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横门沟惊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问:“刚才搜寻过没有?”

    副村长说:“薛仁贵还跑过去喊了二嗓子,没人应答,就到别地方去呼叫了。“村里人管村长薛仕贵都叫薛仁贵。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山下,金泽滔抬头看了看烟蒙蒙的山包,心想傻瓜也不会跑山尖上去躲雨,就摆了摆手说:“就到那道深沟沟看看,不上山了。”

    沟不长,也就三五十米,宽的地方有三五米,窄的地方连个人都挤不进去,金泽滔集中让人们往宽的那段沟口观察搜寻q

    三四十人就围着不足二十米的深沟不住地用手电搜寻,深沟位于矮山的西边,台风从东南方向刮来,站在深沟前,风雨就没那么大了,倒是暖和了许多,十来人在前面往坎沟打着手电呼喊,其余人也挨不上去,都纷纷地跺地取暖。

    金泽滔挤在前面,大声叫唤,但除了风雨声,也没有别的什么声音,金泽滔有些失望,不过想想若是失足落入这深沟,怕也没有生还的机会,从手电照射看到的情形看,坎沟深不见底,除了沟壁还有一些凹凸不平的有些突出的石块,可供踏足和攀手,其余地右手电照下去,根本看不清。

    金泽滔叹了一口气,正想收队回村,突然副村长却在另一边说:“好象有声音。”

    大家都精神一振,纷纷围了上去,侧耳听了一会,并没有异样的声音。

    金泽滔凝垂问:“会不会听差了?”

    副村长捏捏耳朵,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但刚才好象有女人叫喝的声音,现在听不到了。”

    金泽滔马上说:“绳子都集中起来,绑着我,我下去看看。“如果副村长听到的声音确凿是王雁冰发出的,想必已经非常危急,连稍大的声音都呼不出来。

    副村长等人也没劝说,金泽滔腰间绑着绳索,戴上矿帽,在近海滩涂出海的渔民人手都有这样的矿帽,手里拿着根练槌,沿着沟壁慢慢地放了下去。

    练槌跟棒球棍差不多,头粗柄细,不过把柄要长得多,农村特别是渔村进海涂上山是必备工具。

    里面比外面要暖和得多,金泽滔用脚蹬着沟壁,手中的练槌不住地四处支撑,维持着身体的平衡,不至于因为失衡在空中转圈。

    绳子大约放了三四米时,也就楼层高度,已经没办法再下去,金泽滔站在一块崛起的约半个人大小的石块,四处察看,这石块长约三四米,若要再下去,就要避开这石块,或往左右移动。

    金泽滔小心地一手用练槌驻地,一手扶着岩壁,虽然身上绑着绳子,但在这里若失足,将凌空悬挂,根本没有着力地方,不要人没找到,自己还需要人家来救。

    左边用练槌敲打了一会,没有发现有人迹回音,又缓缓地回到右边岩壁,用手电扫射了一圈,却意外发现底下还有块突起的石块,石块上隐约可见有一块巴掌大的浅白色布片,心里一喜,大声喊了声:“王雁冰,是你吗?”

    声音经沟壁回音,竟有如轰隆落雷的巨响,金泽滔被自己声音吓了一跳,上面有副村长的声音传来:“金镇长,有没有找到人?”

    金泽滔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用平常声音说:“还没,把绳子再放下点,我下去看看。“就是这声音,一经回音,也仿佛经喇叭扩音过一般。

    金泽滔下到下面岩块上,用电筒往里一照射,不由乐了,王雁冰正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努力分辨着他,里面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借着手电的晃晕看清是金泽滔。

    金泽滔还以为王雁冰会有劫后余生的惊喜或痛哭,但她只是如平常在大街上碰见金泽滔一样,说:“咦,你怎么来了?你不走到东北寻亲了吗9”

    金泽滔哭笑不得:“我的姑奶奶,你躲这里倒安闲,你知道不知道外面为找寻你都快翻了天了?”

    王雁冰吃惊地说:“不是吧,我只走出来逛了一圈,能出什么事?”

    金泽滔用电筒照了照四周,王雁冰所处的地方犹如两边开口的纸筒,这里面倒是能避风躲雨,金泽滔很奇怪王雁冰从三四米沟边怎么会掉到这里面的。

    王雁冰有些忸怩地说:“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金泽滔急了:“你还囫囵活着,能在这里找到你已是天邀之幸,说吧,你就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都原谅你了。“

    王雁冰瞪眼道:“我就上了个厕所,然后迷了路,掉了山沟沟,压坏了几根花草,最多加几只蚂蚁,够得上伤天害理不?”

    金泽滔站在突出石块也不好受,上面飘飘扬扬的雨水和倒灌的冷风打在身上,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差点没掉下沟谷,连忙说:“算了,你还走出来吧,先出去再说。”

    王雁冰不悦地嘟着嘴:“我可不敢过去,那里有只怪兽,我们都对峙了好长时间,它胆子很肥,死不退缩,对了,你是男生,猫吃鱼,狗吃肉,男生就要打小怪兽。”

    金泽滔差点又没摔平去,说:“你以为这是外星球,还怪兽?”

    嘴里训斥着王雁冰,手电却往王雁冰所指的方向扫去,一看,在离金泽滔站约四五米,离王雁冰约三四米的嶙峋岩块,正探头探脑地趴着一怪物,体形狭长,嘴尖眼细,身披鳞甲,四肢粗短,被这手电一照,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双眼却泛着绿幽幽的凶光。

    王雁冰尖叫:“别过来,快赶走!”身体却不住地住另一边的缺口挪去,右腿好象有些不便,左脚尖蹬踏着地面,不一刻,就快靠近豁口。

    金泽滔心胆俱裂,心里对这有个神经有些粗壮,处事大大咧咧的女孩的遭遇有些了解,估计她还以这就是个小山沟,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头摔到这里的,但压根就没想过这横门沟就是道鬼门关。

    按她对这小怪物的恐惧,估计只要它稍微有些动作,她就会失魂落魄般地滚下沟去,难怪她刚才还说对峙了好长时间。

    这小怪物不要说城里孩子,就是农村娃凡没见识过的,乍看去,确实吓人,其实它就是农村俗称地龙,学名穿山甲的哺乳动物。

    穿山甲性情温顺,以白蚁为食,遇敌喜欢蜷住一团,穴居动物,一般在低湿泥草间生活,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片岩洞活动,估计也是受台风影响,才会深入横门沟岩间行走,看它和王雁冰对峙时间不短,以金泽滔的了解,王雁冰所处的两头通风的岩洞应该就是穿山甲的临时居所。

    王雁冰霸占了它的避灾度假别墅,穿山甲只是在旁边干瞪眼,已经很温和了,再说,这片山丘,人迹罕至,就是横门沟村本地村民都不太涉足,这只穿山甲从未遇天敌,对人类更没有恐惧心,凭什么让它退避三舍?

    金泽滔想明白了这些,知道要解除王雁冰的恐慌,唯有赶走或打死这只穿山甲,它对人类没有攻击性,但若是惹得它惊慌,它也会蜷曲成球状,王雁冰不知穿山甲习性,还以为它要发射什么秘密武器,惊慌之下,会不会顺势滚下她以为是小山沟的谷底,都难以预料。

    金泽滔只是说了句:“坐着别动,看我先赶跑这怪物。”

    也不等王雁冰说话,收了手电,打开头顶的矿灯,双脚在石面一跺一蹬,人往里面穿山甲所在的岩块荡去,心里大约框定穿山甲位置,头上的矿灯就能看个大概。

    双手紧握练槌,往那穿山甲狭长的脑袋砸去,穿山甲头一缩,卷住一团,棒槌还够不上它脑袋,金泽滔又荡了回去,如此三番二次,都差了一点,金泽滔不会因为穿山甲蜷缩起来就罢了手,等会,若是等穿山甲认为过了危机,它就会仓惶乱窜,谁知道它会往哪方向蹿去q

    王雁冰拍手大叫:“金泽滔加油,金泽滔加油!”

    金泽滔不理会她的大呼小叫,荡回外面岩石,惯性使然,他无法站立,只能使劲地用脚尖在地上点去,绳子绑着他又往里面荡去,这回因为用力凶狠,荡出的幅度相当大,练槌头够上了穿山甲的脑袋。

    只是双手用不上劲,仅是凭着身体带动的力量也只是让穿山甲往里挪了挪,没有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他又如此来回荡了三四回,却是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尼龙绳每次他往穿山甲方向荡去时,都会因为摩擦激烈,而被割裂磨损一分。

    金泽滔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穿山甲身上,倒是王雁冰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尼龙绳磨损的声音,却也不当回事,只觉得在这小山沟玩荡秋千也挺好玩的。

    金泽滔只是以为,这横门沟对于摔落下来的王雁冰是道鬼门关,却不知道自己却兴高采烈地在鬼门关前荡秋千。

    终于,只听扑的一声,金泽滔的棒槌狠狠地打上了穿山甲的脑袋,这一记闷棍,让穿山甲直接四脚朝天,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肚皮。

    金泽滔长吁了口气,才转头对王雁冰说:“行了,终于打死了小怪兽,你别再靠着外面,往里移一点。”

    王雁冰却抬头往金泽滔头顶看去,拍掌说:“嘻嘻,你的秋千快要散架了,这下也让你尝尝摔下山沟沟的滋味。”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