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这样的干部就要大胆提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胡怡得教师出身,说话语速不快,但条理清楚,很有见地。

    金泽滔鼓掌说:“此言大善,所以柳局长此番顺利就任局长,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大家当额手称庆,共贺柳局长。”

    柳鑫无言了,难道他真不知道这道理,只是他习惯在喝酒场上装疯卖傻,耍赖推诿,现在大家眼光都齐刷刷对准了他,他只有哀嚎一声,接受同志们的轮番邀战。

    其他人也罢,自己系统内的下属居然也兴高采烈地趁人之危,排队对自己下手,这让他深感悲哀。

    他却不知道,公安内部,对于柳大局长的酒风积怨已久,深恶痛绝,只是平日碍于他的淫威,不敢发作,此时有金泽滔等人挑头,那还不乘势而上,以报往日一箭之仇。

    所有人都象过年一样的欢欣鼓舞时,朱小敏在旁边看不下去了,终于是以手蒙面,落荒而逃,金泽滔笑嘻嘻地在后面喊:“看起来,这世界还是邪不胜正的,同志们一身正气,就不怕任何妖魔鬼怪,某人如果不痛改前非,继续为非作歹,凌强欺弱,迟早一天要被扫入历史的垃圾桶。”

    柳鑫满面通红,大麻子颗颗放光芒,两眼怒瞪,狰狞可怖,柳鑫喝酒除了耍奸撒赖外,还有一招就是装狠,很多公安内部的同事,就吃这一招,果然,包括副局长吕宏伟等人都偃旗息鼓。

    金泽滔却是不惧,回头对胡怡得镇长说:“柳局很不高兴,这酒没喝好哇。”

    高云瑜哈哈大笑:“此时正应宜将剩勇追穷寇。”

    胡怡得说:“趁胜追击。”

    晚上很少说话的县府办副主任林玉明都开口说话:“斩草除根。”

    柳鑫见一个比一个狠,已是众叛亲离,连忙举起白餐巾以示投降,金泽滔摇头说:“若是投降有用,还要你们公安干吗?”

    柳鑫装可怜:“大哥,给条活路吧!”

    金泽滔只好叹气:“放你条生路也可以,在座你每人再敬一轮就算你过关了。”

    柳鑫叫苦连天:“再敬一轮那还不要我的老命了。”

    金泽滔呵呵笑了:“要不这样,你看行不也不要你敬大家了就我一人敬你。”

    金泽滔刚说完话,柳鑫就拿着酒瓶一个个轮着敬,那动作比谁都利索,胡怡得等人瞠目桥舌地看着柳鑫一个挨着一个迅快地干了个满堂红,完了时对胡怡得等人傻傻地笑了:“啥都别问了,敬你们全桌我还能囫囵着回家睡一觉。”说罢便木头一样躺倒在地。

    这还是在座的大家第一次见到柳大局长醉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都扬眉吐气地差点没击掌相庆。

    出来时朱小敏正端着脸盆往里走,看到金泽滔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老柳久经考验,喝醉酒今天还是头一回,你说这多遭罪啊!”

    金泽滔嘿嘿笑了:“什么时候都有第一次,嫂子你还真不能怪我,醉了这一回,我觉得更有利于团结同志。”

    金泽滔指了指里面,包厢里几个同事七手八脚地抬着柳鑫往沙发躺平,还有人递水递毛巾,平时柳鑫清醒时都没人这么殷勤过。

    朱小敏忍不住笑了:“就你鬼主意多。”

    金泽滔说:“你老让别人醉,偶尔自己醉上一回,大家的心态才会平衡。”朱小敏频频点头,深以为然,金泽滔却心里却想,你老柳老挑唆群众斗群众,今天也让群众斗斗地主。

    金泽滔告辞了胡怡得等人,正想和周连正说话,门外忽然涌来一群人,领头的正是县委王如乔书记,金泽滔闪避不及,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招呼:“王书记好!”

    王如乔点点头,两人擦肩而过,金泽滔只好和周连正等立于一旁,等待领导先行通过,金泽滔看随行的除了县领导,还有来浜海宣布人事任命的地委领导,金泽滔不断地跟熟悉的领导问好,心里暗暗叫苦。

    王如乔书记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向金泽滔招了招手,金泽滔连忙跟上,王如乔书记对随行的地委副书记赵江山说:“这位就是我们浜海宣讲团的金泽滔,这次被地委领导亲自点将要到永州宣讲。

    大家脚步都停了下来,金泽滔连忙鞠躬致意:“赵书记好,我是金泽滔。”

    赵江山中等个头,理了个大背头,架着一幅黑边眼镜,微笑着和金泽滔握手:“不错生可畏,你的《农民真苦,农业发展亟需政府支持》写得有见地,道出了农民的心声,很好!”

    金泽滔诚惶诚恐地说:“只是纸上谈兵,不敢当领导如此高的赞誉。”

    赵江山回头对地委组织部长郑昌良说:“小伙子还挺谦虚,不但能写文章,还能干成事,浜海的滩涂开发改造现在搞得轰轰烈烈,就是这小伙子搞的。”

    郑昌良笑着点头:“不简单,你可不是赵括,能写会说还能干,不错。”

    金泽滔只好频频鞠躬,包兆辉哈哈笑说:“县委刚提拔他为东源镇副镇长,以加强对滩涂开发改造及养殖产业化的领导。”

    郑昌良高兴地说:“对这样的干部就要大胆提拔,南巡讲话指出,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我们的经济能不能搞上去,我们的事业能不能兴旺发达,关键在人,培养人,选拔人,使用人,这就是我们组织部门的职责。

    刚提拔组织部长的蒋国强说:“郑部长说得好,我们一定按照领导的指示,深刻领会讲话精神,用好人,用对人,用正确的组织路线保证正确的政治路线。”

    虽然酒店通道绿树如荫,但毕竟大中午的,透过树叶的日光还是有点灼人,王如乔说:“赵书记,郑部长,还是进去叙吧。”

    大家都簇拥着赵江山和郑昌良等领导往酒店内门走去,金泽滔见这情势,也不能一走了之,万一等会儿领导问起,自己不还要乖乖回来侍候着。

    他边走边让服务员引着周连正先去酒店大堂休息,自己随着人流直往最里面走去。

    金钱湖海鲜酒店内里有两个特殊房间,专供县委县政府接待重要宾客,里面装饰也和外面酒店包厢迥然不同,别具风味。

    房间正面临湖,站在落地玻璃幕墙后,湖光山色,一览无余,左右两边则是桃树成海,现在正是桃子成熟季节,树上挂满艳红桃果,正门对面,则是一个独门小院,里面却是精美园林景致。

    众人一进房间,就觉得一股清凉扑面而来,刚刚还走得有些汗津津的人们,登时感觉全身毛孔都舒服得张了开来,房间两壁挂着两台空调,现在空调非常稀罕,这还是从国外进口的原装货,只是在金泽滔看来,这种扁平大长方体的一代格栅式空调又笨重又呆板。

    房间足有近百平方,不论这装修或四周景观,单论这房间面积和高度,就让人觉得恢宏气派。

    浜海县委领导大多光临过这个房间,但每次来都有新意,地委领导第一次到这里就餐,一时有些眼花缭乱,不住啧啧赞叹。

    赵江山书记站在玻璃墙前,指着不远处烟波浩荡的金钱湖,说:“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经济发展了,各行各业就会兴旺起来,风景还要人欣赏,人民群众口袋有余钱了,就会走出家门,旅游、餐饮、交通等行业也会生机勃发,这是良性循环发展。”

    金泽滔听得大为佩服,赵江山书记虽然是党群副书记,管的是干部人事,但经济眼光独到,思路新颖。

    大家都不住附和称赏,赵江山也没有沾沾自喜,而是转头问王如乔:“浜海城外居然深藏着这么一颗珍珠,要好好规划,开发好了,可以带动一方百姓致富。”

    王如乔点头道:“县委已经有计划,近期准备对开发利用金钱湖召开一个可行性研讨会。”

    赵江山欣然点头:“不错,有计划就说明你们开动了脑筋,机遇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抓抢机遇还要学会创造机遇,改革开放,在发展经济上,领导干部就要不等不靠,敢闯敢冒!”

    王如乔率先鼓掌,一时房间内掌声雷动,赵江山摆摆手:“就是闲聊,这是吃店,不是会议室。”

    大家都哈哈笑了,郑昌良部长兴趣盎然地发问:“刚才听王书记提起,这湖叫金钱湖,有什么说道?”

    王书记等人面面相觑,就连这湖叫金钱湖也是新近听说,谁还在这个名字上深究过。

    金泽滔此时适时作答:“这湖远古时代不叫金钱湖,称元湖,方圆的圆的谐音,明时民间开始称金钱湖,金钱湖,顾名思义,外圆内方,名兼湖形,从高处眺望,湖呈钱形,湖心有岛,却是有棱有角四方形,所以外观形同金钱状,故称金钱湖。”

    程云庆插嘴说:“说起来,这酒店落户金钱湖还和金泽滔有关,酒店是东源企业投资的,就是他牵线搭桥的。”

    赵江山有些吃惊,认真注视着金泽滔。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