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冤家路窄 斯文败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皱眉,十万?这个口开得也太大了吧,现在周连正工资一年大概也就不到六千,收点小红包,七千顶天了,这哪是谈条件,明着敲诈了。

    金泽滔看着马湘如:“你丈夫是干什么的?社会上混的?”

    马湘如摇头,眼泪却刷刷地流:“学校里教书的,可他就是禽兽,领导都瞎了眼了,年年让评优秀教师,还人民好党员,从来不干人事。”马湘如说得有点语无伦次。

    金泽滔倒起了兴趣:“你说说,你丈夫都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周连正也有些了解,见马湘如一时激愤,说不太清楚,就代为诉说,原来马湘如丈夫是个老师,教体育的,还是个体育组长,为人霸道,性情暴虐,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再加上平日嗜酒如命,而且是一喝就醉,打孩子打老婆成了早晚健身活动。

    金泽滔深深叹息,也难怪马湘如会红杏出墙,女人失去家庭温暖最容易移情别恋,再加上周连正又是这么不搭调的大夫,老爱往看病的孩子妈妈身上凑,能不擦枪出火吗?

    这是个典型的家暴男,对这种人,不要说现在,再过二十年,也是没太多办法,只能自求多福。

    但周连正接下来说的,却是差点没吓金泽滔一大跳,家暴男不但在家施暴,马湘如曾在她丈夫的衣袋里发现了一张镇卫生院的收据发票,上面记载的收费项目是人流。

    当时马湘如还没有离开家暴男,从丈夫口袋里发现人流收据,无论如何,作为一个女人,这都是件晴天霹雳一样的大事,经过她多天密集侦察,终于发现这接受人流的居然是该校学生,而且女生在做人流后还若无其事地在校上学。

    现在的中学学校校风还是很严谨的,不要说老师和学生恋爱搞大肚子的,就连学生恋爱也都被严格禁止,即使有也是偷偷摸摸,只要抓住,那等着身败名裂,跟后世的玩猥亵耍流氓一样后果严重。

    金泽滔随口问了一句,哪个中学的?

    周连正奇怪地说:“我说过是中学吗?她丈夫是小学体育老师。”

    金泽露腾地站了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哪个小学的?

    马湘如说,浜海小学的。

    金泽滔立时想起在浜海小学接柳鑫女儿放学时发生的闹剧,那个貌似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校长就是个糊涂虫,脑海里却回想起当时进进出出校长室为老太太奔走的年青教师好象也是体育组的,自己被派出所干警控制带出时,往自己身上扔菜叶扔石子最勤快的也好象就是这个体育组老师。

    金泽滔也不确定这人就是马湘如的丈夫,说:“你丈夫相貌堂堂,看起来颇具正义感的,会不会搞错啊?”

    马湘如抹泪说:“从外表上谁会想到,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温文尔雅,举止得体,再加上相貌英俊,确实很吸引人,我就知道,许多男女学生都喜欢和他相处,以前也有偶尔发现他往家里带过女学生,不过我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都还孩子,谁会向孩子下手。”

    金泽滔叹息:“就因为是孩子,什么都不懂,才容易上当受骗,不闹出事来,谁会知道这是头披着羊皮的恶狼。”

    心里却是已经坚定此男就是扔过自己石子的那个体育组教师,正是冤家路窄,正好报了这一箭之仇,再次跟马湘如确定了事实不虚,马湘如指天踏地发誓,如有虚假,愿受法律制裁。

    金泽滔说:“你愿意指证吗?还有你那份收据还收藏着吗?”

    马湘如阴沉着脸狠狠点头,看起来女人发起狠来才会让男人知道什么叫爱得越深,恨得越切,以金泽滔看来,即使到现在,马湘如对她丈夫还是爱恨交加。如果不是因为周连正乘虚而入,两人从**的愉悦,也随着日长月久,相互间才有了依恋,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归属权争执,不是因为她丈夫贪得无厌,过度敲诈,金泽滔敢断定,马湘如绝对不会揭发她丈夫的。

    金泽滔见周连正两人意度坚决,大约这对欢喜冤家已经让马湘如那貌比潘安的夹夫折磨得快要发疯了。

    金泽滔暗想此刻柳大麻子大约还在梦周公吧,中午可是喝了不少,试着让传呼台连呼十次,话筒刚放下来,电话铃就拼命地“铃铃”叫了起来。

    金泽滔吓了一跳,谁会这个时候打房间电话,接起电话,却正是柳鑫那标志性的“嗬嗬”的笑声:“什么事情怎么急啊,还连呼十遍,天没塌呀!”

    金泽滔差点还以为诈尸了,捏着话筒吭吃吭吃说不出一句掰囤话,柳鑫嘿嘿得意地笑:“哥哥我发现醉醉酒有利身体健康,你说得没错,还有利于团结同志,谢谢哇我的兄弟,我终于发现醉酒的乐趣了,下次啊,兄弟记住啦,不醉不归。”

    金泽滔差点没把眼珠子瞪掉地上,这醉酒还醉出心得体会了,这都什么怪物,还哭着闹着要喝醉酒。

    金泽滔有些迟疑:“你真醉还是假醉?”以柳鑫的禀性假醉的可能性非常大。

    柳鑫吼了:“哥哥我脸皮厚是有,耍赖也是有,但哥哥我从不说谎!”

    金泽滔捂着耳朵,这人个头不壮,声音倒能震死蚊子一大片,金泽滔连忙端正态度:“咋会怀疑柳哥你呢,谁不知道你柳局长光明磊落,就是问问,太令人吃惊了,才没二三个小时就还阳了?”

    柳鑫又不悦了:“说什么话呢,我还没死呢,还什么阳,不过还真是奇怪哦,死睡了几小时就醒过来了,感觉还能喝上三五个嘿,我说兄弟,你说我会不会是天赋异禀,酒量隐藏着,这潜力要是开发出来,能不能跟兄弟你有得一比?”

    金泽滔拍着脑袋,柳鑫最近迷上了武侠小说,一有空捏着本武侠小说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学关羽读《春秋》,看完一本武侠书就嚷嚷着要拜师练功,难道这也是从武侠小说传染过来的,还天赋导异禀?

    金泽滔摇了摇头,不再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地说:“你有空还是赶快去柳叶学校看看,少看些没用的武侠小说,知道不知道柳叶现在有多危险?”

    柳鑫还有点酒意的脑子一下子全醒了,听说柳叶有危险,顿时哇哇叫了:“哪个王八犊子敢打我小叶子的主意,我不抓爆他小脖子!”

    金泽滔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柚鑫说起案件,已没了刚才的暴躁,但还是火急火燎地说:“等我两分钟,让两个当事人等着,我和刑侦队的同志马上就到。”

    不一会儿,坐在房间里,金泽滔都能听到“呜哇呜哇”的警报声自远至近进了县招的大院子,听是警车到来,马湘如身体都颤抖起来,周连正不断地安慰着她,一个为情,一个为钱,两人都起着不同的心思。

    人没到,柳鑫的破喉咙就在走廊里响了起来了:,‘哈哈’兄弟,你柳哥来了,怎么还不出来接客?”

    金泽滔打开房门一看,柳鑫带队,后面是长随,刑侦队长赵向红,赵向红后是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刑警,金泽滔倒差不多能认全,基本上都见过面,看到金泽滔都纷纷招呼,知道眼前这个以前金主任,现在金镇长的年轻人是局长的人生偶象。

    金泽滔把公安干警让进房间,自己却和柳鑫赵向红站在门外,中午赵向红也没和柳鑫一起吃饭,估计还在忙活着流窜杀人那件案子,金泽滔问了他和曹剑缨的近况,赵向红喜不自禁地连连比划着大拇指。

    看样子好事就快临近,柳鑫在旁边埋怨,你出的馊主意可苦死你柳哥哥了,我现在容易吗?

    工作忙还不说,一得空得自己亲自去接送,现在搭赵向红的顺风车还不行,说什么态度有问题,其实倒不是朱小敏撒娇,实在受不了赵向红和曹剑缨的粘乎劲。

    这人很奇怪,不恋爱两人十来年不近异性,一恋爱就天昏地黑,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粘一块。

    赵向红反唇相讥,你确实态度有问题,嫂子多好的女人,你有空宁愿躲办公室里看武侠书,你忙什么呀忙,事情还不都是我们这些小兵拉子做的?

    这小子恋爱后胆子也糙了,一天大一圈,现在都学会跟领导顶牛了,长此下去那还得了,柳鑫正待大发幽兴,好好洗洗刑侦队长的脑子。

    一今年轻刑警出来说:“报告局长,证据基本确凿,应立即抓捕罪犯!”

    柳鑫只好收起雅兴,兴冲冲地组织干警准备抓捕罪犯,正待对金泽滔表示一下警民合作的感谢时,却发现他也兴高采烈地摩拳擦掌,柳鑫奇怪了:“你兴奋啥?”

    金泽滔咬牙切齿:“那小子扔过我菜叶!”

    柳鑫赶紧走人,这要问下去,事情又会回到自己这个始作甭者,金泽滔赶下驾驶员,挤进柳鑫专车的驾驶室:“今天你待遇可高了,副科干部亲自给你老当驾驶员,一般都是省委书记的待遇。”

    柳鑫乐了:“那真委曲你了,亲自给省委书记开车。

    金泽滔风驰电掣地往浜海小学这个伤心地开去,还拿出警灯一路呼啸着驶过。

    金泽滔到小学时,后面警车还没跟上,柳鑫啧啧称赞:“当副镇长真是曲才了,我看你干驾驶员挺合适的。”

    金泽滔沾沾自喜:“副科级驾驶员的水平,一般人还是有距离的。”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