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拯救女生王雁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呆了一会儿,听大家谈的都是些家长里短,也没人提起西州大学的科研组教授们是怎样安排的,忍不住问了一句:“罗书记,听说今天镇里安排西大科研组到海边去了,现在他们都在哪?”

    汤军贤笑着回答:“傍晚的时候,还联系过,杜昌永镇长带队,西大科研组教授们不愿在旅馆里闲着,要到滩涂看看,就安排他们去横门沟滩涂实地察看,风雨来临前说是去了当地横门沟村避雨。”

    横门沟滩涂是东源除了卢水港之外最大的滩涂,滩涂外海的地质条件也很适合筑坝拦洪,是产业办目前正在规划的滩涂改造二期工程项目所在地c

    金泽滔看也没什么事,正想告别罗书记等人回产业办值班,罗立茂却落汤鸡一样地跑了进来,急匆匆地说:“罗书记,汤镇长,科研组有个学生走失了,横门沟村正组织村民搜寻,村里没电话,这还是杜镇长让村民跑邻村打的求助电话。”

    怕什么来忖么,金泽滔有些无语,横门沟山丘众多,地形妾杂,风雨天气,当地村民都经常有人迷路,更不用说大风大雨天气,一个大学生在横门沟走失意味着什么?

    罗才原腾地站了起来,脸色都有点变了,骂道:“这个杜昌永搞什么名堂,下午报信的时候科研组人员都还好好的,这一忽儿功夫居然就走脱了,出什么事了,罗立茂你赶紧和那村民再联系一下,摸清情况,顺便通知下柳立海,派出所准备出警。”

    柳立海也从浜海县公安局借用刚回来金泽滔看到他时脸有些黑了,但精神状态不错。

    流窜持枪抢劫杀人案的侦破,让浜海县公安局上下获得了巨大荣誉。

    省公安厅决定,给在案件侦破过程中立功的浜海县公安局记集体一等功,给浜海县公安局局长柳鑫和东源派出所所长柳立海记个人一等功,给浜海县公安局刑侦队队长赵向红等十四人分别记个人二、三等功,省厅专门为浜海县局侦破的流窜持枪杀人案召开了隆重的表彰大会,宣读嘉奖令,公安部还专门发来贺电。

    金泽滔笑着握住柳立海的手直说恭喜,柳立海有些脸红,自己知晓,当时罗立茂婚礼上,他表现还是差强人意,如果没有金泽滔的两棍子打掉了青年汉子的枪枝,如果没有柳鑫奋不顾身地从二楼跃下柳立海可能命都没了。

    但此后和柳鑫抓捕罪犯时的表现,甚得柳鑫局长的赞赏和肯定,后期侦破柳立海几乎全程参与,他的表现可圈可点,柳鑫也有意要重用柳立海。

    金泽滔着手捣捣柳立海的胸脯,说:“不错,有点一等功臣的样子,估计你在东源也呆不长了柳大麻子多次说要调你进城。”

    柳立海不擅言辞,只是嘿嘿地笑,说:“最近柳局长又要立功了,侦破了永忖甚至全省范围内都有些耸人听闻的小学教师强奸案,听说还是柳局亲手抓捕的。”

    金泽滔骂道:“柳大麻子越来越不要脸了这个叫王联群的小白脸还是我动手抓捕的,柳大麻子干了什么,不就递了副手铐,居然这样也能立功受奖,太可恶了。”

    金泽滔虽然嘴上骂着,脸上却是堆满笑容,金泽滔作为行政干部,抓再多的犯人也与己无益,在侦破流窜杀人案这么轰动的重大案件中,金泽滔表现可说有勇有谋,但最后表彰时候没他什么事,倒是公安厅的通报中对当地东源党委政府提了一嘴,实质性的好处是没有的c

    金泽滔和柳立海闲谈时罗立茂又回来了,依然是落汤鸡模样只说这学生是女学生,没有更多的信息。

    金泽滔看着罗立茂这副作派,心里暗暗骂道,这家伙越来越不实诚了,从党政办到书记办公室就没几步路,再说,他就不信罗立茂办公室没有放着雨伞,居然会这般狼狈。

    不过,有时候在党政机关,特别在领导面前,还真要表现得这副心急火燎的模样,这一方面可以避免引火烧身,你看,我都比领导你还急,你就不能再冲我发火了。另一方面,也搏领导好感,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才是为臣之道。

    闲话不说,且说罗才原要亲自带队进横门沟村搜救,好说歹说,才给劝了下来,此次率队搜救行动由汤军贤镇长亲自指挥,金泽滔副镇长也主动请缨,被任命为副指挥。

    镇两委其他领导也乐得客气”丁嘱带队的两位镇领导要注意自身安全,五号台风入夜后风雨倒稍为减弱,但台风脾气谁都捉摸不透,或许过一会儿就会狂风怒吼,风雨交急,现在这天气也正适合搜救,但等出了镇区,众人才发现,所想大谬。

    越是远离镇区,接近横门沟,风越大雨越急,到了后半段路程,车辆几乎是以龟速前进,前窗的划雨器都赶不上雨水倾注的速度,等到了横门沟时,差点车门都打不开。

    横门沟村村两委都在,现在风雨这么急,两委组成的村民搜救队也暂时停止了搜救,不要说寻人,一出房门,连站立都困难,杜昌永脸色有些苍白,作为带队领导,该学生走失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汤军贤询问了杜昌永该学生走失的一些基本情况,得知,这名女学生因为内急,不愿在屋内马桶如厕,当时风雨不大,和学校老师打了个招呼,就出去到村口茅坑小解,结果这一去就没回来,等这老师想起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女生打过招呼的是个女教授,一直都在自责,嘴里不断说着,要是我早记起,就不会走失了,这种天气,这女娃要遭多大的罪,西大科研组的教授老师都对这种天气已经绝望。

    汤军贤也一时束手无策,金泽滔却奇怪地问,不是学生都滞留在浜海吗?怎么还有学生来东源?

    那女教授说,听这女古提起过,好象东源有熟悉校友,死缠硬磨一定要跟科研组老师先行一步,金泽滔心里一紧,不会是王雁冰吧,到浜海东源开展大学生社会活动,还是多雁冰首先提起,若是她在东源出事,将是自己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向女教授求证,失踪的正是王雁冰。

    金泽滔叫过横门沟村的村支书和村长,详细询问了横门沟村地理地质状况,横门沟村是个小村庄,人口不多,跟涂下村差不多,也就三百户不到,不到八百的人口。

    全村就一个宗姓,姓薛,算起来全村家家户户都沾亲带故,所以该村十分团结,有事也一呼百应。村长年青,叫薛仕贵,跟薛仁贵就差一竖,村支书年长,已年近花甲,叫薛照会,照辈份排,却要叫薛仕贵阿公c

    村外山丘密布,又靠近海面,一下雨,就烟雾笼罩,很多村民在进出村口时常因不辨东西南北迷路走失,一迷路,村民就不会随便走动,等待家人来寻,这已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所以横门沟村还没有出现因迷路丧命的事件。

    金泽滔问:“如果陌生人迷路,一般会往哪个方向走?”

    村长薛仕贵说:“没个规待,还要看风向,也要看人走路的习惯,谁也说不准。”

    金泽滔又问:“那最远会走到哪去?”

    薛仕贵也有些苦恼:“按刚才我们搜寻过的区域范围,一个女娃子在这风雨天气,应该走不出这个范围c”

    金泽滔回头看汤镇长,说:“这种天气,如果不尽快找到人,后果堪虞,我看这样行不行,村里年青壮劳力都出动,按东南西北,分四个组,边防哨所、派出所和镇干部也都分散到四组,为防意外,每组都带尼龙绳互相绑着。”

    在之前的救援中,杜昌永也向当地边防哨所求救,哨所也派了几名没有任务的官兵参与搜索救援。

    杜昌永一拍腿,说:“这倒是好办法,薛仕贵村长,请你们尽快按金镇长的要求布置下去c

    金泽滔又说:“以村口为中心,分四个方向仔细搜寻,王雁冰我认识,体质纤细,不用担心会走得太远,怀疑她或者躲在什么地方,听不见人呼叫,或者可能失去知觉,所以辛苦大家仔细察看。”

    横门沟村也是渔村,家家户户都备有下海用的绳索,金泽滔和汤镇长他们就分头去组织人手。

    金泽滔到村口查看了一会,风雨中,也看不太清楚,按照原定计划刂,自己带队往北方向搜寻,雨幕中,搜寻小队四十来人分别散开,隔一会儿,就牵牵腰间的绳索,一步一步往北移动。

    时间慢慢地过去,一个小时后,移动距离也就不过一二公里,尽管都裹着雨衣,大家还是冻得瑟瑟发抖,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心里愈发地着急。

    金泽滔借着手电光线,看着前面有一座矮背山,也就十来米的高度,金泽滔只好对身边村民说:“再坚持一下,搜寻过这个小山包,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下。”

    带队的副村长说:“这座矮山平时我们村里的人都不太敢来。”

    金泽滔奇怪了,隐约看起来,这山也没什么陡峭的地方,从山脚上去,平坦得很,副村长说:“横门沟这名字外人听起来就奇怪,其实,这名字起的就是这山包,山不可怕,山包西侧却有一道深沟,很久以前这沟还用石块给筑了一道护墙,年代久了,有些地方也有缺口。”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