云人物。

    等待服务员上酒的空隙,周连正手肘碰了碰金泽滔,说:“什么时候当上了镇长的,刚才门口的时候,我还以为服务员叫错了呢。”

    金泽滔纠正说:“是副镇长,就这两天的事,哪能那么快传到你耳朵。”

    周连正挺开心:“那真要祝贺一下,早说嘛,刚才我还犹犹豫豫的。”

    金泽滔这一刻心中那根弦却给拨动了,同学跟战友一样,少有功利,多是真情,尽管因为感情纠纷,这段时间有意无意间和周连正有些疏远,但跟上世一样,最后家破人亡,孤苦度日时,也唯有这些旧日同窗不离不弃,常有开解,只要空暇,经常来东源和自己小聚一番,也算是这个炎凉社会的唯一温暖人心的地方。

    金泽滔拍拍周连正的后背,心中那一丝芥蒂也烟消云散,转头对高云瑜说:“高局,连正是我同学,很要好的同学,说起来,你还是他的领导,请多多关照。”

    金泽滔说得很认真,高云瑜也没有多说,点点头。周连正的事情阄得很大,卫生系统上下传得纷纷扬扬,影响虽然恶劣,但最终让周连正摆平了男方的纠缠,再说医院不同党政机关,对业务骨干生活作风问题也那么苛刻,这事也就淡化处理,但总归影响不好。

    很快酒就上了,除了马湘如,每人头前摆上一瓶,柳鑫先举杯,说:“开宴之前,大家先满饮一杯。”

    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为柳局长贺,为金镇长贺!”

    第一杯饮下,菜也流水一样上了,酒桌上一时间有点泾渭分明,公安系统的火力都对准柳鑫,其他的都同金泽滔干杯。

    酒过一轮,柳鑫嚷嚷说:“说起来,我这个局长也不算是高升,中午最值得庆贺的是金镇长,金镇长工作没到一年吧,就跨过了别人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难以逾越的台阶,才真的要大庆特庆,大家说是不是啊?”

    这话说得也在理,柳鑫本来就是局党委书记,正科,任职局长也是顺理成章,算不得跨越台阶,倒是金泽滔这个小小的进阶,虽说对在座的多数人来说,并不起眼,但的的确确如柳鑫所言,上了一道很多人难以逾越的台阶。

    柳鑫擅长挑动内斗,隔岸观火,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公安系统的先呐喊叫好,似乎柳鑫的诡计又要得逞,金泽滔瞟了柳鑫一眼,看他那得意劲,又开始打滚耍赖了,喝酒场上,你要信了柳鑫的话,母猪都能上树。

    若是换作别人,金泽滔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这是喜事,值得喝上一杯。

    他咳了咳,慢条斯理地说:“柳局长此言差矣,不说你是正科,我是副科,不说你是堂堂县公安局长,未来的县委常委,我只是小小的浜海最偏僻角落的小镇副镇长,就说这部门书记和局长能一样吗?”

    部门实行的是局长负责制,跟乡镇的是实行书记领导制度不同,书记和局长确实不一样。

    胡怡得也开口说话:“金镇长说的没错,你柳局不上局长这个位置,能踏实吗?这个就跟上山一样,上了一个高度,前面还必须跳过一个溪涧,你才能继续登高,当然,你也可以就在此看风景,不用再费力跳涧,但也只有越过溪涧才能再上高度,才能看得到更高更远也更美的风景。”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